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93 他太快了

治哥,外面,外面飛頭怪真的倉死了,倉都死了!”面鉆了進來,驚驚地說道。
  奇怪地是。當他震驚地說完這個消息。他的同伴似乎沒聽見一樣。
  “招哥?招哥?,大力哥?你們怎么了?”小四見自己的人都矗立不定。不由得的慌道。
  “沒事,外面的情況怎么樣?”張子招被楚云升的一番話楞住了,下意識的問道,等他反應過來。張口結舌道:“等等,全部都死了?你確定?。
  “是的,都不見了”。小四確定的點頭說道。
  這下,所有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他是一哼,天行者”。小秦仁伯細細地打量著蒙著毛線頭套的楚云升,緩緩地確定道。
  “這么短的時間內。消滅三十多只飛頭怪。他怎么做到的?即便是天行者,也張子招冷靜下來,喃喃說道。
  “招哥,我們還撤不?小四剛才在外面,沒有聽到楚云升的話,警惕地看了一眼站在樓梯口處的楚云升,提醒張子招道。
  “招大哥。秦爺爺他們受了傷,外面漆黑看不見,行路危險,不如我們等到明天再走,可以么?。井眸幼懇求地看了一眼張子招,接著又眼神復雜地看了一眼楚云升和埃德加。
  “不行。這叮,人來歷古怪。尤其是那共黑人,二拐在蕪城見過黑人。很有可能就是這咋”我們不能冒險,你和秦爺的安全最重要等下,大家聽我指揮。離開這里小四。你先去探路。防止有埋伏張子招凝縮這眼神。壓低聲音說道。生怕被楚云升和埃德加聽到。
  “他要捉住我們,需要埋伏么?”井眸幼不敢和張子招爭辯。只在心中默默念道。
  此時。等的有些不耐煩的楚云升。轉頭說道:“埃德加,上樓
  他一眼便看到鉆進來的瘦猴一樣的小伙。以及他們的竊竊私語。都聽得一清二楚。
  本來,楚云升準備向他們了解一下蕪城情況,但現在看來。對方疑心重重。異常戒備自己和埃德加。且有著敵對甚至帶著仇恨的意味。想來也問不出什么東西。便不再想多事,明天微光一出。他和埃德加還得趕緊上路,爭取在天黑前小能找到可用的汽車和汽油。
  埃德加也許是緊張過度的緣故,托著槍。似乎沒有聽到楚云升的招呼。依舊像一根木頭一樣呆站在原地。
  “埃德加?”楚云升眉頭一皺,他的膽子實在是太小一點,又或許是在金陵城的開區的小鎮上。被他的那些同伴給嚇傻了。
  “啊,倫農先生,什么事情?”埃德加像是受驚地兔子一樣,跳起來說道。
  “上樓!”楚云升說完不再管他,自顧自地邁上樓梯。他很奇怪,外面的青甲蟲進食了那種“螞蛆”蟲,和他的封印令聯系越來越緊,楚云升能明顯地感覺到它的身體似乎在膨脹。它的力量也在一點一點的進步。
  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為古書上說過,封印怪物,是不可能靠著它們自己提升力量,一旦封印后,力量就定型了,難道還可以通過外界的辦法,刺激它們的增長?楚云升需要找個地方,再翻翻古書,看看是不是自己遺漏了什么地方。
  但就在他回身上掛的一剎那間,埃德加的嘴角又詭異地扯了一扯,勾出陰森森地“冷笑”不到剛秒的時間。便消失于無融。
  跟著,埃德加“伙”了一聲,跌跌撞撞地爬上接梯。
  “噫?”秦仁伯的昏暗地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
  “秦爺。不要多事,這些惡鬼,作了那么多的孽,死有余辜”。張子招一把扣住秦仁伯的手腕。挑了挑眉頭說道。
  “子招,我倒覺得他們不像是蕪城的那些惡鬼,不像,不像”。黎析搖著頭,一連說了幾咋,“不像。”他便是最先現,并喊出“他們是人。的那位。
  “老黎,你忘了二拐是怎么逃出來的了?他們就是一群**、**!不過是貓捉老鼠的把戲。捉了又放,放了又捉,等他們玩夠了。就會露出本來的面目!”張子招咬牙切齒地低聲說道。
  “如果真是那樣,我們還能跑得掉嗎?不如呆在這里,靜觀其變。”黎析反倒鎮定地說道。
  “哼。老鼠不配合貓玩這個游戲,只會死的更快!只有陪他們玩。才有一絲希望將秦爺和眸幼活著逃**送回去,只要有一絲希望。我就絕不會放棄”。張子招的脖子上青筋綻顯道。
  “招哥!”小四從后面探出一個尖尖地腦袋,低低地喚了一聲。點了點頭。示意安全。
  “走!”張子招毫不遲疑地說道。
  一出樓房后門,品便令眾人滅了火把,黑暗中小聲道!,大家牽好年,甘…不要走散小四,全看的你了!
  “招哥,你放心,這里的路,我就是閉著眼睛都能走個來回小四自信滿滿地說道。
  完全黑暗的世界。哪怕手指放在眼前都不能看見的情景下,崎嶇不平的鄉村土道,又豈是那么好走的?
  這幾人,深一腳,淺一腳,膽顫心驚,生怕周圍怵然冒出一群哈哈大笑的“魔鬼”不停地在心中祈求老天庇估。碰碰乓乓!
  他們身后的小樓上,傳來一陣摔打,碰撞地聲音,僻靜地夜里。傳的很遠,異常的清晰。
  “不要停!趕緊走!”張子招殿后走在隊尾,見前面腳步一滯,急道。
  他話音未落,隊伍京有人驚呼道:“看火光!”
  張子招回頭一看,黑暗中。只見大概是小樓的位置樓頂上,一道道火光。以極快地度,射向四周,落點處。全都燃起洶洶烈焰。
  呼!
  他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一團妖異的火光撞擊在他們一旁的一咋)“蘑菇。形的植物上,燃起炙熱的火光,眨眼之勢,便將“蘑菇。燒成灰燼。
  殘余的火苗,在輕風中,呼呼作響。
  “他追出來了!快走!快走啊,大力!帶意爺、眸幼走”。張子招對著被驚嚇愣地同伴大聲呼喊道,自己拿著木制長槍,反身孤零零對著身后逐漸黑暗的世界。
  “招哥”小四不甘心地哭道。他知道面對天行者的追擊,一個普通人必死無疑。
  “走!”走啊!別管我!走啊!”張子招幾乎是竭斯底里地嘶叫。
  小四,不要過去,只有你才能在黑暗中帶路,大力,你夾著秦爺小井跟著小四走!”黎析撕住蠢蠢欲動地小四,厲聲說道:“秦爺、眸幼是寨子里所有人活下來的依靠,大力小四,你們兩人身上挑著一百多條命啊!走!”
  黎析向前用了推了他們一般小一向文弱的他,也大吼一聲:“別愣著。走啊!”
  說完,他拿起木槍,和張子招并肩站在一起,對準小樓的方向。
  暗夜的風,將衣角掀起,嘩嘩作響。
  “老黎?。張子招潛然道。
  “也許是我看錯了,貓就是貓,永遠不會是人,對嗎?”黎析凄涼地笑了笑道。
  “不錯,貓就是貓,畜生就是畜生,他們永遠不知道什么是人!”張子招泯然道。
  “聽,他來了”。黎析冷然地說道。
  “子招,我來幫你!”同伴中一個男人豁然說道。
  “招哥,我也不走了,和他們拼了”。又一個人加入了張子招的“陣線”。
  “老子一家都在寨子,他們想殺秦爺、小井,先從老子尸體上踏過去”。
  直到最后一咋。女人,曾經因為出現天行者而驚慌失措地過,見她身邊的同伴,一個接著一個絕然地走向張子招身邊,那一刻,她想起來寨子里的女兒,弱小的身體,饑餓的時候總喊著媽媽,每時每刻都在等待著食枷,
  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握住手中的自制弓箭,默默地走到張子招的身后。和她的同伴一起。擋在小四、大力四人與即將出現的“魔鬼。之間。
  “來啊,你們這幫子畜生!”沉默地女人,忽然瘋狂地尖叫一聲!
  火苗還在燃燒,被大力死死夾雜腋下的井眸幼,淚流滿面地望著替他們斷后的同伴,心如刀絞,寸斷肝腸!
  “招大哥,黎叔井眸幼慘痛地哭道。
  此時,張子招的對面,黑暗的深處,傳來一聲爆喝:想走!?
  人如閃電,勢若雷霆!
  一道影子,以不可思議到極點的度,飛掠過張子招眾人,一毫秒的時間都不給他們做出反應,更不要說攔截。阻擋,斷后了。
  他們心沉到海底”徨然失措,他們攔截不了這個天行者,連哪怕阻擋一秒鐘的時間都做不到。
  他實在是太快了,快到眼花繚亂的地步!
  他根本就是直奔大力他們而去的!
  “不!”張子招呆了一下。大吼一聲,跟著那道殘影,沖了過去。
  楚云升火越過體型高大的、被成為大力的男人,飛起一腳,將高向前逃跑的大力,連帶著兩個人,一起向后踹飛。
  “說,是誰下的毒!”楚云升將捆綁著的埃德加丟在地上,冷冷地將暗能槍頂著艱難地從地上試圖爬起來的女孩秀氣的腦袋上,凌然一指地上的埃德加,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