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88 珉來了

的章節名搞錯了,不好意思只、這些問題。楚云升一直都沒有考慮過。在太陽消失后,證實了古書所言非虛,他就開始機械忙碎起武裝自己和提升自己的能力相關的事情,從來沒有想過這背后的原因。
  凡事的生。必有其因果!
  楚云升現在只是簡單地想了想,便覺這里面牽扯到的事情之多、之復雜。沒有一個是他目前能夠搞懂的。
  “早點睡吧,今晚就不用放哨了,我們能否活著沖出粘液區。刻,看明天一戰!”楚云升果斷地停止了思考時間點這個問題,這是個無底洞。進去就不要想出來。他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在它上面。
  埃德加恭敬地點了點頭。和衣抱著暗能型槍,靠在一旁的桌腿上,迷迷糊糊地進入夢鄉,他不曾想到,第二日,他竟然見到了什么!
  次日,7時整。天露微光,樓下街道處。
  “埃德加,等一會,不管你見到什么。聽到什么。你必須保持鎮定和安靜!”楚云升嚴肅地告誡黑人埃德加。紫炎魔蟲就是黑暗武士見了都要落荒而逃。埃德加一個普通人,嚇癱了都有可能!
  “謹遵您的吩咐,尊敬的倫農先生!”埃德加自信自己是見過場面的人。雖然他曾經被楚云升可能帶著蟲子進入小鎮而嚇破了膽子。以致當場失態。但見識過楚云升那時的強悍攻擊力。他自認為沒有什么再可以讓他吃驚的了。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狀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興奮過,渾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量,仿佛一拳就能打到一只狗熊般的強壯!
  他卻是不知道。楚云升已經給他悄傷地封印過一張六甲符既然需要埃德加他作為暗能槍的射手,楚云升不希望他那么快就死在進攻的途中。
  楚云升網準備符封印蟲從街尾調集過來。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回頭道:“對了。記住和我合作。永遠不準問為什么和怎么回事之類的問題,明白嗎?”
  “明,明白!”埃德加楞了一下,雖說相互合作的人應該坦誠相見。但他和楚云升的地位、實力相去甚遠。根本談不上“合作”二字,只能算是他依靠和追隨楚云升而已,不該問的自然不能問,不該知道的自然不能知道。
  然而。當街道上昂挺胸,囂張跋扈地爬過來一只惡魔般存在的紫炎魔蟲的時候,埃德加忘記了自信,忘記了保證,忘記了楚云升為何要交代他那番話,什么都忘記了。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本能驅使著他,轉身就逃。
  紫炎魔蟲?粘介,邊都能讓自己死翹翹的怪物,不用說這么大搖大擺走過了!
  埃德加被嚇的腳尖都在打顫。偏偏倫農先生又像后腦長了眼睛一樣。一把揪住了自己。力量之大,他根本無法掙**,只能看著這個惡魔一步步逼近他們。
  惡魔靠近了,埃德加長大了嘴巴,驚奇地現這只惡魔沒用攻擊任何人,反而極其詭異地安靜停在倫農先生的面前。“溫順”地低下那顆曾經不可一世的驕傲頭顱!
  他這時,才想起倫農先生警告過自己。不得慌張,務必鎮定和安靜,甚至不準自己問為什么。
  原來,倫農先生竟然馴服了一只惡魔!!!
  這時一嚇,人類可以做到的程度嗎?難不成倫農先生真的是甲比比心這太瘋狂了!當他見到楚云升另外一只手。伸出**紫炎魔蟲的火焰長須的時候,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幾乎耍跳出了嗓子眼。
  “不錯,已經完全恢復了!”楚云升喃喃自語道,一把松開還在顫栗的埃德加,道:“埃德加先生,我說的話。你似乎忘得也太快了!”
  “是。品叫!倫農先生。我饑。”埃德加正強打著意志,準備接受這完全不可思議、神奇萬分的紫炎魔蟲,卻又瞪大了他的眼珠。神經都跳動的有些陣陣痛,是因為他接著看到了惡魔怪蟲的后面,又出現了一群金光燦燦的金甲蟲!
  它們龐大而健碩的身軀,塞滿了整個街道,口腔前的一個個大鉗子一張一合,像是隨時都會噴出烈火濃焰一般。
  一只,兩只,,九只!整整九只金甲蟲!
  埃德加覺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難了,真的有些困難了,思維出現了暫時性的短路,他不知道如何來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
  他身邊的倫農先生,一個始終身穿斗篷言語不多的男人,一個從不露出面孔的黑暗武士,竟馴服了一只紫炎魔蟲和九只金甲蟲!
  再想想他網來小鎮的那場強悍的戰斗。埃德加忽然冒出一個想法,還有什么事情,是倫農先生做不到的呢?
  埃德加緊緊地握省;;兇暗能槍,此方他心甲誦誘地明白,倫農芳生根本不特贊口只那一點可笑的“價值”他連倫農先生馴服的金甲蟲一只蟲腿都不如!倫農先生根本就是在幫助自己!
  “埃德加。趕緊爬上那只金甲蟲的甲殼里,已經驚動蟲子了。我們要立刻出!”楚云升臉色一變。厲聲說道,他已經在一只金甲蟲的甲殼間做出間隙。剛好夠這個一米八幾的黑人藏身。
  “好。好的。倫農先生”埃德加顫聲說著。腳底軟楞是爬了幾次都不能上去。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距離一只怪物如此之近。而且還是一只遠強于普通赤甲蟲。會噴火的大家伙,他曾經可是親眼見到七八名士兵,被這個家伙噴出的火焰,燒成了灰燼。
  楚云升見狀,直接提起他的衣服后領。將他丟了上去,肅聲道:“如果你還是這樣的表現。我勸你還是留著這里好了!”
  埃德加心抖了一下,咬了咬牙齒,把心一橫,裝著膽子,鉆入楚云升指出的間隙中,只露出黑洞洞的槍管。
  “記住,你的任務是射擊闖入我們陣中的青甲蟲,必須等它們靠近了才準開火,子彈只有,一顆都不能浪費,如果你還聽不懂,我會立方將你扔下去!”楚云升對埃德加孱弱的表現,非常不滿意,他倒是沒想過。這世間又有幾人能和他一樣,歷經過無數次生死存亡的掙扎關頭。練就成堅如磐石之心?
  “倫農先生,愿上帝與我們同在!”埃德加在黑洞洞地間隙里。冷不丁冒出了這么一句。
  “出!”楚云升一舉躍上紫炎魔蟲的蟲頭,他不是信徒,他只知道。如果自己不努力,不管是那尊神仙,都救不了自己!
  輕輕地微風蕩謀起楚云升寬大的喪衣,獵獵作響;三角形的斗笠,掩蓋著他的頭盔;青虹的戰甲,如鋼鐵般矗立在紫炎魔蟲的脊背之上;長長地千辟劍鞘,從袁衣后挑了出來。于微光中透出鋒利的寒光”
  十只封印蟲,浩浩蕩蕩地一頭扎入血紅的粘液。
  枯液之地邊緣地區的赤甲蟲顯然被忽如其來的“蟲陣”嚇住了。或許它們見過單獨且傲慢巡戈的紫炎魔蟲,也或者它們見過三三兩兩的金甲蟲組合行動,但卻從未見過它們的“統領”帶著一群金甲蟲組成密集的陣型,直插粘液區的內部。
  赤甲蟲乃至青甲蟲等等,作為蟲類,在數量上占有絕對的優勢的時候,從來不會懼怕能能夠屠戮無數它們同胞的人類楚云升。只有當它們孤單無緣的時候,才會偶爾生“懼怕”的情緒,在恐怖之城,楚云升就曾見過這種特殊的情況。然而。它們對紫炎魔蟲有著天生本能地敬畏,或者是蟲子的社會形態等級造成了這種因素,又或者是其他什么東西,再加上九只排列整齊的金甲蟲產生的威懾,在最初前進的一段路上,赤甲蟲茫然地向兩邊退卻。“眼睜睜”地看著楚云升駕駐著封印蟲一路前行。
  只有當他們過于靠近巨墳的時候,那些赤甲蟲才會緊張地低聲嘶叫,不再向退卻。毫無疑問。巨墳對它們來說,更加重要一些。
  楚云升敏銳地現了這一細節,立廢控制著封印蟲遠遠地避開那些巨墳。在“日理萬蟲”的瑕反應過來、并催動群蟲向他進攻之前這段“無戰期”能向前多走一步,就意味著距離粘液區另外一邊更接近一步。
  粘液區浩大廣袤,在楚云升目力所能及、極為遙遠的地方,都有著巨墳宏大的身軀,粘液之地到底有多寬,多大,他一點也不知道。
  埃德加在昨夜曾經問過他。如果粘液之地的盡頭,還是粘液,那該怎么辦?
  他的心臟當時便停頓了一下。過了數息。他才說,如果粘液之地的盡頭依舊是粘液,那么就走到盡頭的盡頭,他要看看這個世界是不是已經毀滅了!
  而實際上,楚云升只有一天的時間去強闖粘液區,一旦微光消失,黑暗籠罩大地,方向迷失以及什么都見不到的時候,等待他和埃德加的只有死亡。
  他端緊了手中的暗能槍,一彈未,緊緊地盯著四周越來越多的赤甲蟲,和那些一只只從巨墳壁上飛起,盤跪在他頭上的青甲蟲。
  開區的小鎮已經被拋在了身后,昏暗的光線下,群樓的影子逐漸變得模糊不清,密密麻麻的赤甲蟲封住了他們的后路,漸漸地在玷液之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圈。
  隨著一股巨大的感召力撲地而來,十只封印蟲齊齊地停頓了一下,楚云升挑起眉頭,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