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67 祭祀中心

,啊!埃德加如遭雷擊,他知道總會有眾么天,但息可到來的特別快,這些日子,是他過的最平穩最安全的一段時間,雖然他不知道每天楚云升出出進進忙些什么。但他仍能清楚地楚云升的越來越緊迫的節奏。
  “倫農先生,我,我能跟您一起走嗎?。小埃德加緊張地問道,生怕楚云升吐出一個陽來,見楚云升半響沒有理睬他,他又急忙地補充了一句:“我不會托您的后腿,我只跟在您的后面就行了。”
  “你和我一起,將必死無疑楚云升清淡地說道,他并非是在恐嚇埃德加,就連他自己都不敢保證安然闖過粘液區,不要說一無所持的一個普通人了:“留在這里,我會給你一些蟲肉,你也許還能活過一段時間。”
  楚云升抬頭望望了漆黑的窗外,說是一段時間,也許是一個星期,也許只有兩三天的時間,一旦這里全部變為赴液之地,蟲子會很快現他,并消滅他。“倫農先生,請,懇請您允許我跟您一起走吧,我知道留在這里遲早都要被蟲子吃掉的”埃德加央央地祈求道。
  “你真的要跟我一起走?你當知道,進入轱液區,兇險異常,我不會保護你,也不會照顧到你,你即便跟著我也是死路一條。”楚云升搖了搖頭道,其實他本不必和這個黑人說這么多,明天天空放出微光。他便可獨自上路,埃德加跟不跟著,是埃德加自己的事情,他不會為一個素不相識的黑人而分出精力。
  “是的,倫農先生,我決定了。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請允許我追隨您吧,我可以為您烤肉,為您放哨,做什么都可以,您也不需要分擔精力照顧我,我會用步槍射擊保護自己,哪怕最終還是難逃一死,我也沒有什么悔恨了。
  ”埃德加臉色期盼地說道。
  “你懂得射擊?。楚云升略有驚訝地說道,埃德加一個黑人,本是總研究部的研究員就讓楚云升很吃驚,在他印象中黑人和科學家似乎相差很遠,倒是會用槍有些靠譜,陽光時代美國的大片中,黑人持槍搶劫的鏡頭有很多很多。
  “尊敬的倫農先生,在美國,我守紀合法的公民,作為槍支愛好者,我有著合法的持槍證,并且擁有自己喜愛的槍械,這只步槍我也可以熟練地射擊,請您不用擔心埃德加抬起手中的自動步槍,一絲不地回答道。
  楚云升倒是忘記了,太平洋對岸的那個國家和自己的國家的國情不同。普通的老百姓也是有可能接觸到槍支的,如果埃德加能夠進行熟練射擊的話,倒是可以將他廢物利用一翻。
  物納符中還有一支暗能型步槍,在楚云升獲得暗能2型步槍后便一直沒有使用,特制的子彈總研究部也給他補充過一些,現在還剩下貍。他一直使用的是純火元氣的元氣彈。基本也沒有使用過它們。
  槍支上,都被楚云升的火兵符封印。其威力遠原本的普通暗能槍。
  如果給埃德加武裝起來。躲在金甲蟲的甲殼縫隙中射擊,一把封印暗能槍也抵上得上十來只赤甲蟲的力量,雖然不多,但也耳用,而且在那把暗能槍上,現在對于楚云升來說,能多出一點點力量,都是好事。
  “伙,埃德加,每個人的存在必須有他自己的價值,在明天7點之前。我希望你盡快熟悉這支新槍。而且你只有子彈,一都不能浪費!”楚云升從寬松的斗篷蓑衣里。“掏出”暗能型步槍,遞給埃德加。嚴肅地說道。
  “是暗能型步槍!?。埃德加驚喜地低聲叫道,作為總研究的研究員,他雖然無權知曉最新暗能2型步槍,但造出來有一段時間的,型,他還是的知道的。
  暗能槍,對于那些不能覺醒的普通人類來說,它的意義是極為重大的。這點作為黑暗武士一員的楚云升可能感覺不到,但埃德加是個徹頭徹尾地普通人,一柄讓普通人能夠像黑暗武士一樣戰斗的武器,是所有普通人類的渴望。
  “倫農先生,您太令人驚訝了。請您放心,我一定盡快地熟悉它”。埃德加敬佩地說道,**著槍身。他作為一個外國人,當時是沒有資格加入金陵城最尖端的新型武器的研究工作,連使用它的資格都沒有。
  “不過我仍要告訴你,一旦進入粘液之地,生死各安天命,如果你揮不了暗能槍的作用,即便你遇險。我也不一定有精力顧及到你,你明白嗎?”楚云升平淡地說道。
  “我明白,倫農先生,我知道自己的位置埃德加鄭重地點了點頭道,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唯一能夠追隨楚云升逃離這里的機會,這一線生機,他絕不會浪費。
  “明白就好,熟悉它之后,早點休息,明天7點,我們準時出!”狄灶蓬。看了埃德加眼。合卜了眼睛,自打金陵城以柬井乎都嚴重缺少睡眠,尤其是這兩個月。為了最大限度獲得元氣,每天休息時間不足4個小時。
  明日,不算上埃德加,將是他一人單挑整個粘液區的蟲群,戰況將之險惡,不用腦袋想,也能知道。
  他需要足夠的睡眠恢復精神,以最佳的狀態,逃出生天。
  半夜,楚云升警覺地醒來,火光下,現埃德加還沒有入睡,怔怔地看著手中的一張照片,時而露出一絲不易覺的微笑,輕輕地喃喃念叨著楚云升聽不懂的鳥語,最終埃德加如同蜻蜓點水般地,輕吻那種照片。
  楚云升扭動了一**體,向火堆添加了一塊木頭,忽然問道:“埃德加,你是美國人?。
  “臼叫,倫農先生,把您吵醒了。對不起”。埃德加連忙道歉道。
  “你的家人?”楚云升指著照片繼續說道,被埃德加勾起自己的對父母和姑媽一家的思念,他睡意頓失。
  “是的,倫農先生,我有一個美麗的妻子,和兩個天使般的孩子,他們現在都在美國埃德加談起自己的老婆孩子,臉上似乎都映射著火光的和喧和驕傲。
  “太陽網開始消失的那幾天。我還和他們通過電話,后來就失去了聯系,不過,我答應過他們,一定會活著回去埃德加垂頭喪氣地說道。
  “所以你沒有和其他人一起選擇自殺?。楚云升不經意地問道,當時他進入十五層后,一屋子的人幾乎都是自殺而亡,那種濃濃的絕望之境,他也曾經品嘗過,不同的是,他現在更為堅強。
  “自殺的人進不了天堂,倫農先生,如果我回不去,起碼還可以在天堂和他們相見,但是我若是選擇了自殺,連這最后的一絲希望都沒有了埃德加**著照片,篤信地說道。
  “他們也未必會死,你們國家擁有地球上最強大、最先進的軍隊和武器,并且同樣擁有這介。星球上最為達的科技能力,和無數的科學**。也許情況會比我們好一些。”
  楚云升所說并非空穴來風,太平洋對岸的那個國家,的確有著驚人的科技軍事實力,在陽光時代最后那幾天里,他還聽說到這個國家正在研制反物質武器的新聞。“沒用的,倫農先生,請您原諒,我并不是要反駁您的觀念。作為金陵城研究部的一員,我們觀察到這個世界所有的行學規則體系全部生了變化,集,。埃德加搖了搖頭,低聲道:
  “我妻子的祖母來自墨西哥一個稀少的民族,她堅持她們擁有瑪雅人后裔的血統,她是可憐的老人。善良而慈祥,年輕的時候,因為經常遭到我妻子酗酒的祖父的毒打,,她常常告誡我和我的妻子。當力口年最后那幾日,太陽落下后,將不再升起,希望我能留在美國照顧妻兒
  “瑪雅人,你意思她說的是瑪雅預言?”楚云升在太陽消失前,為何核對古書的正確性,也曾研究過瑪雅人的傳說。
  不過最終黑暗降臨的日期稍稍錯開了一些,太陽逐漸消失的現象也和他們的預言有所不同,相比較下。古書前輩在書中的描述,才是極為精準的,不但準確到時間,甚至連天軌通道,都分毫不差!
  兩者間高下立判,所以后來楚云升對瑪雅人模糊的描述逐漸失去了興趣,古書前輩在他心目中才是真正的“專家”。
  “是的,我當時也覺得十分荒謬,認為是老人希望我留在美國陪伴妻子的借口,我理解她的心情,我雖是一個黑人,但也受到正統的大學教育,并不相信,于是我來到了這里埃德加說道這里忽然眼前一亮道,捂住嘴,瞪大了眼睛道:
  “o比。!我真的很蠢,我差點忘了。我們在看望她的時候,她還曾經提到過,在災難來臨的時候,只有逃往那些廢墟中的祭祀中心才能獲得神的救贖,。!她已經說中了黑暗降臨,那么祭祀中心的事情。也應該是真的才對!她一定會帶蒂娜和孩子們去那里的,一定會的!倫農先生,您說對嗎?,小
  “會的!”楚云升回答簡短而有力。
  望著略顯激動和充滿希望的埃德加,楚云升的腦袋中沒來由地閃過一個古怪的問題,不管是古書。還是瑪雅人,以及最終實際生的黑暗降臨,時間點為什么是2刨2年的最后幾日,為什么不是四年,或者是力3年,偏偏就是力,蚌呢?
  為什么?難道是設定好的?可是為什么耍設定在這個時間?又是誰來設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