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86 明天我要走了

楚云升仿佛又回到了恐怖之城。他像一葉幽靈一樣,游蕩在無人的小鎮,穿梭其間。
  為了最大限度保存獵取的赤甲蟲的元氣,楚云升棄暗能槍不用,重操寒冰箭,當初在迷霧之城,他在那所俱樂部,曾取回那里的所有弓箭。
  不論是槍法,還是箭術,都不是他的強項,說到底,除了制作圖紙和編制調試程序,他也沒什么強項,一個陽光時代兢兢業業的職員,那才是他原本安身立命的“技術”。不過現在,那些他曾經依靠著養家糊口的“技術”連個口用都頂不上了。
  槍擊、射箭、騎術等等,在他的原先的世界里,基本距離這些很遙遠。他一直以為那是有錢人且有閑人玩的運動,和他基本是不同世界。
  余小海的箭比他射的好,那是因為當年余小小海為了追一個女孩,將血汗錢全花在了俱樂部上,結果還是空罔一場。
  楚云升一個精打細算的人,從來是不肯做那種投入和產出不成比例的事情。
  老老實實地上班,老老實實地攢錢,老老實實地爭取跑贏凹四,老老實實地想辦法買套房子,然后老老實實地娶個知道醬油多少錢一瓶的老婆,再老老實實地生個老老實實的兒兒,才是原本他這種平頭百姓最真實一生的寫照。
  然而,一切都煙消云散了,他的人生在。口年的最后幾天,生了的的大轉彎。
  他得學會如何射箭,得學會如何開槍,得學會如何逃命,甚至連殺人,他都得去一一學會。
  實踐再次證明烏龜王八蛋的確都是逼出來的,技術也是一樣。他成不了百步穿楊的神射手,但遠遠地熟練地射中一輛汽車大小的赤甲蟲的能力,還是能夠通過長久的實戰磨練出來的。
  如果楚云升躲在暗處,而在射程之內,赤甲蟲無大幅度運動動作,他如今也能做到箭無虛。
  但如果他不動,蟲子動,或者。蟲子不動,他動,命中率也能有
  再如果他動,蟲子也動,這種情況,非特殊情況,楚云升從來不射。射也白射。基本上都是箭無實。
  他絕不會浪費一點元氣在無用功上。
  不是他不夠大氣,搞到一只赤甲蟲,僅僅才能獲得兩個量左右的元氣。其中的風險,卻是絲毫不能等稱的。
  他一張消耗最少的攻擊元符,就需要十五個量左右的元氣,相當于近八只赤甲蟲。
  像如今這種滿地都是蟲子的情況,早已不是當初申城那種落單的一兩只等他獵殺的時候了。八只赤甲蟲足夠他冒著被大量蟲群現的危險,忙活一陣子了。
  偷獵到足夠篆制一張封獸符元氣的數量的時候,楚云升終于可以改變策略,封印一只赤甲蟲作為誘餌。不斷吸引對封印蟲警覺而來的赤甲蟲。加他的捕獵度。
  每當黑暗重新統治大地的時候。楚云升便悄然返回那十五層高的大樓。這棟大樓,楚云升做過些手腳。在一樓到三樓布滿了赤甲蟲厚厚一層的腐蝕祜液。
  那些煩人的老鼠,也再來過一兩次。前后被腐蝕粘液所阻,又或者它們是懼怕里面藏有蟲子,后來路過這里,竟都是繞道而行,讓黑人埃德加驚嘆神奇,匪夷所思。
  對楚云升這個始終隱于盔甲和斗篷之后的神秘男人,埃德加又敬又怕,每天反反復復地使用著敬語,生怕觸犯到楚云升。
  而黑暗降臨后,他便殷勤地烤好那些死老鼠的肉,然后在火堆旁。抱著步槍,充當警哨,度過一個又一個漫長的黑暗夜晚。
  光冊似箭,這一呆,就是兩個多月時間,天氣又開始漸漸轉冷,應該是到了陽光時悄的冬季,時常天空中也會飄下皚皚的雪花,撒滿了大地。
  埃德加的胡子長了出來,又被他用不知道那里來的匕刮掉,接著又長了出來,他又救孜不倦地舌掉,”
  楚云升實力和物資以驚人的度逐步恢復,大量的攝元符一張接著一張被充滿,在黑夜紛紛轉化為攻擊力強悍的三階攻擊元符。
  蟲子都是火屬性的怪物,楚云升篆制的攻擊元符依是側重于克制他們的冰符,除了他已經十分熟練的冰崩符。為捕捉到第二只紫炎魔蟲,也為了防止突圍的時候,遭遇到不可估計的怪物,楚云升不惜耗費巨量元氣,一口氣篆制出近十張的冰困符。成功率約為賬
  其中因簧制冰困符失敗而浪費掉的元氣,觸目驚心,即便手中攝元符已經漸漸地充實,在第五張冰困符篆制成功后,楚云升不得不停止這種浪費到極點行為。
  他還有更加生疏的第三種新的攻擊冰元符需要篆制冰旋符,楚云升親自在小規模的蟲群做過實驗,當冰旋符激后,在他近身五十米內的刪,被飛旋的冰錐刺,崔毀到片甲不存!古書上記載冰旋符和離火符的威力相當,但對付火屬性的怪物時。冰旋符便更勝一籌。
  楚云升著實是被上次蟲子圍困的怕了,那些蟲子一層一層地疊在他周圍,沒有這種大規模清除四周的攻擊符,自己遲早會再次陷入上次那樣的絕境。
  但同樣,這種每張消耗元氣巨大的高階攻擊冰符,甚至還有些篆制字符沒有搞清楚確切的涵義,硬是靠著一邊摸索,一邊實驗,一邊篆制。以足夠策制慘重的元氣浪費為代價,只成功篆制了十五張冰旋符!
  成功幾率魏,甚至比不上冰困符。
  為此他不得不冒險去襲殺金甲蟲。作為元氣補充,否則單靠赤甲蟲那點元氣,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如此巨量的能量消耗。
  就這樣,楚云升仍嫌太少,冰旋符不比其他元符,和劍戰技相互配合。是他關鍵時刻清除障礙的神兵利器。
  但他已經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極限,不比金陵城的時候,那會蟲子襲城,留下大量尸體可供他吸收元氣火能量,現在只能靠他一個人襲擊蟲子,數量上自然相差極大。
  唯一讓楚云升欣慰的是,封獸符的篆制手法他日趨熟練,幾乎敗績。成功率直逼口踢,如若不然,他真不知道如何才能沖出蟲子的粘液區。
  他做過試驗,在“賊”的感召力和自己目前二元天境界的控制能力雙重限制下,同時能控制住的封印怪物只有十只,再多,不是被“氓”奪去控制權,就是自己無暇顧及,畢竟自己不但要用封印令控制它們戰斗,自己本身也需要親自上陣沖殺。
  因此,楚云升直接放棄了力量弱小的赤甲蟲,而是直接尋找金甲蟲和青甲蟲進行封印,相對來說。他現青甲蟲的撲捉難度遠大于金甲蟲。
  這種高飛翔在天際上的怪物,楚云升糟糕的槍法和箭術很難對它們形成真正有效威脅,反倒是數量比不上青甲蟲,卻喜愛行動于地下的金甲蟲,頻地遭到楚云升地下成功的偷襲。
  楚云升前前后后一共封印了力只金甲蟲,三只青甲蟲,雖然不能同時將它們釋放出來,但可以將作為備戰之用,一旦戰斗中的舊只封印蟲出現死亡,可以立刻用備戰的封印蟲補上,始終保持舊只封印蟲的沖鋒隊形。
  他曾想過利用青甲蟲直接飛躍整個粘液區,但看看巨墳上棲息的密集的青甲蟲,便放棄這個想法,五只青甲蟲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在天空上和巨量的青甲蟲展開戰斗。
  在最終利用第一只紫炎魔蟲作為挑釁方,成功誘引出之前在小鎮東面見到過的那只紫炎魔蟲,并使用冰崩符和冰困符,以及劍戰技的如暴風驟雨般的三重打擊,獵獲了這只喜愛巡戈的紫炎魔蟲。
  楚云升的戰斗計戈。也逐漸成形,以一只紫炎魔蟲為陣型先鋒,九只金甲蟲為噴火大隊,直插粘液區,盡最大努力逼近粘液區的另外一端。等到地面封印蟲死傷消耗近乎完畢的時候,想來距離闖出粘液區也沒有多少遠了,此時再做最后一搏。利用剩余的三只青甲蟲飛躍天空,做最后的沖刺。
  只耍一出粘液區,“氓”便無法知曉他的具體個置,到時只要找到一個小鎮甚至一個村落、山坳,憑借六甲符消除氣息的能力,能躲過蟲子追擊并不費力。
  隨著時間的流逝,蟲子的粘液區已經直抵開區小鎮邊緣,過不了多久,這里就要被粘液之地所淹沒,他就必須要走了。
  最后的幾天時間里,楚云升再沒有離開過十五層的大樓,除了繼續滋養那些封印的蟲子,同時也將戰甲用在金陵城收取回來的青甲蟲的甲殼重新淬煉,從二品普通級升入到精煉級,原本閃爍著金光的赤紅戰甲。一舉轉變為古樸、凝質地深青色。和青虹的千辟劍,渾然一體。
  并且備份了一副一摸一樣的二品精煉級青色戰甲,以及一副普通級赤紅色戰甲。
  六甲符同樣也做了一些備用,這些都是楚云升保命的根本。埃德加被他忽如其來的盔早顏色變化,驚了一跳,好在他還披著紅色的斗篷,否則埃德加只怕以為又來個陛心
  到了最后一日,粘液已經吞沒了大半個小鎮。
  漆黑的夜晚,十五層樓上,微弱的火光在家具拆成的木柴頭上蹭蹭地跳躍著。
  火頭上燒烤著也不是老鼠肉了,鼠肉已經被他倆個吃的一干二凈。現在只能用楚云升提供的蟲肉充饑。
  “明天我要走了。”楚云升吃完一片蟲肉,忽然靜靜地說道,他和埃德加一直說話不多,基本各做各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