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84 你當剛強壯膽

楚云升才踏進大門就被“射”了出來!
  是一道道密集而細長的冰刺,從樓里面那些綠光老鼠背上拔脊而出。根根冰寒尖利。
  楚云升現在實在太過虛蔣。如果換作是全盛的時候,就這些冰刺,即便再加上數倍,他也能如同一道疾風一樣沖過去,不會受到絲毫的凝滯。有道是虎落平陽遭犬欺,他卻是人落黑窩遭鼠欺。
  楚云升狠狠地碾塌死一只老鼠,千辟劍歸鞘,架起掛在腰間的暗能槍,竭盡全力再開一槍,將一窩老鼠炸成一個缺口,裹著斗篷,從鼠群中橫沖了過去。
  他幾乎是踩在老鼠的身體上的樓,那種腳下**的感覺,以及吱吱尖叫的聲音,令他心底都陣陣梗,這得要有多少老鼠?
  黑暗能帶來的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這點,讓人看不到那些地下密密麻麻的老鼠,否則膽小的人,只怕要嚇得屁滾尿流,心理上早就不戰而匿了。
  楊棟此時徹底慌了神,從一樓,退到二樓,二樓推到三樓,一直退到十二樓,老鼠還在往上涌起。中間八樓和九樓,木制的辦公用品較多,他們不顧全樓失火的危險。燃起大火,試圖阻隔老鼠的攻勢,卻不料沒過多久,便被那些冒著綠光的老鼠神奇地熄滅。
  老鼠也能綠光?這還是老鼠嗎?
  楊棟心惶惶地,真的要死了嗎?近在咫尺的死亡已經壓得他喘不過起來,他們已經有三個人連續斃命在各個樓層間,剩下的人基本個個帶傷。
  老鼠啃噬人肉和骨頭的聲音,伴隨著三人凄厲而痛苦的慘叫,令他們膽顫心抖,驚恐不已。
  原本他們以為遇到了老鼠,也就有了食物,卻不料,瞬刻之間,自己卻成了“食物們”的“食物”!
  在十二樓和十四樓,他們做了徹底的堵塞,試圖堵住老鼠的進攻。挨到微光出現。
  老鼠一般都不在光線下活動,也許到時候它們就退去了。
  卻不料老鼠的攻勢十分凌厲,幾乎很快就突破了他們一道又一道防線,勢必要將他們趕盡殺絕!
  而王起順現在又特別渴望來出現一只赤甲蟲,嚇退這些欺軟怕硬的老鼠。往日打死也不想見到卻常常不經意地就冒出來的赤甲蟲,此刻卻怎么也見不到一只。
  “老楊,你說我們會死么?”王起順動了動干涸的嘴唇,失神地說道,作為一個普通人,他還能支撐到現在已經不容易了,看看研究部的有個研究員已經被折磨地徹底崩潰了,又哭又笑,瘋瘋癲癲。
  “你們都會死,誰也跑不掉。哈哈,都要死,哈哈,一個跑不掉!”崩潰地研究員扭曲著面孔神經質地瘋叫道。像是很興奮的樣子。
  “這慫人嚇傻了!”楊棟將一直深藏在衣服最里面的煙盒掏了出來。里面只有一只煙。這是他留著準備臨死前享用的。
  皺巴巴的煙身,他費力幾次力氣才將其抹順,就著火堆陶醉地吞云吐霧起來,驀地。他叼著煙,乘著撓撓叨叨瘋地研究員不備,用槍托重重地砸在他腦門上。
  殷紅的血立刻順著他的腦勺侵透他的衣服,一頭栽倒在地板上,暫時暈死了過去。
  楊棟右手持著槍,左手從嘴巴上移開煙頭,吐出一口青煙,踢了踢已經不再動彈的研究員,罵道:“操,叫你***吵!”
  他的目光順著地上掃向其他人,忽地見到黑人埃德加竟然還沒死,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模糊不清地咧咧地道:“這狗日黑蛋,命真硬!”
  埃德加被楊棟兇狠地目光下了一跳,“溫順”地縮了縮脖子,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念叨著你當勇敢才強
  “都是這黑蛋引來的老鼠,**!”埃德加躲過了楊棟的目光,卻躲不過一直討厭他的劉鐵生的憤恨地眼神。
  如若不是這個黑蛋。又怎么會引來這些該死的老鼠?都是這個王八蛋帶來的禍事,眼看就要喪命于此!
  劉鐵生越想越覺得是這個道理,滿腔的怒火促使他大步走到埃德加跟前,抬起右腳狠狠地踹在埃德加的身上,泄已經咕咕直冒的火氣。
  埃德加不敢還手,劉鐵生手中的槍支隨時可能要掉他的性命,他緊緊抱著腦袋,蜷縮在地上,口中依舊含糊不清地念叨:“你當勇敢網強
  “叫你念!叫你念!踹不死狗一日的!”劉鐵生越聽越生氣,暴打著埃德加,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暫時讓他忘卻老鼠給自己帶來的死亡恐懼感。
  下面的老鼠已經攻破了第十二層,因為沒有第十三層,直接到了第十四層,也就是他們的腳下的一層,吱吱的啃咬聲越來越清晰可辨。
  死亡的腳步也越地逼迫,雖然從金陵城消失的那一天起,這里所有的人都明白遲早是要死掉的,不是被蟲子吃了,就是斷糧而餓死。
  但當死亡真正降臨的時候,誰也不能坦然而對,更何況是這種被老鼠活活咬死的死法,如門么遲處死”一般。一塊塊血肉被老鼠碎落落地撕下。血甘聯繃。井,是在腦子中想一下都叫人汗毛梗立!
  王起順甚至想:其實被赤甲蟲一下子刺死,反到成了他現在一種渴望不及的“幸福”
  楊棟的目光并未在挨打的埃德加身上停留過久,他并不關心這個黑人的死活,也不想關系了,馬上大家都要死了,誰還在乎這些?
  他很快移斥了眼神,落到埃德加身幕的蘇晨怡身上,瑟瑟抖的女人,顯得楚楚可憐。楊棟很驚訝自己這種將要瀕于死亡邊緣的時候,自己竟然產生強烈的占有**,難道是臨死前的一種瘋狂?
  誰能說得清呢?這個時候了。想做就做吧,他的生命也不過只剩下不到一會的時間了,還有什么可以顧慮的呢?坐著等死的時間才是最為可怕,就當初死前的原始放縱吧!
  “你想干什么?”蘇晨怡感覺到楊棟侵略性的眼神,驚慌地想身后的墻壁縮去,顫聲說道。
  “別***裝了,一會老鼠沖上來,大家都得死!”楊棟似若瘋癲。眼光泛紅,怪叫一聲,撲到蘇晨怡的身上,撕扯著女人的衣服。
  死神一步步逼近十五樓,老鼠嘰嘰吱吱地開始出現十五層樓的門外。一堆堆桌子和椅子抵住的木門上,戧,戧,戧地接二連三地被綠色的冰刺戳穿出一個個小洞,透過這些洞口,隱約可見密集的鼠潮。
  十五樓內完全亂成了一團,哭喊地、瘋癲地、毆打泄地、**和反**搏斗地”
  王起順流著鼻涕,胸口起伏不定,絕望地望著千瘡百孔的大門,顫栗地雙手扶住步槍槍口吞在嘴里。槍托抵在地上,拖去鞋子,用腳趾壓著扳機,眼淚止不住地混合著鼻涕滑落在槍口上。
  他不想被老鼠啃死。不如杰槍來的痛快!
  可是,他心抖的厲害。渾身都在顫動,他瀕于崩潰地望著大門,一只老鼠終于從缺口中竄了出來,再不開槍就來不及了!
  他大吼一聲。閉上眼睛,腳趾按下扳機,坪…,
  臨死前,他仿佛聽到樓下有人再呼喊,只是他很快就聽到不了。
  沖進來的那只老鼠,跳上了最近的劉鐵生的腳背,劉鐵生丟棄了被打的愛德華,轉身朝著大門外的老鼠來連開數槍,狂叫道:“來啊。來啊。來…”
  更多的老鼠涌入了進來,順著他的腿壁往上爬,劉鐵生扔掉已經沒有子彈的步槍,拔出腰間的手槍小對著自己腦袋,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一聲槍響后,直挺挺地撲倒在地上,兩只腿神經射式地抽搐了幾下,血水在他腦袋下。逐漸攤開”
  蘇晨怡悉悉索索地從網被撕開的上衣里掏出她一直藏匿在里面的匕,狠狠地扎在楊棟的脖子上,她死也不會讓這個男人得逞。
  同時她被楊棟的槍托砸中。暈死過去。
  咕嚕咕嚕冒著血泡的楊棟。張大了嘴,雙手嘔著漏氣的氣管,仰面倒了下去…,
  瘋掉的研究員,從窗口,從十五樓,哈哈大笑地一躍而下”
  剩下一男一女兩個研究院,相互擁抱著,大哭聲中,用木刺,刺穿了對方咽喉……
  老鼠嘩啦地終于啃破了大門,蜂擁而入。
  王起順,劉鐵生,楊東,蘇晨怡,瘋子……一個接著一個,自殺,他殺,相繼倒在血泊中!
  猶如人間煉獄。
  埃德加絕望地聽著“同伴”死亡時的慘叫,如鴕鳥一樣,將頭深深地埋在身軀里,竭力哭顫:“你當網強壯膽,你當網強壯膽,你當剛強壯膽,你當”
  老鼠密密麻麻地爬上了埃德加的全身,更多的老鼠堵塞在狹小的大門口。
  一道道劍光如同天外飛矢,從門外蕭殺而來,整個擁堵在大門口的鼠群,頓時漂浮了起來,虐殺在一片浮光劍影之中。
  十二道肆虐地劍影徹底地將老鼠削成碎片,即便是綠光老鼠,也毫不例外!
  整個門口的老鼠彈指之間,屠戮一空,當老鼠的碎肉從空中紛紛掉落下,滿地碎鼠尸片。疊成厚厚地一層,血肉模糊。
  楚云升踏著老鼠碎肉,裹著斗篷,鉆入這一層的大門,出現在眼前的。已經橫七豎八的血腥尸體。和里面驚慌退去的老鼠。
  房里的火堆木頭噼噼啪啪地炸起一陣空響,他失望地踉蹌了一下,他竭盡全力。冒死抽調所有的本體元氣,出他最強的攻擊一劍戰技。仍舊是遲了,他們集體自殺了!自己已經在樓下呼喊了,難道他們沒聽到?哪怕他們只要在堅持一小會,自己就趕到了,但就是那一點點的時間,他們放棄了,成了生與死一線之間不可逾越的距離”
  楚云升失望地想轉身離去,卻見尸體中一個**的尸體跳動了一下,接著另外一個角落的,一個低弱的**:你,你當網,網強壯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