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83 空中的火光

二遠的陽米時代,楚云升曾經聽說過則報道。老鼠在輻身體可能會光,并且體積也會逐漸變大,進而可能導致它們成為一個全新的物種“食人巨鼠”!
  然而,在當時,這也不過是捕風捉影的小報道,大概也只可見于報紙的第舊版左下角一小塊奇聞異事欄目,從未見到官方真實的布。是否真有食人巨鼠的存在,有著許多的爭議,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老鼠的確可以在各種惡劣,甚至是輻射污染后的環境中,繼續繁衍壯知,,
  楚云升現在面對的鼠群也不是輻射所污染的老鼠,也許在他以前遇到的那顆核彈爆炸的區域,會有著那種輻射老鼠存在,但眼前顯然不是,金陵城附近,一直都沒有動用過任何原子能武器。
  它們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和小老虎一樣,在龐大的鼠群基數上,產生了部分“覺醒”變化的老鼠!
  楚云升不能試都能知道,那些眼睛閃爍著碧綠的亮光以及皮毛上都散安著陣陣熒光的老鼠,雖然它們體積并沒有變化多少,但應該就是它們中間的“覺醒鼠”
  地球動物覺醒,比人類遲緩地多。趕上金陵城中因為食物危機,大量的動物被屠殺殆盡,總研究部只現過渺渺幾例動物疑似“覺醒”除了楚云升的小老虎外,所產委的能力都十分微弱,派不上用場。
  逐漸地便很少有人關心這件事情,相對而言,新事物的改造和城外的蟲子威脅,才是真正懸掛在金陵城中所有人頭頂的兩把滴血利劍。
  所以,楚云升此時除了不能動彈。最為吃驚地是,這支鼠群,竟然有著如此數量眾多的“覺醒”綠光老鼠!
  它們是如何做到的?
  黑暗之中,楚云升看不清楚。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只普通老鼠存在,才造成如此龐大數量的綠光老鼠。還是有著其他的原因,導致它們覺醒的數量高過人類。
  但這都無關緊要,這些老鼠不光是運送著他,還再搬運著其他人類尸體甚至是蟲子的尸體,他不過是浩浩蕩蕩地“尸體”運送中的一員而已。
  他必須想出辦法恢復自由,避免進入“鼠窩”的局面,他現在能做的。只能是緊攥著攝元符,盡快地補充著元氣。
  世間之事,永不可捉摸,他也不過是個凡夫俗子,做不到算無遺策。掌控局勢,當日想著對付斗篷人全力準備了冰符,結果來了白衣女人。后來想著對付他們兩咋”又竭力的準備了火符和冰符,卻最終突變故,逼迫他拼死獨闖蟲群,最終中了火毒,而如今,竟然淪落到一群老鼠的手里,,
  變化之快,愈加之兇險,突然之未知,他都無法一一意料,不是他不努力,不是他不拼命,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幾乎全部可用的時間,楚云升都用在了“準備”上,可到頭來。除了戰甲千辟劍以及那只半殘的紫炎魔蟲,全部消耗一空,卻依舊不能讓他**離險境。
  什么“以不變應策萬變”不過是那些勝利者成就功名后,出的裝腔調,以顯得自己的高深莫測之類;死在半路上的。永遠不再有機會出來反駁,從古以來,這種死在半路上的人卻是最多,,
  不說別的,橫亙在楚云升面前的那一道蟲族粘液區,誰知道再往粘液區向外走一步是什么?
  是荒無人煙的廢土,是另列,一個怪物的樂園,還是一腳可以將人踩成芥末的巨腿長怪?
  沒人知道,楚云升也不知道。世界已經變成了什么樣?從石碑飛天后。他便覺得越來越來**離了他所有的知識體系。
  他所能做的。只有一條:保住自己的小命,找到金陵城!
  有時候,楚云升獨自一人的時候。常常會想,在這樣充滿危險的世界。實力和運氣,究竟那個才更加重要?
  但許久他也未想出個子丑寅卯來。就拿他自己來說吧,如果沒有實力,早死在金陵城了,但如果沒有運氣,他同樣會死在迷霧之城。
  “命”這個東西,虛無縹緲,卻無時不剪彰顯它的威力!
  有人會說:我命由我不由天。于是喊地精彩,卻死的凄慘。
  楚云升自打逃離迷霧之城面對無可敵擋的火焰幻鳥選擇“裝死”之后,所有的事情,一件一件地接踵而至,他便漸漸地明白,命其實分為兩種:
  一種是“原命”一出娘胎的時候就注定了,就是再大的能耐,能毀天滅地也無法更改,比如生養的父母,比如出生的年月,比如出生時的性別等等,它十分強大而無可抵擋、不可重來,卻同樣,它也十分渺它只在那一瞬間起到“分配”的作用,之后,便隨風而逝,
  另外一種才是一個人真正的“命“主命”從一開始它就是自己的,從來不屬于這天、這地、這萬眾神魔。
  選擇左邊,于是命從左邊開始,選擇右邊,命便從右邊開始,真正一直主宰自己命運不是別人,恰恰只是自己!
  出生皇子也可能有
  被削為平民。其車爭位而訌,反之,平頭百姓、節峰可能成為世間霸富,或者謀取天下,,
  主命,從來都是屬于自己的。
  怨天只是推卸自己的責任,并給自己找個心理安慰和獲得同情的借口而已。
  當初陽光時代,楚云升如果當初將古書束之高閣,斥為荒誕個天恐怕自己早就白骨一堆,暴于荒野。
  如今也一樣,在閃爍的綠光下,他隱約可以看見一具具亂七八糟的生物尸體被那些綠光老鼠,釋放出綠色的冰霧包裹,然后凍結成冰塊,再送往鼠穴深處,,
  難道它們再存儲“糧食”楚云升忽地想起,老鼠似乎是什么都吃的!
  總之一句話,他想活,就得靠自己。
  他在斗篷里,緊握著攝元符小用他全部的力量抽取著符體內蘊含的元氣能量,協助融元體和火性毒素的戰爭,為宅輸送最大最多的“彈藥”
  只要他能夠行動自如,取出物納符中的腐蝕粘液,殺光它們不太現實,逃跑掉還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當抬著他的老鼠群,再向前移動一段距離,楚云升驚奇地現右邊黑暗的空中一段火光,他艱難地移動頸部,在撲騰地火光中,才現似乎那是一座大樓,只是太黑了,根本看不到它具體的摸樣,但從火光中可以辨認,中間起碼有兩層被點燃。”再
  楚云升猝然聽到一個尖銳的聲音,像是慘叫,又像是驚叫,但不管是什么,他敢肯定,那絕對是人的聲音!
  不是錯覺,他暗忖道,之前就迷迷糊糊似有聽到人聲,以為是自己又做夢了,現在又聽到,覺不會錯!
  他連忙凝聚神思,透過嘰嘰吱吱亂叫的老鼠聲,又模模糊糊地聽到幾聲嘶喊聲。
  不錯!是人,楚云升幾乎立刻就要彈跳起來。
  開啟反世界失敗,當場如山如海的黑暗武士,最終被“通道”吸力卡出來的只有區區三人:他,白衣女人和斗篷人!
  激戰之后。在土洞的那三日,他大致的猜測了,當然古,在最初未完全成型的時候,能量體過大的生物無法強行進入,他和兩個異族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才最后被卡彈了出來。
  現在斗篷人已死,剛才的叫聲又是男人的聲音,決計不會是白衣女子。那么只有一種可能,他們是金陵城的人!
  他們是怎么逃出來了?從哪里回到地球的?現在金陵城在哪里?情況又如何?,,
  楚云升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竄入腦海,他瞬間就下了決心,他必須殺上去,問個明白,否則即便是死了也不甘心。
  他的原計是在被綠光老鼠冰凍后。進入鼠穴前,最大限度的利用時間恢復身體力量,陡然暴起,然后飛撤離,但現在他必須立刻行動!
  如此黑暗無光的世界,他根本不知道這里的位置,一旦錯開,他扛心無法再及時找到這里。
  他不知道樓上的人本事有多大,如果在他找到他們之前,便全部被老鼠咬滅,他便眼睜睜地錯過一個知道金陵城下落的機會,這是他絕對無法容忍的。
  “該死的老鼠!”楚云升暗罵一聲,強行切斷攝元符的元氣輸送。不顧因為元氣的部然停頓而造成火性毒素的反攻出血,壓著痛楚。調集為數不多的本體元氣,從物納符中取出一包腐蝕粘液。
  他憋著一口氣,一躍而起,渾身骨頭像是碎了一般地劇痛,他卻蠻橫不顧,一刻不停地拋出腐蝕粘液,狠狠地砸在地上,里面的液體唯唯地四濺開來。
  這時,楚云升咬著牙床,舉起暗能槍。朝著地上爆裂開的粘液連開兩天,然后頭也不回地踏著老鼠的身體,向冒著火光的大樓跑去,渾然不顧那些爬滿在他身上的老鼠的撕咬。
  斗篷人的斗篷還撐得住,這大概是楚云升唯一覺得他有用的地方。
  他身后那些腐蝕粘液,沾到火元氣能量,頓時兇兇烈起,染成一道火墻。
  腐蝕粘液本身就是火屬性的東西。在火元氣的激下,燃起蹭蹭地火焰,且帶著強烈的腐蝕性,這是歷次蟲襲戰場中常見的現象,雖然對蟲子無效,但此時對老鼠,無疑是致命的打擊。
  靠近腐蝕火焰的普通老鼠無一不被焚為灰燼,只有那些綠光老鼠試圖突破追擊楚云升。
  而此時,每跑一步,楚云升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火性毒素本來被穩穩壓制,現在融元體徒然失去元氣補充。立刻被毒素反撲,造成短時間的混亂。
  楚云升知道,很快融元體和毒素將成型歸于平衡,自己只要堅持過這短短的幾分鐘,就行!
  他的腿越的加快,手中的暗能槍已經換成了千辟劍,借助火光。他已經看清了大樓的門口,劈開它,不用浪費元氣彈,只用銳不可當的千辟劍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