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81 最難的一夜

火雨落盡,大地重現陷入黑暗,那陣陣的劍影光芒也隨之而消失了。除了蟲子吱吱的亂叫聲,再也聽不到那個斗篷人的任何動靜。
  棱上的人。都面面相覷:終于消停了?
  不由得地,都暗暗地松了一口氣,大概那人死了之后,蟲子也會漸漸地散去了吧。
  眾人正這么想著
  剎那間,夕光再起!
  劉鐵生等人直接從樓權上彈起來,那些劍光,從層層黑暗中透射出來的。似乎剛才,斗篷人是被密集地群蟲堆積壓到了底部。
  竟然這樣,他還不死!
  黑暗武士居然能夠強到如此的地茫?
  眾人的心弦頓時又繃地緊緊的,開始新的糾結;
  但最終,一個“怪物”的出現,讓他們“左邊的想法”如同吃了一顆定心丸,卻讓他們“右邊的想法。直接破滅了。
  “紫、紫、紫、紫、紫炎魔蟲”。王起順一**坐在地上,打著顫。結結巴巴地打著卷,臉色煞白一片,形如死尸。
  紫炎淡蟲,這里的大部分人只曾聽過傳說,壓根連見的資格都有,但傳言中它那顯著的特征:火焰長須以及環火鱗甲,依舊讓他們毫不費力地辨認出這個世之惡魔。傳言中沒有人能單獨殺死這尊惡魔,只有西區有過一人殺死一只紫炎魔蟲的謠言,但那是作不得數的,那個時候,金陵城每天都至少有一百個以上的謠言在天空上飛來飛去,一人殺死一只魔蟲這種謠言還算是輕的,最懸乎的是。有傳言稱:金陵城中有人和蟲王談好了某種“交易
  這層樓里的人。都是金陵城權利的底層人物,劉鐵生等人拿到槍才不過半咋,月的時間,而埃德加等研究員同樣是總研究部的邊緣小人物,他們甚至連黑暗武士都不了解。不要說更高的機密了。
  所以,當確認出現的正是紫炎魔蟲之后。他們紛紛避開窗戶。生怕被自己這只魔蟲現,噤若寒蟬地坐在地板上,大眼瞪著小眼。卻再沒一個人再會傻兮兮出聲詢問:外面的那個斗篷人會死掉還是不會死,掉?
  就連最為擔心那叮,斗篷人死不掉的王起順都緊緊地閉上了嘴巴。
  答案在每介,人的心中都已經成了定局,只是每個人的心里所產生的反應各不相同罷了。
  過了好一會,外面似乎平息了,只剩下一些蟲子陸陸續續地跑動聲。
  劉鐵生生硬地試圖找著話題道:“老楊。還趕人不?”
  他似乎忘記了自己剛才其實并不同意楊棟的這個建議,話出了嘴邊就有些后悔,但他十分驚訝自己為什么會在不經意間說出本該楊棟說的話。
  “啊!”楊棟條件射式的驚了一下,喃喃道:“等等。等蟲子退了,看看那人到底死了沒了
  萬一、甚至百萬分之一的幾率。斗篷人沒死的話,趕出去的男人,只能給他們帶來一咋,后果。那便是讓這個強悍到極點的人,將從這些男人口里知道他們手里還有糧食,如果他要來搶,就憑自己這三只破槍,給他撓癢癢地資格都不夠。
  “這還不死?老楊你不是開玩笑吧!?你可是一直預言他活不了的!”王起順有些“激動。地說道,仿佛是在懇求楊棟立復改口。宣判外面那嚇。斗篷人必死無疑,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稍微讓他有點阿式的自我安全感,那樣他才會覺得蟲子不會尾隨斗篷人沖進來。
  不過,他卻是緊張過度了。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蟲子并沒沖上大樓。
  半個小時以后
  楚云升矮身在一片殘墻段坦的間隙中。喉嚨鼓鼓地硬吞下不存在的唾液,呼呼地喘著粗氣。竭力駭然的喘氣聲。像是要把氣管都舌破一般劇烈。
  他已經到了筋疲力盡的程度了,如果不是最后時刻放出尚在“虛弱期。的紫炎魔蟲。短暫地驚退了四面八方的蟲子,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從蟲堆里爬出來,躲進開區被炮火殘破的小鎮。
  楚云升悶哼一聲小腹一陣劇痛,黑暗中看不真切,胡亂地從物納符內掏出一堆衣服布條,撕開一段,篡成一團塞在嘴里。
  掀開斗篷,他的小腹上赫然插著一只金甲蟲的尖足,鮮血順著破裂的戰甲,沾滿了**。
  他頭皮頂著水泥斷墻,兩腳蹬著碎磚頭地,用布條纏住粘滑地“尖足。”急急地呼吸了幾口氣,瞪大了眼睛。雙手顫抖地握住“尖足。”一點一滴從艱難萬分地從小腹中小將緩緩地將“尖足”向外拔出。每拔出一點。他牙齒就死命地咬緊嘴中的布斷。臉上暴起一根根冒著汗水的青筋”
  楚云升不知道被傷了多深。也看不見“尖足”上恐怖血液,他只記得當時。已經經受了無數次沖擊的戰甲,在斗篷敞口的地方,咔地裂開一道縫隙,眾多攻向他的蟲足中小有一只猛然地從縫隙中刺入了他的腹部。負荷!祜山六甲符當即保護了下,便古刻破裂崩潰,他只來接洞訓砍斷了那只蟲足。
  也多虧了六甲符最后關鍵的保護,否則被蟲足刺個對穿,光是流血恐怕就得流干了!
  楚云升轉過身體,背靠著水泥墻,坐在地上,他已經虛弱到極點,連扯了幾下。才將被牙齒死死膠合住的布團取了出來,張大著嘴。翻著白眼,半響才緩過神頭。
  物納符中有干凈的繃帶。以及止血的藥物,但他已無精神去符體空間中搜尋這些東西了,只亂七八糟地翻出一些衣服,撕成布條,退去戰甲,將小腹上的傷口緊緊地扎住。
  劇烈地疼痛讓他的兩條腿,不停地神經射式地跳動,他將千辟劍插在身邊,緊緊地抱著暗能槍,望向黑漆漆的天空。期盼著天空出現一絲微光。意識一寸一寸地恍惚起來”,
  時間已經到了深夜。
  小鎮上恢復了滲人的寂靜,一道人影從一座大樓底部的門口,被踢了出來,踉蹌地向前爬行了幾步,驚慌地試圖向回跑,卻聽到咔嚓一聲子彈上膛的聲音,人影徒然地呆滯住,猶豫掙扎了一下,最終無奈地爬在地上,向黑漆漆地街道上摸了過去。
  他的身體上栓了一根繩子,繩子的另外一段延伸到大樓虛掩的門內。一點一點向外送著。
  過了一會,一聲尖銳刺耳的慘叫和呼救聲,響起在黑暗的深處,那根身子部然拉直繃緊,接著又無力地松軟了下來。
  門內的人立刻以最快的度鎖好大門,屏住呼吸,豎起耳朵聽起外面的動靜。
  一只走散的赤甲蟲。夾住半截的人身。噴著多余的粘液,低萬附也嘶鳴了一聲,快地移動著它鋼鐵般的蟲腿。向粘液之地跑去”
  一個小時后。大樓的門內傳來竊竊私語。
  “蟲子都走了?”
  “要不再派個人出去試試?。
  “派誰?”
  “抓那咋。黑蛋去!他早晚得害死咱們”。
  “耍是他把蟲子引來怎么辦?”
  “你傻啊,這么黑,只有蟲子才能看見。他怎么能看見?等他看見了,已經死在蟲子手里了,我們也知道了,”那根繩子被慢慢地拖了回來,上面只系著血肉模糊地半截身體,以及粘在上面的內臟。
  楚云升突然地驚醒,他似乎聽到了一聲人類的慘呼,他支撐著自己做好,傷口依舊是陣陣劇痛,只是血液已經不再外流,融元體的恢復能力正在起著它們的作用。
  他靜靜地聽了半響,卻沒有再聽到任何聲音。
  大概是自己又做夢了吧,金陵城的人不是都消失了嗎?楚云升暗自忖道。
  他將攝元符找了出來,噬唯地恢復著元氣,黑暗還沒有過去,元氣耗盡了。攻擊元符用完了,封印金甲蟲當場被蟲群撕碎,只剩下紫炎魔蟲徹底地奄奄一息在符體內,毫無作用,此時若是再來一個蟲群,自己恐怕只能開槍自殺了!
  微光,只要微光重新返回人間,楚云升就有信心找到一塊安全的地方,避開蟲子。
  而今晚將是最難撐過去的一夜。
  “加。兇鍘引劉,你們不能這樣!求你了比”埃德加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道,他不是不想反抗,但腦袋后面抵著一支黑洞洞的槍口,讓他無力反抗。
  “少**廢話小王趕緊給他捆了,小王小王?”楊棟不耐煩地罵道。眼光掃過一群曾經高高在上的研究員,一種莫名地掌控她們生死的感覺油然而生,竟讓他有些病態地快意。
  他略略地回過頭,卻重新怒上心頭,氣急道:“**小王你***也太慫了!半截尸體有什么好怕的!?解個繩子也要哆哆嗦嗦這么久?你來看著黑蛋,老子來解”。
  王起順如釋重負地迅收回來雙手,趕緊跌跌撞撞地跑到埃德加身后,生怕楊棟反悔似得。
  楊棟背起槍。不屑地啐了一口吐沫,走向半截尸體。
  埃德加見祈求“擁槍三人組。無用后,轉而將目光投向那些弱的研究員,炙熱地期盼他們能為自己求情。
  但所有的人都在躲避著他哀求的目光,不是低頭,就是無奈地搖頭,沒人敢出聲。
  埃德加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沮喪地低下頭喃喃地說道:“曾經有一個故事”他們殺猶太人,我沒有說為我不是猶太人;后來他們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一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再后來他們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他尚未說完。嘴巴就被楊棟給生硬地塞堵住。,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比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