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77 劍削斗篷

”出來,命都不在乎了,還怕什么呢?
  楚云升的心底空蕩蕩地,親人沒了。小老虎沒了,寫字大樓沒了,他辛辛苦苦的一切都沒了,全部毀在這兩個異族的手上。
  如果他有足夠的知識能夠預見到如此惶然地一幕,便是拼盡全力,也會阻止他們開啟反世界的入口。
  可惜他不知道,他也無法知道。在這個奧秘的世界規則下,人類就如同一小簇愚昧無知的土著部落民。
  他忘記了自己可能打不過白衣女人。也忘記了可能自己打不過斗篷人;什么都忘記了,什么也都不在乎了。他只想著:我要朵了這兩個雜碎!
  楚云升的劍永遠比他的嘴巴快。當他竭力斯里地喊出那句話的時候。千辟劍已經撕裂了空間和時間的限制,凌空狠狠地刺向最前面的白衣女人。
  他已經忘記使用什么劍戰技了,只覺得這樣,用劍刺在、砍在他們的身上,才能釋放他充滿一絲“快意”
  白衣女人以及斗篷人亦是同樣震驚于金陵城的消失,楚云升的襲擊便逼至眼前,太過突然,又太過倉促。
  她只來得及在劍尖高突破幾乎到她肩頭的時候,伸出欣長的玉小指。夾住那只過于逼近的劍鋒。
  劍勢受阻,楚云升不由地暴吼一聲。使出他全身的力量,以及瘋狂涌起的元氣,不顧一切灌入劍體。
  千辟劍在他不要命地催逼下,硬生生從白衣女人的手指間,再向前刺進了三公分的距離!
  僅僅是三公分,并不算長,但卻在那白衣勝雪的肩頭,刺出一殷鮮紅的血花。
  白衣女人微微蹙起眉頭,右手迅彈出冰氣,擊打在楚云升的腹部。將他飛擊出去。
  楚云升從潮濕的粘土上長身站起,“”能戰甲流光溢彩地遍布他的周身,長劍在手,嘲然一笑,這幫狗、日的,也他、媽會流血!
  此時,從未出過任何聲音的斗篷人,卻是“嗯?”一聲,似是奇怪白衣女人竟被一咋。人類刺到扇頭,又似是對楚云升鎧甲忽然冒出方式而生了興趣。
  白衣女人素手憑空一抓。一柄雙頭槍刺的冰型武器便凝聚成型,肅出奇意料的未攻向楚云升,而是攔住正準備上前的斗篷人,凝然道:“他是我的人。”
  “你的人?”斗篷人終于說話了。但他的聲音并不想楚云升多次想象那樣陰森恐怖,反而十分空靈的感覺,仿佛切合著某種規律。
  他指了指白衣女人染血的肩頭,像是再提醒她,這個人剛剛可是毫不留情地刺了她一刮。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白衣女人冷然道。
  斗篷人的面目隱藏斗篷里,并不知道他什么表情,卻是像自言自語地道:“一個人類
  陡然,他的蓑衣震蕩了一下。以極快地度,整個人奇異地化作一團火焰,然后扭動著空間,飛向楚云升,一只細長的火焰刀鋒,從火焰中幻化而出!
  于此同時,被白衣女人寒氣彈開的楚云升,正打算著乘著兩個異族
  “交談”的功夫,進行偷襲,,
  所以當斗篷人化作一團火焰的時候,楚云升一張冰崩符也**手而去。
  火焰迎上冰崩符,轟然凝結成巨大的冰川,不同的是,能夠固定紫炎魔蟲甚至是火焰幻鳥動作的冰崩符。卻固定不要此刻冰”內的跳躍的火焰。
  咔一崩!
  幾乎是斗篷人破冰而出的同時,崩力生了作用。
  冉力之下,斗篷人被逼顯出原形,四射的冰渣,令他的蓑衣獵獵作響。
  白衣女人清亮地眼神中,先是一絲驚訝,接著一片冷色。
  “竟然是消失萬年的符力,這個人類我要了!”斗篷人空靈的聲音中透出震驚和喜悅。
  楚云升沒空聽他的廢話,當崩力生的時候,劍戰技已經磅礴使出。十二道的目的劍影,馬不停蹄地絞殺向剛剛顯出原形的斗篷人。
  此時,一股**的風雪襲地而來。緊緊裹向斗篷人,控制著這股雪暴的,正是白衣女人,她轉頭向楚云升道:“先殺了他!”
  “想殺我?你以為真的可以和我打成平手?”斗篷人細長的火焰長刀。劈開風暴,蓑衣激擋著右影的肆虐,傲然地說道。
  楚云升冷笑一聲,這兩個異族內訌的越厲害越方便自己下手,乘著斗篷人“傲氣”的機會,他便又激一張冰崩符,再次將斗篷人轟然凝結在冰川之中!
  和他楚云升作戰,就必須要做好被連續攻擊的準備,他手中有著大量的三階元符,可以不用消耗多少本體元氣,便可以實現一連串的兇狠
  擊!
  斗篷人再強,再厲害,也必須面對自己的符海攻擊戰術。
  白衣女人凝聚冰能的度極為恐怖,在冰崩符暫時舒服住斗篷人的時候,她便調集冰能量,重重包裹冰川,加固冰”的結構,體現出她十分敏銳的觀察能力,她僅僅見過楚云升一次冰崩符的釋放。同時,白衣女人顯出比楚云升技高一籌的地方,她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施展出另外一種攻擊,也是楚云升親身體會過的,那漫天飛舞的冰型刺刀,此刻卻,刀尖對準冰川的核心,靜止地等待崩力生。
  這一次,斗篷人卻未能在崩力生的同時,破冰而出,完全承受了冰川的崩力。
  他的身影剛剛顯露出來,尖銳的刺刀便呼嘯刺向他的身體,跟著楚云升的十二道劍影,合成一股,波襲而來。
  看似天羅地網,無處涮世。卻見斗藻人“嘭“斃是化成團火焰,接著吹餾幾尹消失。他整個身影都隱而不見了!
  “原來你進階了,當心他潛行!”白衣女子冷哼一聲,卻十分謹慎。最后一句卻竟然似是在提醒楚云升。
  斗篷人隱去身跡,消失在視線中。快地逼近楚云升,企圖將這咋。人類一舉擒獲。
  他十分順利地從楚云升背后逼近,現在只要輕輕揮擊長刀,便可將楚云升擊傷,毫不費力地將他活捉帶走。
  斗篷人似乎已經看得見自己大獲全勝!
  他不**有些嘲笑那個女人愚昧,竟放著一個可能有關符篆文明的人類不顧,去什么反世界,要知道反世界里面的東西,比起消失萬年的符篆文明。差得遠了!
  不過,若不是她的愚昧,又豈能便宜了自己?
  就在這時,他忽地心生警兆,但已經遲了,那個人類竟然突地扭身反劈一劍,位置絲毫不差地落在他身上!
  隱形潛行,是需要犧牲防護能力為代價的,楚云升反劈一劍,對他的傷害,已經過了之前所有的攻擊!
  斗篷人悶哼了一身,身影在被攻擊下。略略露出一絲破綻,不過他飛快地又恢復了隱形狀態,他相信劉才只是這個人類瞎蒙到得而已。
  可惜,他失算了,楚云升修煉的古書法則,雖然不像小老虎那樣的風能力對物體動靜產生敏銳,但他對周圍天地的元氣波動卻有著無可比擬的敏感。
  當斗篷人消失后,他的元氣波動反而變得強烈起來,楚云升看不見。卻能感受到他的一舉一動。
  咔嚓!嘭!咔嚓!嘭!,,
  楚云升一劍擊中斗篷人后!以為對他傷害不大,便利用自己高的特性,飛運動,一邊瘋狂地激冰崩符。
  他原本想等著白衣女人和斗篷人斗個魚死網破,自己再下手殺了這兩個王八蛋,卻不想,這個斗篷人自隱匿身形后,目標緊緊地盯住自己。根本不去找白衣女人的麻煩。
  接連七八張的冰崩符,張張準確無誤地轟擊到斗篷人的身上,終于令斗篷人震驚地恢復身形,不敢再硬撐下去,自認為是他最強的能力。卻竟然在一個小小的人類面前,如同**了衣服一樣顯眼。
  讓他不敢置信,對方不過是個人類而已!
  斗篷人改變了攻擊方式,直接揮擊細窄的長刀,蕩滌出一道道火焰刀鋒,兇狠而又密集。
  戰牛瞬間又變成了三人之間的膠合,形成了消耗戰。楚云升卻是大急,這樣下去。或許可以殺掉斗篷人,但卻是元,法逃**白衣女人魔掌,更不用說殺掉她了。
  當他最后一張冰崩符用完,斗篷人雖然遭受重創,但依然攻勢不減。
  急忙中,楚云升本想掏出離火符攻擊,卻激的時候,才現是冰困符,想后悔收回已經來不及了小這個符是他準備留在最后,困住白衣女人,自己逃跑來用的。
  符體激,法則成!
  一個高達五米由上下兩個三角棱形的冰錐組成的菱形冰體,完全冰凍住了斗篷人,強大的束縛能力,終于凍住了斗篷人動作。
  楚云升見他被死死地封住,知道機會來了,菱形冰體上的組成元氣。全是他的本體元氣變換而來的。雖然實體的千辟劍刺穿不進去,但是劍戰技的劍影,卻可以毫不費力地侵入進去,這是和冰崩符略有不同的地方!
  年二道到影傾注楚云升最大力量。合成一道,疾地射入菱形冰體中。劍鋒直指斗篷人的脖子。
  雖然他們是異族,楚云升相信。砍掉他的脖子應該這王八蛋活不成了吧。
  隨著劍影越逼越近,斗蓬人似乎感受到了威脅,能量的波動,帶著整個冰體微微顫抖,如果不是之前被楚云升的冰崩符和白衣女人合力攻擊。消耗掉他大量能量和體力,甚至讓他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創傷。大抵上。此刻已經困不住他了。
  劍影的尖鋒在楚云升的控制下。抵抗著斗篷人的火能量,緩慢地刺破了他的脖子,冰體的顫抖開始變的激烈起來,仿佛斗篷人已經意識到死亡的逼近。
  一旁的白衣女人驚訝地望著這一幕,幾天前還只是絲毫沒有還手之力的一個人類,竟然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突飛猛進地到這種地步!
  她的心底升起一縷淡淡地憂慮。
  楚云升的臉開始扭曲了,并不是因為用力過度,而是一種宣泄,一種泄,他要親手殺死這個禍害金陵城的雜碎,他激烈地吼道:“王八蛋,去死吧!”
  劍影撲哧插入斗篷人的喉嚨,旋轉一圈,菱形體一分為二,斗篷人的人頭沖天而起,重重地摔落在地占
  腦袋滾落到白衣女人的腳下,詭異地是,它似乎還有著一絲意識,白衣女人手中凝聚著密密麻麻地冰刺,極微弱地地對那個腦袋回敬了一句:“你以為我真的會和你一起進入反世界?”
  冰刺紛紛落下,,
  斗篷人最后一絲意識才明白。這個女人之所以同意自己提前開啟入口,壓根就是想盡快讓自己進入反直接,而她則可以從容地帶走那個人類。
  金陵城部分暫時結束了,下一卷。將跟隨主角的足跡,看看人類世界到底變成了什么樣子了吧,末日危途。正式開始了!
  有票的兄弟支持兩張吧,這個月的月票,真是慘不忍睹”。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