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5 修煉功法

沒有星光和蟲襲的夜晚,更是靜謐,連風都似乎停止了。
  楚云升“生硬地”拒絕了那份“驚喜。”獨自一人坐在寫字大樓的頂層,情緒如同火山一樣爆宣泄后,竟是莫名的空虛與無力。
  煙霧繚繞在他周圍,煙頭的火光如黑夜中跳動的精靈,閃閃跳動,他想起自己許久沒有抽過煙了。
  一只溫暖的手,輕輕地在他的脊背上**了一下,為他披上一件棉衣。
  楚云升不用回頭,也能感覺到那種熟悉的感覺,他還是很小的時候。這只手為自己蓋過無數次的被褥。為他和景逸景恬扇著涼風、趕走蚊子,以及在它的輕拍下進入夢鄉”,頭。姑媽的鼻子最怕煙味。
  “傻孩子,不是你的錯,是鑲嬉不好,嚇著你了。”楚涵溫和地捂住楚云升的雙斷他道。
  楚云升動了一下嘴巴,終究沒有出什么聲音。
  冰冷地黑暗時代,強大的力量只是讓人活下委的手段,而心靈上的廢墟,才是令人真正崩潰的源頭。
  所以,不用否說什么,姑媽捂住自己雙手的溫暖,已漸漸撫平了他躁動的心緒,難得地出現了一片平和的心境。
  “哥,祝團長來找你一聲輕若的聲音,打破了一時的寧靜。
  楚云升“嗯”一聲,扶起姑媽楚涵,走過景恬身邊的時候,見她臉色內疚和黯然,心中微微一顫,伸手捏了捏她光滑的下巴,出奇不意的做了一咋。鬼臉,乘她猛然一愣之際。飛地跑開,直達七樓的會議室。
  然而,到達會議室的時候,面對面孔精致,英姿逼人的祝凌蝶,楚云升已經換上一臉的肅然和冷靜,絲毫不見不久前的憤怒與逗景恬的嬉鬧。
  這個時候,大抵上已經是引點多了吧,這個時間,在陽光時代只不過是夜生活的開始,而在黑暗時代,卻是深夜了!
  “行動又被提前了!”祝凌蝶開門見山地說道,她的性格一向直爽。
  “什么時候?”楚云升暗暗吃驚道,斗篷人莫不是瘋了,一提再提。
  “今天夜里零點,所有黑暗武士都馬上要調集到中央區祝凌蝶忽地嘆了一口氣道,顯露出她似乎并不贊成這個決定。
  “你們背后的那個女人,不是能和斗篷人打個平手嗎?怎么都聽他的?。楚云升略帶諷利地說道。
  “我們已經盡力了祝凌蝶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道。
  “我知道了,零點的時候,我們會準時過去,我要安排一些家里的事情,你先去吧楚云升現在還不想和白衣女人鬧翻,起碼在紫炎魔蟲恢復力量之前。“謝謝你祝凌蝶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然后匆匆起身離開。
  當她窈窕的身子快要閃過會議室門口的時候,楚云升突然抬頭補充了一句:“希望你們在我進入反世界后,能夠遵守諾言。”
  祝凌蝶驀然回頭,動人地一笑道:“當然!”
  其實四大黑武王隨著兩個異族進入反世界后,能夠威脅到寫字大樓的個人,基本沒有了,楚云升唯一擔心的就是方越侯的部隊勢力。
  當然如果作為他的對手祝熙瑞,如果不笨的話,應該知道如何去做。
  “老丁,姚翔,陸羽,我們一起開個會。”楚云升平靜地說道。
  “楚哥,今天這個爛主意,是我出的”姚翔像霜打的茄子一樣。主動道。
  “這個不說了,說正題。”楚云升看了一眼丁顏,姑媽告訴過自己“生日”的最后主意是她的拿的。讓他不要怪別人,但沒有丁顏的同意。下面那些人絕不敢亂來。
  在他們的眼里,楚涵和和氣氣。而丁顏則罰不留情,相比之下,雖然楚涵在寫字大樓的地個然,但家屬們卻多為懼怕丁顏。
  丁顏出于什么想法同意這么做。楚云升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去聽他的解釋了。
  不過有點他清楚,如果楚涵決定的事情,尤其是這種楚云升家庭內生活上的時候,丁顏即便有意見,他一個外人,也不合適插嘴家務事,有時候很復雜。
  “進反世界,雖然他們說快則三五天,慢則七八天,但有些意料外的事情,不能不防,未必那么快就能回來,我不在的時候,老丁你要安排好寫字大樓的防衛事情楚云升先交代安全問題,也是最重要的。
  “你們一走,金陵城內部倒是不用擔心,主要還是蟲子的威脅,不過我們已經取得總指揮部《最終方案》保護權,危及時刻,可以退到中央區,執行方案。”丁顏點了點小
  楚云升從口袋里抽出兩張寫滿蠅頭小字的紙,放在桌上,一張分給姚翔,一張分給陸羽,嚴肅認真地說道:“這是我最近對火能和冰能研究的一些心得,你們可以先試著照上面的辦法提高各自的能力,有問題。及時告訴我。另外,這份資料,現在僅限于你們三人知道,不要亂傳。”
  這份資料也的確是楚云升的研究心得,在整理古書上關于自我覺醒的人類的修煉辦法的時候,他將火能和冰能這兩種比較大眾的屬性。重點做了字符破澤和研究。
  直到最近,他才將目前能看得懂的低階修煉的方法,用現在的語言和文字,各自總結出一份,并確定無誤。
  至于修煉起來的效果,楚云升不知道,他不是覺醒者,無法親自做嘗試。
  如今形勢越來越緊張,不用說那兩個異族,就是紫炎魔蟲,這種怪物一旦增多,極為麻煩,多一個能抵抗住的自己人,就減輕一份自己的壓力。
  姚翔是**黑暗武士,陸羽是二級甲等,想要盡快突破四級達到黑武王的水平,單靠黑武總部總結的那些經驗,斷然是來不及的。
  “楚哥?這是!?”姚翔驚訝地望著手豐的紙張,不明所以。
  和他恰恰相反,陸羽看了一眼,便鄭重地收了起來。
  刻,連丁顏一向穩重的眼神中也閃出一絲震驚。
  楚云升能弄出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甚至能夠空手變出一堆東西,這是姚翔知道的,但沒想到他竟然能夠拿出整個金陵城都會為之瘋狂的增長黑暗武士能力的方法!
  金陵城中的黑暗武士,對如何提升能力,簡直是抓破了腦袋,各種研究報告,可以算得上汗牛充棟,卻無一實際可行的。
  偶爾一兩個天賦極高的黑暗武士。在摸索中,碰到幾個關鍵的經驗。便如同珍寶,這個時代,勢力就是命,是權力,就是一切!
  而且,聽說那咋。異族就是利用冰火能力的黑暗武士急迫地需要增強實力的辦法,而籠絡住了大量的黑暗武士的支持。
  現在楚云升說是,那就論是姚翔還是丁顏、陸羽,都知道楚云升一向一言九鼎,句無虛言!
  如果只從實力上說,楚云升和兩個異族能夠堪堪平手的話,這份資料對整個寫字大樓勢力的意義,在丁顏的眼里,楚云升已經完可以和兩個異族平起平坐,甚至越了!
  他們有的東西,楚云升都有了!
  但楚云升有的異西,他們卻沒有!
  丁顏向楚云升露出一個信心十足的笑容,如果說他對金陵城各方勢力乃至蟲子,有五成底氣的話,現在已經直逼十成了。
  修煉辦法,一層層按高低等級細加分拆,那是可以直接打造并控制一股具有強大凝聚力和相同利益的團體,這是一個核心價值,是以前金陵城那些松散的黑武幫派完全不具備的!
  他甚至可以預見到,一個真正屬于黑暗武士的時代,正式打出了“對話字幕。”而不僅僅是以前的“片頭曲。”
  接近零點的時分,楚云升帶著寫字大樓的黑暗武士出現在中央區,原石碑的遺址周圍。
  他來的很遲,金陵城中絕大部分黑暗武士已經結集成群,各種強光等下,黑壓壓地一大片。
  紛忙的指揮,人身的噪雜,以及各種車輛的來來回回,整個場地混亂不堪,黑暗武士的紀律性,的確與軍隊相差甚遠。
  那些內戍部隊的普通士兵,面對這些手握蠻橫力量的黑暗武士,個個如臨大敵。
  五臺高達十米的三角錐形機器,已經閃爍著奇異的燈光,嗡嗡運作。周圍都是重兵護衛。
  楚云升在金陵城的名聲早已傳開。但真正認識他的不多,反倒是他旁邊的丁顏,許多人都一眼識得,紛紛給他讓出道路。
  其實楚云升并不想到前面去。他就在后面看著好了,現在不過是開啟入口通道,等打開后,內戍部隊會立刻清出場地,確保兩個異族帶著幾個黑武王以及楚云升,安全地進入反世界。
  但人家既然讓出了路,自己也不好置之不理,抬頭走到前頭,他也正好想看看這個被自己“惦記”了無數次的斗篷人的摸樣。
  錢德多說的沒錯,斗篷人的確是火紅的,他的蓑衣以及斗篷,雖然和時代格格不入,但十分精致。俱是火紅的顏色,并且蓑衣和斗篷上都印著奇怪的標志。
  他的臉深藏在斗篷里,陰暗不可察,只能見到他從蓑衣延伸出來的。細長的刀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