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1 鉆入巨墳

你確定見到的是紫笑魔蟲。”楚云升沉聲問道,在他凹州洲咋小年輕的小伙子,名叫張桓,一個只有一級的黑暗武士。
  “是的,楚隊長,當時由我負責警戒,在望遠鏡里面看到的,那東西,燃燒著火焰的長須,卷死了我的弟弟,我這一輩子都忘不掉,絕對就是那個怪物!”張狂信誓旦旦,并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見到了幾只?”楚云升思索著再次問道,如果兩只以上,那自己就不要有什么幻想了,雖然封印紫炎魔蟲十分具有**力,但冒著送命的風險,就不值得了。
  “我們只看見一只,還有沒有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張桓思索了一下小心地說道。
  “謝謝你,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楚云升點了點頭道。
  他仔細回想這一段時間以來,蟲子的一舉一動,在石碑突然出現的時候,蟲子瘋狂大舉襲擊金陵城,但一直都并未出現紫炎魔蟲,所以那會,他們都判斷圍住金陵城的蟲群一共可能只有兩只紫炎魔蟲。出現在金陵城的一東一西,且具被殺死。
  那么可以肯定是,這種蟲子不管是從“鏡壁”中穿越而來,還是在地球上產生出來的,數量都一定極為稀少。而且每出現一只,都可能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如今,機會極為難得,如果再過一段時間,真的再冒出第二只紫炎魔蟲的話,自己一個人就很難抗得下了。
  而且江北的巨墳直接被石碑削去一半,對楚云升威脅最大的“氓”又處在受傷恢復期,同時自己手上還有大量可以克制蟲子火能量的冰符,所以,雖然蟲群依然龐大,風險非常的高,但比起他去炸墳的那會,那種毫無把握的感覺,已經好上許多了。
  “姚翔,你先回寫字大樓通知丁顏,我去打探一下那只紫炎魔蟲,如果有急事,讓人在江對面信號彈!”楚云升的確很想封印這只紫炎魔蟲,雖然很困難,很危險,但他想總是會有辦法的,并非一點機會都沒有。
  他之所以如此想得到紫炎魔蟲,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紫炎魔蟲的實力高過一個黑武王,直逼自己。
  在將來的危急時剪,有它相助,不管對戰蟲子、白衣女子還是斗篷人,都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甚至打敗他們!
  當下,白衣女子和斗篷人在金陵城的實力隱隱相當,趨于平衡,雙方一時都難以生大規模的沖突。
  楚云升現在已經算是白衣女人一方的人,她的威脅可以解除了。
  再讓丁顏安排姚翔和陸羽分別帶著“冰火戰隊”嚴加提防,除非是斗篷人親自過來,否則就算是來個黑武王,也拿寫字大樓毫無辦法。
  不過,楚云升估計斗篷人現在應該是一心撲在那三角錐形的機器上面,相比打開“反世界”入口這件事情,自己一個大敗于白衣女子手里的黑暗武士,似乎暫且還沒有引起他的什么大的興趣。
  “行,楚哥,你自己要當心!”姚翔沒有多話,他對楚云升的武力一向極端信任。
  楚云升點了點頭,這次過江和上次炸墳不同,那一次在心理上是有任務前提的,必須要摧毀巨墳,壓力巨大!
  現在完全不同,如果出現危險,打不過蟲子的話,大不了逃跑,對自己的度,他還是有信心的。
  姚翔走后,楚云升便動手準備封獸符,并不是一張,而是兩張。
  想要混入蟲群,順利找到紫炎魔蟲,除了要帶著小老虎這個風能力“警覺者”以外,總不能這樣大搖大擺地闖進去,那是找死,必須先要個稍微容易對付一點的金甲蟲,先封印它,然后用炸墳時候的同樣伎倆,鉆入金甲蟲的甲殼內,混進去。
  只不過,這次帶著小老虎,那個間隙可能要開的大一點才行,金甲蟲的死活他已經顧不上了,他的目標是更為強大更有**力的紫炎魔蟲,只要金甲蟲能夠支持住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他向軍方借了一條小船,劃向平靜的江面,自從石碑飛天后。江上的黑霧早已消散地一干二凈,那只長著羽毛球一般的腦袋的水怪也從未出現過,一路風平浪靜地抵達江北。
  巨墳被摧毀后,蟲子在地面上殘留的粘液也退縮了回去,死掉的蟲尸也被軍方陸陸續續地運回了金陵城,剩下的除了一些坑坑洼洼的彈坑,只有一些無法運走的巨墳根部遺址,一副荒蕪敗落的樣子。
  楚云升過江后,便開啟了戰甲,和小老虎,順著張桓說的那個方向一路謹慎潛行,偶爾天空中,會出現一兩只飛翔的青甲蟲,他便和小老虎,迅地藏身在密密麻麻的彈坑之中。
  這次是偷獵行動,小老虎除了能輔助自己和普通赤甲蟲戰斗,解決赤甲蟲對自己的糾纏;它的警覺能力則更為重要,在楚云升和它的刻苦練下小老虎已經能夠根據危險的大致程度,做出不同的反應,這將是楚云升找到紫炎魔蟲的辦法之一。
  他們一人一虎,跳躍式的從一個彈坑前進到另外一彈坑,很順利地逼近了蟲子的粘液之地,不用望遠鏡,也能見到密密麻麻地赤甲蟲,在巨墳之間忙碌著。
  他從最接近粘液地一個彈坑中小心地冒出半只腦袋,再近就有可能被覺了,搜尋著他的目標。
  但他很快就失算了,不要說紫炎魔蟲,就是金甲蟲,都未見到一只,除了赤甲蟲,青甲蟲,就是那些蠕蟲,以及一團一團血肉模糊,且有一人高的肉球。
  楚云升不得不更換著彈坑,順著粘液的邊緣,期望能尋找到一只可以帶他和小老虎混入蟲群的金甲蟲。
  折騰了半介。多小時,他終于放棄了,金甲蟲的習性喜愛鉆入在地下,沒有特別的情況,很少鉆出地面。
  或許粘液深處會有那么幾只出現在地面上的金甲蟲,但邊緣地區,也算得上是蟲子們的防線了,即使有,看現在情況,估計都在地下警戒。
  楚云升正打算是不是撤回金陵城,另做打算,便見到原先他藏身的那坑里,從地下冒出一個巨墳的肉壁管道。深處地面,蠕動了一會,也不見噴射出粘液,漸漸地靜止了下來。
  這種管道是通向巨墳內部的,楚云升在炸墳的時候,曾經控制赤甲蟲進入過,但是因為擔心巨墳內無法起爆,只讓封印赤甲蟲停留在接近墳體的部位。
  楚云升眉頭跳了跳,頓時產生一個極為大膽的想法,從這個管道里面鉆進去!
  這是唯一能進入蟲子內部,而不被現的辦法。
  只是,這個想法實在是太冒險,太大膽,以致楚云升腦袋里剛剛冒出一絲這樣的念頭,心臟便激烈烈地跳動起來!
  鉆還是不鉆?他必須馬上做出決定,否則等過一會,這個肉壁管道開始噴吐粘液后,再想鉆,就沒機會了。
  楚云升看了看安靜乖巧地伏在他旁邊的小老虎,牙齒一咬,狠下了決心,鉆他娘的!
  他實在太想搞到那只紫炎魔蟲了,有了它,相當于兩個黑武王,再配上大量的三階元符,他就不再懼怕白衣女人和斗篷人,甚至是蟲群,都能壓制一陣子。
  這個**力太大了。大到楚云升寧愿為它而冒險。
  他和小老虎警懼地有摸回了原來的彈坑,肉壁管道里面空空蕩蕩,出了一些風聲,和粘糊糊刺且刺鼻的怪味。并沒有其他異樣的狀況。
  楚云升用沖鋒槍的槍頭頂了頂管道紅莖纏繞的外壁,雖然他有過控制封印赤甲蟲鉆入管道的經驗,知道管道并無特殊的識別功能,這點和他在恐怖之城的社區醫院見過的那個觸手怪不同,觸手怪的管子有很多種類,其中一個就帶著眼鏡一眼的東西,能夠識別物體。
  但他還是小心為上,畢竟當時鉆進去的是赤甲蟲,而不是相對它們來說,自己和小老虎這樣的“異族”。
  頂了幾下,楚云升緊張地一會看著管道的反應,一會冒出半個腦袋看著枯液那邊蟲子的反應。
  直到確定管道和赤甲蟲都無特別的動靜,才招呼著小老虎,跟在自己的后面,試探性的鉆入進去。
  管道很大,楚云升站立都可以行走,但里面的味道刺鼻難冉。而且粘性令人非常難受,他每抬起一腳,那些粘液都能拉起很成很長的帶狀。
  唯一的好處,就是當管道逐漸彎曲向上的時候,不至于滑落下來,那些枯液反倒起了穩固的作用。
  楚云升用的是軍方特制的一種微弱的熒光棒,他擔心手電筒的老,線會刺激到管壁,引起外面蟲子的警覺。
  只是一些微弱的光芒,但已足夠楚云升看清楚前方了,他現在的目力在融元體不斷構建的情況下,已經大為提高,而小老虎似乎天生就適應黑暗,比楚云升還要靈敏。
  時而有蟲子從他們頭頂上管道上爬過,傳過來的聲音令楚云升極度的緊張,和它們只有一壁相隔,實在是太近了,若無六甲符的屏蔽氣息,根本無法再隱藏得住了。
  很快,一人一虎,來到了管壁的盡頭,巨墳地內部并不想他想象的空曠,專門用來對付人類空襲下來的炮彈、導彈,而是布滿了許多流淌著鼓鼓囊囊地液狀管道,相互糾纏在一起。如同一片混亂的竹林。
  其中一個個大大的粘肉鼓包一樣東西。被懸掛在那些管道上,每咋小鼓包上,都插著兩支一粗一細的管子,不停地注射著未知的液體。這時,距離楚云升不遠的一個巨大粘肉鼓包,忽然扭動掙扎起來,透過那層越來越薄的薄膜,能夠清晰感覺到它的形狀。
  咕咕咕”,
  不到一會,一咋,如同公交車頭大小的金色扁狀蟲頭,從里面虛弱地鉆了出來,楚云升借助巨墳內許多光的鼓囊的光線,立刻就辨認出,那是一只網成型的金甲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