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69 熔甲鑄城

次日清晨,夜未宿的楚云升,帶著經倦容,前往總六
  途徑石碑原址的時候,他驚訝地防線許多荷槍實彈的內戍部隊封鎖了那里,并建立起高大的三角錐形的古怪儀器,一共五個,分列在等五邊形的角上。
  總研究部什么時候搞出這個東西了?楚云升暗自想到。
  憑借著孫教授給他的“特別研究員”身份,楚云升毫不費力地穿過軍方的重重封鎖,來到研究部的重地。
  周助理得到過孫教授的指示,任何時候楚云升來找到,都第一時間帶他到實驗室。
  楚云升見到孫教授的時候,他正在和方教授忙著復雜的實驗,臉色十分難看,眼神中卻閃爍著精神和興奮。
  “小楚,你來的正好,看看老方的實驗。已經接近成功了!”孫教授揉了揉通紅地研究,高興地說道。
  “什么實驗?。楚云升也不**好奇,顯然孫教授也是一夜未眠,他如今這種年紀,如此為一個實驗而拼命。可見它的重要性。“新的溶甲技術!配合必要的暗能量。可大規模地熔鑄蟲子的甲殼。相比原先的技術,這種新型設備。將直接使熔鑄產量提高舊倍!”孫教授自豪地說道:“不但如此。熔鑄效果也有很大提升,只要能量充足,可將蟲子的甲殼熔鑄成半固體顆粒半熔化狀態,最后通過塑性設備。重新定型!這是人類史上。一次巨大的科技飛躍!”
  “未來,隨著理論的逐步完善和彌補,直接運用到軍事上,也不是沒有可能!”方教授操作了一堆令楚云升眼花繚亂的按扭后,取下眼鏡。打了一個哈欠,信心十足地說道。
  “這樣一來,總研究部蟲甲防具的產量,一定會大大提高了”。楚云升的確為孫教授他們的智慧所折服。
  雖然總研究部的這種溶化蟲甲。重新鑄造出來的防具,并不具備他的戰甲符那樣的萃取能力,比如原材料是赤甲蟲的蟲甲,造集來的防具效果也只和赤甲蟲活蟲的甲殼性能差不多,唯一區別只是改變了形狀大
  不過僅僅是這樣,已經可以挽救許多士兵和黑暗武士在戰場上的性命了!
  “不光是防具,小楚,你的想法不夠大!我和老方的構想是,將來有能力的情況下。大規模組織全城的力量,熔鑄蟲甲,然后圍繞金陵城。造墻筑城,徹底將蟲子拒之城外!”孫教授瞇著眼睛,笑呵呵地說道,仿佛已經看到以蟲甲為材料的城墻樹立在金陵城的四周。
  “那一定很壯觀!”楚云升的眼球同樣浮現出一條漫長而巍峨的巨型城墻,一邊是高樓大廈、燈火輝煌、人聲鼎沸,一邊是無邊的黑暗以及各種怪物大蟲、荒無人煙。
  “是啊小楚,真希望那天能早點到來,死的人太多了!”孫教授嘆了一口氣道。
  “說來,還是從那塊石碑得到的靈感,這是個神奇的東西,總研究部許多研究員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它的影響。可惜它最終飛走了,否則方教授感嘆地說道。
  “老霍不是已經組織最強的生物專家,專門研究那次事件對大腦的影響了嗎?只要找到原因和機理,遲早能想出辦法,老方,你也不用太著急孫教授勸說道。
  楚云升暗自點頭,古書的前輩在書中驚鴻一瞥地提到過,受到石碑影響的部落,在智商尤其是使用工具上明顯優于其他部落,正暗合金陵城此時的現象。
  “小楚,本來也是有事情要去找你的,這兩天被這個。實驗耽擱了。”孫教授頓了頓說道。
  “新食物的事情,等會我和你們說,我這次來,主要是想請教你和方教授。什么是“反世界”?。楚云升猜測孫教授找自己大抵上也是新食物的事情,從莫無洛的事件上。已經體現出金陵城越來越嚴峻的食物危機,這種危機甚至被楚云升列為三大危機之,另外兩種危機分別是“蟲子”和“非人類”。
  但楚云升并沒有找到有效的。能夠大量驅毒的辦法,他只能總結一些對驅除毒素的宏觀上的正確描述。微觀上的操作和研究,已經不是他的能力范圍,希望這些描述能夠激出孫教授他們的靈感和思路。
  “他們終于找到你了!”孫教授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然后招手喚來周助理小聲囑咐道:“你去把老霍找來,不要驚動其他人
  孫教授作為總研究部的高層,或多或少地知道一些白衣女人和斗篷人的事情,并不奇怪,楚云升也沒急著多問,跟著他們兩個,進了一間偏僻的會議室。
  不一會,霍教授火急火燎地趕了過來,開口便道:“老孫,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那里
  他話音隨著目光最終都落在楚云升身上,再看看孫教授和方教授一臉鄭重的臉色,眼神閃了閃,關上門,安靜地做了下來。
  “、楚,他們的事情,我們多少有些了解,你不要怪我們瞞著你。事實上,相對他們,你才是當時總指揮部真正地絕密!”孫教授見人到齊,先開口說道。
  “我?。楚云升心中一緊!
  “是的,前任總指揮長和我是老朋友,我、老方、老霍跟隨第二主力師抵達金陵城后,他們的師長楊百里和我,都分別秘密地向前任總指揮長報告過你情況,當時那個“異族”和前總指揮長矛盾已經激化,前總指揮長對“它。越來越擔心,所以根據我們的報告的情況,確定你是人類后,所有關于你的資料全部密封,列為最高等級的機密,全金陵城只要總指揮長一人有權調閱,并在前總指揮長去世的前一天,他秘密銷毀了你的一切資料。”孫教授仔細地說道。
  “為什么要這樣做?第二主力師很多人都知道一些情況,似乎并不能保密吧楚云升蹙了蹙鼻子說道。這兩天他收到的內幕秘密越來越多,快要到招架不住的程度。
  “杜團長手下知道你的一些不多的事情,不能算是關鍵的東西,而且始終被當做傳聞,很少有人信。小楚。你仔細想想,以你當時的特殊表現,和奇怪的能力,總研究部為什么一直都沒有公開,從問過你為什么有特殊的鎧甲,長劍等等?甚至,總研究部還以自己名義幫你去圓這個事情?以及新總指揮長上任后,總研究部也沒有絲毫的消息上報給他們?是我們幾個同生共死過的老頭子,在慎重討論后,故意瞞下的。”孫教授掃了一眼兩外兩個教授道。
  楚云升怔了怔,孫教授所說。的確屬實,從來總研究部沒有來過問過自己的能力,甚至就連關系網極強的祝凌蝶,還以為自己的武器戰甲等等,都是總研究部的實驗產品!原來是他們幾個一直在“隱瞞”和“掩飾
  “下面我幕說吧,楚先生,你既然已經知道“反世界”說明那兩個“異族”已經找過你了,我也就不多說了,對他們兩人的了解,我們幾乎都是空白!我只在前任總指揮長的秘密安排下,在暗中觀察過身穿斗篷的那個“異族”結合其他資料,當時我以生物學家的身份,給已經有所懷疑的前總指揮長下的推斷:他并非人類!”霍教授嚴肅地繼續說道:
  “他們其中一人。對人類的十分殘忍和冷漠,另外一人稍微好些,但相同的是,他們從來不向我們透露任何關于科技,暗能量方面的知識。哪怕是一丁點都沒有!前總指揮長為此和斗篷的這個矛盾最大,但最終那個“異族。寧愿選擇決裂,殺死前總指揮長,也不肯透露任何科技知識,以幫助人類度過難關
  “所以自從前任總指揮長死后。我們幾個就知道,他們并不在乎人類的死活,我們只能靠自己!沒有任何幻想,甚至將來,對人類而言。他們的危險,將過城外的蟲子!”孫教授肅穆地補充說道。
  “既然他們不在乎我們的死活。為什么各自扶持兩個副總指揮長,爭奪金陵城的指揮權?”楚云升一針見血地說出矛盾的地方。
  “這只是暫時的,他們進入“反世界。的入口就在金陵城,在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前,他們一需耍在他們進入后,保證入口處的安全和穩定;
  二需要建造開啟入口的設備,這點,他們早就**離總研究部,另外控制著一批人在制造這種設備,并需要金陵城總指揮部的大量珍貴物資材料配合;
  三就是你們黑暗武士,他們需要一些人協助他們進入反世界。并在開啟入口的時候,需要大量黑暗武士提供能量。
  這三點,是我們能了解到的所有情報,其他還有沒有,就不知道了。不過這足以解釋他們為什么要控制金陵城了。”孫教授侃侃而言。十分流利,想來已經知曉很久了。
  “兩個副總指揮長,心甘情愿受到控制?”這是姚翔當時想問的,也是楚云升所疑惑的。
  “他們能有什么辦法?那兩個“異族。想殺掉祝熙瑞和方越候,易如反掌!而且祝熙瑞和方越候已經在未來的生存策略上產生分歧,方越候希望徹底倒向那個異族,受到他們的庇護,從而保存人類;而祝熙瑞希望利用異族間的矛盾,讓金陵城在夾縫中得到生存,而不是成為哪個異族的奴隸方教授無奈地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