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64 犯大樓者殺

黑幕如同一只史前巨獸,籠罩著蒼茫大地,在黑暗的深處,一座微光之城,然殘喘。
  金陵城的夜晚并不迷人,在這里每一天,都有人因為各種原因而死去。
  和中央區的燈火輝煌相比,西區則暗淡許多。
  兩旁的街道上,晃蕩著衣衫骯臟的饑民,他們佝僂著身軀,永不停止地按索著這個城市每一個角落,絕不放過任何可以果腹的東西,以減輕胃部抽損般的痛苦。
  躲藏在陰暗角落的老鼠,是他們最喜愛的獵物,當然如果運氣非常好的話,碰上一只野貓,甚至是一只野狗,那么這天算得上是最美好的一天了。
  他們不會去計較這些老鼠、野貓、野狗是吃蟲子的尸體,還是吃人類的尸體而存活下來的,他們只顧填滿那泛著苦水的腹部,以及動物鮮肉的味道。
  如果你拿著一塊面包,但你卻是一個普通人,他們會躲在暗處,乘你不備的時候,奪走你的食物,如果你敢反抗的話,他們會從袖口掏出小刀,在你的身上捅上七八窟窿,絕不會有什么猶猶豫豫;
  如果你拿著一塊面包,但你卻是一個黑暗武士或者拿著武器的士兵,他們就會從黑暗中蹣跚出來,臉上堆滿了獻媚,并誠懇地告訴你,為了這塊面包,他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殺人,放火還是**睡覺,只要你一句話,沒有底線;
  如果你拿著一塊面包,但你卻是一個黑武王或者是總研究部的某些工作人員,那么勸你還是早點回家吧,他們聞到你的味道,就會主動躲開很遠很遠的一段距離,然后藏入黑暗之中,帶著驚恐地眼神,警惕地偷視著你。
  在這座微光之城,他們之間,相互流傳著這么幾句話:
  一絲面包屑,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
  一小塊兩包,今晚我是你的人;
  大半塊面包,不管你來多少人;
  一大塊面包;今晚你可以不把我當人;
  兩大塊面包;不管你來的是不是人!
  但,這座城市中,總有那么些個地方,是這些他們不敢涉足的,譬如四面陣地防線,又譬如防范嚴密的中央區,或者那些掛著牌子的家屬區。當然如果你僅僅知道以上這些,就想成為一個合格的流民,企圖在金陵城存活下來的話,那么你很快就會成為那些運尸車中的一員。
  這已經不是跪在地上,僅僅靠磕頭就能乞討到食物的時代了,你需要知道你身上的每一處優勢,并利用它們,取得活下去的資本。
  如果你很強壯,并且不怕死,那就去參軍吧,只要運氣足夠好,再下一次蟲子襲擊前,你一定過上很舒服的日子。
  如果你長的很漂亮,傾國傾城,任何男人見了你都會全身軟一處硬的話,那你可以考慮去試試競爭中央區的“金陵十二釵”的名頭,實在不行,也可以混混四大區里面的“秦淮八艷”
  實在一無長處,也可以翻開親戚關系表,研究一下是否有那個被遺忘的親威,能和某個大人物搭上一條線,從他們牙縫里漏*點東西出來,好歹也餓不死拜
  如果統統都沒有的話,那么你只能老老實實去片區幾天才會有一次的派粥點,排上彎彎曲曲永遠看不到頭的隊伍,或者四處勤奮地去尋找比人類還稀少的老鼠蟑螂吧。
  莫無洛現在就淪落到這種境地,甚至還要悲慘,他年紀不大,黑暗時代來臨的,他才才過完占歲的生日。
  他家的親戚已經死絕了,只剩下他和一個三歲大的幼一女,那是他堂姐的女兒,他現在唯一的親人了。
  莫無洛并非一無是處,相反他竟是一個黑暗武士,不過有些可悲的是,他連一級的評定都不能通過,若不是他頂著木能黑暗武士這個稀有的名頭,恐怕早就餓死在幾個月前了。
  他加入過很多的大大小小的勢力,多到他也不記得有多少個了,但每次的結果,他都記得很清楚,無一不是被掃地出門。
  原因很簡單,開始的時候,很多勢力的老大對他寄予厚望,白吃白喝地供養著他和那個幼兒,許久之后,卻現他的能力竟然毫無增長,除了對他自己稍稍有一點療傷能力,對其他人,毫無作用。
  于是每天分給他的食物越來越少,到最后,一個米粒也看不見了,有些性急的老大干脆直接叫他走人了,黑暗時代,每個勢力的糧食都是用來養有用之人的,像他這種微弱到只能給自己療傷的能力,而且長時間不見增長,沒人愿意在他身上浪費比性命還要珍貴的糧食。
  莫無洛還是個孩子,為了活下去,他**在各個勢力間,每次都“欺騙”人家,自己才才覺醒不久,又有著稀有的木能力,然后混上一段時間,再被掃地出門。
  時間長了,許多人都知道他了,他也就混不下去了,沒有再相信他的謊話。
  莫無洛混跡到饑民之中,四處乞討,排隊領粥,尋找老鼠充饑等等,有人勸他放棄那個幼一女,自己能活著就不錯了,他固執地不肯聽從別人的“建議”每次找到食物,都先緊著妹妹先吃,自己坐在一邊流口水,有什么甚至連口水都流不出來!
  直到有一天,他很久沒有找到食物,他和他的妹妹都餓的奄奄一息,有熟悉的黑暗武士建議他去西區的一棟寫字大樓,去試試運氣,聽說那是一個新冒出來的勢力,他以前的事情,未必會被揭穿。幾日以二樂則舊歹吳兀浴,甘看耷拉看腦袋的妹妹,忐忐怎心凹叭北區趕到了西區,在半路上他做出了一個讓他后悔莫及的決定,他天真以為,以前他和妹妹兩張口,人家也許是嫌他們吃的多,如果他這次只是一個人的話,那些人一定會多養他一陣子,這樣他就可以把糧食節省下來,偷偷地跑出來喂養妹妹,堅持更長一段時間。
  于是,他找了一個地方,將妹妹藏了起來,自己獨自一人去那棟寫字大樓。
  不幸地是,他很快就被里面的一個肥胖的黑暗武士識破了,直接被驅逐出來,萬念俱灰的他,甚至想到和妹妹一起自殺,離開這個艱難的世界。
  卻在門口,被一個四十多歲的精瘦男人叫住,仔細打量了他很久,那種眼神冰冷而無情,讓他心驚膽顫,最后他奇跡般地被留下了,并告知他可以將他的妹妹一同帶入寫字大樓!
  那一瞬間,莫無洛懵住了,這是第一次有人在聽到他的“經歷”后,還愿意將他留下的,那意味著,這個寫字大樓短期內,不會因為他的能力毫無用處而將他掃地出門,他和妹妹又可以繼續生存一段時間了!
  他出去接妹妹的時候,走路都是輕飄飄地,內心的興奮讓他暫時地忘記了腹中的饑餓,他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他迫不及待要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妹妹,雖然他也知道一個三歲大的孩子,根本什么聽不懂,但她是自己唯一可以傾訴酸甜苦辣的親人了。
  然而,當他回到隱藏妹妹的地點的時候,他傻了眼,哪里還有妹妹的蹤影!
  莫無洛以為妹妹爬開了,瘋的四處尋找,卻一無所獲,頓時慌了神,一**坐在地上,眼淚啪啪地往下掉,那時間,仿佛天塌了一般,他才知道,原來妹妹的存在,才是一直支橡著他麻木地活下去的理由。
  他聽說過,金陵城某個黑暗的角落,有一群窮兇極惡的人,忍受不了饑餓,常常在最黑暗的時候,偷走露宿街邊的饑民的幼心,
  莫無洛悔恨自責到無以復加的程度,一想到可憐只有兩歲大的妹妹將要面臨慘絕人寰的命運,他就無比地痛恨自己。川刪,田8比8比…泡書昭不樣的體驗!
  他用右手握住左手的食指,不要命地向后掰去,別烈的疼痛,讓他依然覺得不足以彌補自己愚蠢所犯下的錯誤!
  莫無洛失魂落魄地行走在冰冷地街道,一遍遍地顫抖著呼喊妹妹的幼名:
  “渺渺,你在哪兒啊,哥不該丟下你啊”
  一聲比一聲凄慘,一聲比一聲絕望,回蕩在大街小巷。
  街邊的饑民被他驚醒,迷惘地著了他一眼,接著微弱地嘆息了一聲,繼續沉默了下去。
  莫無洛行尸走肉般地拐過一個角落,恍惚間聽到一聲幼兒的啼哭,他渾身一震,一股無名的力量從心底升起,他瘋了!
  聲音從一座居民樓傳出來的,莫無洛以不可思議的度爬上那棟樓房,面對冰冷的大門,他不知何處來的力量,竟以瘦弱的身軀,硬是撞開了!
  房間里面有著四五個男男女女,驚慌了一下,見闖進來的不過是個小孩,便松了一口,陰森森地打量著莫無洛。
  屋子里面是如何的血腥,莫無洛已經無心去留意了,他以木能力的本能,已經看到一邊的幼兒,正是他的妹妹一一渺渺!
  喜悅,激動,高興,害怕,擔心,”一瞬間沖進他的腦門,但他絲毫沒有由于,不顧一切地沖向妹妹,接連撞翻一男一女,背后挨了一刀,抱起還在啼哭的妹妹,死死的護在懷里。
  “我是寫字大樓的人!”莫無洛企圖恐嚇到他們,卻不料這些人根本不相信。
  “朵了這小子!別讓他跑了!”一個高個男人陰狠越
  三男兩女迅地封閉了莫無洛通向房門的道路,一步步緊逼過來,手上的長刀,還粘著鮮紅的血液!
  莫無洛一咬牙,沖上陽臺,從三樓上飛身跳下!
  落地的那一刻,縱使他有著木能力的保護,依舊劇痛鉆心,左腿的骨頭斷了!
  跑!必須跑!被他們追上,自己和妹妹就完了!莫無洛心里大聲地喊道!
  這里距離寫字樓還有一段距離,只有到了那里,才有安全,那里的人,絕對是這些窮兇極惡的人不敢惹的存在。
  莫無洛抱著妹妹,拖著左腿,流著血跡,不要命地朝著寫字大樓的方向逃跑,三男二女緊跟在他的后面!
  “救命啊,就命啊!”莫無洛邊跑邊喊,驚起許多饑民,卻不見警察。
  他身上又挨了幾刀,眼見就要支撐不住了,終于看見寫字樓的大門,他用盡全力高喊:“救命啊!救命啊!我是莫無洛,你們寫字樓的人”
  “大哥,怎么不追了!”一個小個子跑的慢,跟上來氣喘吁吁地問道。
  “**,真是寫字大樓的人,快跑!”高個男人驚懼地叫道,西區無人不知,這棟大樓里住著什么人!
  但是他們已經來不及了,從寫字大樓里射出兩道火影,帶著炙熱的光芒,眨眼便到,兩人渾身赤色戰甲,猶如火尊。
  其中一桿長槍,將最墻面的高個男人挑在槍尖,冰冷道:“犯我寫字大樓者,殺!”
  莫無洛將是中期一個重要人物,所以費交代一下。,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