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63 石碑飛天

《今天第更。補昨天。求保底月票!》“※
  楚云升怔怔地仰望著這塊悠黑而巨大的石碑,腦海中歷代“先祖”的畫面翻滾不息,一幕幕就像是刻在腦海中的一般清晰!
  最后一幕中,那個白衣袂袂的長者,大概就是古書的前輩吧,當他最后一眼看向自己的時候,楚云升有一種感覺,前輩似乎現了自己跨越時空而來意識。
  那一聲長長的嘆息,前輩想表示什么嗎?
  可惜畫面隨即轉換到浩瀚無邊的宇宙,并瞬間結束了他的“時空追溯之旅”。
  整個過程,楚云升就像是一個旁觀者,無法說話,無法干擾,而且石碑也不再給第二次機會,任憑他如何繼續觸摸石碑,都無濟于事。
  楚云升久久地不能從這種奇妙的“追溯”中恢復過來,任是誰在現實的世界中幾乎毫無停頓的時間里,經歷整整五千年先祖漫長地足跡,都無法立刻平靜下來。
  孫教授并沒有向他提起過觸摸石碑會有什么異狀,說明在他之前并沒有人有過他這種遭遇,起碼孫教授沒有。
  楚云升從來不自認為自己會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之所以會生這樣的事情,想都不用想,一定和古書的前輩有著莫大的關系。
  前輩一定會在古書上記載著一些殊絲馬跡,以前輩的能力,竟到了最后也重傷不治,其中必定隱藏著巨大的辛秘!
  乘著這段時間,蟲子一直不曾來襲擊人類,自己也應該以最大的精力投入到古書字符的破譯之中了!
  到底五千年前生了什么事情?前輩又現了什么?
  也許一切的秘密都會在古書之中吧。
  楚云升急切的心思,如火一般的燃燒起來,匆匆便要趕回寫字夫樓。
  “嘩嘩嘩”。
  一陣陣尖銳到幾乎要刺穿耳膜的聲音,從石碑上擴散開來,高頻地震蕩著金陵城地一切!
  那聲音,就如調錯了頻道的廣播。令人心尖毛、難受、喧噪。
  所有的人,包括楚云升,都抱著腦袋。堵著耳朵,試圖屏蔽它。卻起不到絲毫的作用,仿佛它根本就不是通過耳朵來感知的一樣。
  哄通!
  一名普通的士兵承受不住它的震蕩、尖銳,抱著腦袋,痛苦地跪在地上。
  他這一跪,有如多米骨諾牌一般。越來越多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痛苦不堪地紛紛跪到!
  尚未來得及離開的楚云升,僅僅堅持了不到數秒,幾乎刺穿腦膜的聲音,便讓他腦袋炸裂裂地劇痛。像是馬上就要爆開一般!竟有了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他和其他一樣,痛苦跪在地上,蜷縮起身體,緊緊地咬住牙關。
  刺耳的音波,一陣陣地擴散著,以石碑為中央位置,如同水波一樣蕩開,全城的人類,不論男女老少,不論普通和黑武,無一不抱頭跪地!
  “嘩”聲還在繼續。視高樓大廈為無物,毫不費力地穿透它們,跨過長江,跨過防線,向蟲子的陣地席卷而去,
  鼓一嘭!
  一座座最靠近金陵城,人類想盡各種辦法都無可奈何的巨墳,在石碑的喧澡的“嘩”聲下,膨脹而起,直至撐破爆裂!蟲子驚恐地朝著更遠地后方,拼命地逃竄,仿佛聽到了催命符一樣!
  “嘩。聲持續了近十分鐘,楚云升卻感覺比剛才經歷的五千年“追溯”時間還要漫長無比。
  世界又重新安靜了一下,接著,嘔吐聲,卻又此起彼伏,布滿了整個金陵城。
  楚云升前不久在寫字大樓吃的那點東西,一個不拉地吐在地上,他虛弱地偏過頭,難以理解地望著石碑。
  此時,石碑晃動了一下,它的正上方,遙遠地天空中,氣流旋轉,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在漩渦的中間,破開一個大洞。一束久違的陽光,垂直落下,照射在悠黑的石碑上,神圣而肅穆。
  石碑抖落底部的泥土和束縛。度緩慢,卻無可抵擋地向漩渦中心上升,逐漸飛離地面。
  它越升越高,越離越遠,直到天穹的頂端!
  無數的人類仰望著這一幕驚心動魄的奇跡。幾乎忘記了剛才的痛苦和嘔吐。
  石碑始終以恒定不變地度,鉆入漩渦的中心,消失在人類的視線之中,那一束令人渴望的陽光,隨著石碑的消失,逐漸變收縮回蒼穹之上,黑暗重新接管了這個世界。
  楚云升和孫教授等人,面面相覷。這塊石碑顯然不是他們現在所能夠理解的范疇,就像螞蟻無法理解天空上的飛機一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從地上爬起來的方教授,猛然地抓住孫教授的胳膊,放聲吼道:“老孫。我知道!我們全錯了!全都錯了!我知道了!原來應該這樣的!
  方教授巔峰若狂,絲毫不顧自己一個穩重學者的形象,興奮地如同一個得到冰糖葫蘆串的孩童。
  “老方,你沒事吧!?。孫教授異常擔心地問道,事實上他的腦袋此時也在炸裂裂地疼痛,沒準老方被刺激到了神經,那對總研究部來說。將是無可估量的損失。
  “不要說廢話了,老孫!趕緊回總部,這次你一定要親自配合我,我要進行試驗!立刻試驗!”方教授的眼鏡耷拉在鼻梁上,急不可耐地說道,仿佛他的靈感稍有不慎,就會消失一般!
  小楚,你先和我們一去回趟總研究部吧,我讓人把暗能型步槍拿給你,再派人送你回去孫教授扶著還在喃喃自語的方教授,憂心
  仲。
  楚云升隨著孫教授坐上汽車。車窗外,許多饑餓的人立即撲上他們嘔吐出的那些已經消化到一半的食物,”
  從總研究部返回,楚云升一直同那些文字研究者們呆在一起,在他的催促下,這些學者們的度其實已經不慢了!
  他自己曾經花費了數年的時間,才模糊地猜明白三百多個字符,而這些人,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已經累計向他供了近五十個字符的推斷資料,這還是在沒有文章段落意義的單個字符的情況平做出的分析。
  金陵城這幾天也異常的平靜。四面防線一直處于豪無戰事的狀態,就連長江上的黑色霧氣,都消散于無垠。
  石碑破天飛遁前那一聲刺破萬物的“嘩。聲,不但令全城人類以及動物跪倒抽搐,更是直接摧毀了金陵城附近幾乎一半的巨墳。
  和它的不費吹灰之力相比,自己幾乎喪命江北的炸墳行動,就像是兒戲一般耳笑。
  這些平靜的日子里,唯一讓他奇怪的事情,就是在二元天修煉思決的最后幾個字符確定涵義后,他重新開始修煉融元體,度上稍稍比以往快了一些,雖然只是一丁點,但是楚云升還是敏銳地感覺到了!
  他不確定是否和石碑那聲刺穿一切的聲音有關系,但顯然方教授似乎確實受到了它的影響,他的實驗聽說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丁顏從寫字樓大樓原來的人馬中。篩選出了裙黑暗武士,火能和冰能各占其半,雖說楚云升當初并不要求他們有多強的能力,丁顏依然將資格限定這二級以上。
  隨即楚云升又將所有的火能黑暗武士利分為火部,由姚翔統領,而冰能黑暗武士則刮分為冰部,由陸羽統領。
  其他三種。土能黑暗武士目前只有聲國隆一人,金能和木能更是一個都沒有,暫時只能先放在一邊。
  這些從火部和冰部中抽選出來的銘黑暗武士,楚云升將親自為他們淬煉一品戰甲,以及武器,組成“冰火戰隊”交由除丁顏、姚翔、陸羽三人之外,最為可靠的葉其勝擔任隊長。
  他們將成為寫字大樓的中堅力量。這是楚云升邁開自己井劃的第一步。
  一品戰甲其實也可以細分為兩個層次,他在迷霧之城就體驗過,在和尖焰幻鳥決戰之前,他曾耗費大量的赤甲蟲甲殼和自己的精力,大幅提升過戰甲的性能。
  后來,經過他又有過多次淬煉戰甲的經驗和總結,將同一品階的戰甲的狀態,命名為普通級和精煉級。
  根據楚云升他自己的當初親自使用的經驗,精煉級戰甲的各項性能平均過普通級三倍以上,所需要的淬煉材料數量同樣多的多,而所需要消耗的本體元氣。精力和時間更是數倍于普通級戰甲。
  楚云升不但要加緊破澤字符,還要盡快完成第二層融元體的構建,精力十分有限,所能利用的時間也微乎其微!
  不論是要提防久久不來襲擊的蟲子,還是提防總指揮部的那個方副總指揮,雖然他們最近都一直沒有動靜,楚云升都絕不敢掉以輕心,必須以最快的度組建出“冰火戰隊”。金陵城暫時平靜的表面下,實際上已經暗流涌動。他除了要給姚翔和陸羽淬煉出精煉級一品戰甲,還要給“冰火戰隊。一舉淬煉出口副普通級一品戰甲,以及武器。
  這是他現在擁有的時間和精力能做到的極限了。
  好在經過歷次與蟲子的廝殺大戰。所積累出來的赤甲蟲尸體數量極為可觀,否則沒有原材料,說什么都沒用。
  相比裝備普通級戰甲及武器并成為寫字大樓中堅力量的“冰火戰隊。”裝備精煉級戰甲和武器的翔羽二人。將成為高端力量,而他自己則成為寫字大樓的終極力量!
  他要將寫字大樓武裝到牙齒。成為西區以及整個金陵城獨一無二的寫字大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