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56 火云飛渡

楚云升沒有多少遲疑,對他來說,這恐怕是最好的渡江逃生的辦法。不過他另有計較。
  藍朝音沒什么顯著的攻擊能力,自己又身負重傷,顧頭顧不了尾,顧尾顧不了頭,想要從蟲堆里面沖到橋頭,十分困難!
  必須讓她起碼具備一些攻擊手段。負責前沖時殺開阻攔的蟲子,自己則應付后面以及天空中的青甲蟲!
  他緊蹙著眉頭,想著給她弄什么武器才適合現在情勢。
  槍支肯定不行,不說她本就不是槍技能的黑武,就算是,她也不能在摩托高運動中補充彈藥,就算能。那種能量消耗她承受不在駕馭摩托;
  刀劍就更不要說了,攻擊距離太遠。等蟲子沖到跟前,就算殺死,了。也來不及阻擋它對摩托的沖擊;
  寒冰箭,她是火能黑暗武士,直接略過;
  楚云升一個,接著一個地考慮他所能提供的武器。卻現無一適合此時藍朝音使用,不**有些著急,軍方隨時可能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時間不等人!
  他上下打量著渾身沐火的藍朝音,想起當初自己對她的第一印象。便是如同陽光時代一部電影中的幽靈騎士。
  忽然之間,由此得到一個啟,幽靈騎士的攻擊武器是地獄火鏈,遠近皆可攻擊,而他手里正好有這么一個類似的東西,那就是火魔須蟲的火焰長須!
  長達近六米的火焰長須,不但可以容納大量的火元氣能量,其本身也十分堅韌牢固,連楚云升當時的一品千辟劍都無法將其切斷!
  如果火元氣運用的好,完全可以成為有力的武器,那只火魔須蟲,單是靠它的火焰長須,便將人類的黑暗武士沖的七零八落!
  藍朝音的火能量自然比不上火魔須蟲,不過他們現在要對付的也不是黑暗武士,而是那些相比較弱的赤甲蟲。
  火魔須蟲是楚云升冒死鉆入其腹中才最后礙手的,它身上每塊有用的東西,對楚云升來說,都極為重要。這是他下一次對付火魔須蟲的
  。
  但和逃命相比。楚云升毫不猶豫。他最重要的寶貝是古書,其他東西沒了可以再尋,只要古書還在。就沒什么問題。
  當時防線撤退,他急忙收取放在防線附近的火魔須蟲的尸體,為了試劍,已經將它的火焰長須切割下來。
  即便是二品的千辟劍,在充滿本體元氣的狀態下,當時也讓他砍了數劍,才完全切斷。
  時間緊迫,他現在也沒能力再篆制新的火兵符。來封印火焰長須,更加沒有時間將另外一支斷掉的長須淬煉到完好的這支上去。
  他當即便取出手槍,將手槍上的火兵符,轉而封印到火焰長須上,有姚翔之前的戰刀經驗,他估計藍朝音使用起來,應該不會再有問題!
  “這是什么?”藍朝音見楚云升從蟲子的尸體縫隙里,拿出一支長長的須鞭,問道。
  “我和你說實話,我現在身有重傷,顧頭不能顧尾,等會沖到橋頭的那段路,需要你用它向前開道。否則我們兩個,一個都別想沖過去!”楚云升將火焰長須遞給她。言簡意垓地解釋道。
  “怎么用?”藍朝音也很清脆,直接。
  “很簡單,釋放火能量注入這支火焰鞭中便可!”楚云升快地介紹道,隨口給它起了一個名字。
  藍朝音伸手握住火焰鞭,輕輕一震,周身以及摩托上的火焰便立刻順勢從她黑色手套上,如同點燃的導火索一樣。蔓延到火焰鞭的頂端!
  她抬手揚起起火焰鞭,長鞭揮著燃燒著的火焰,如同一條火龍,在空中打了一個嘹亮的空響!
  吭,,
  “好!”藍朝音贊嘆道,這支火焰鞭。名符其實,和她能夠燃燒工具的火能力配合的天衣無縫,一試便知!
  她左手向楚云升卑出大拇指,道:“謝謝你,回到金陵城,我會還給你。現在出吧!”
  楚云升搖了搖頭,時間緊迫。多說無益,一步跨上火焰摩托,左手攬住藍朝音的**,右手拿著沖鋒槍:“出!”
  “坐好!”藍朝音依舊那聲坐好。摩托車前輪高高昂起,拉開地面。旋轉齡,燃燒著洶洶火焰。朝著大橋方向的蟲群一路沖去。
  車輪留下一道絢麗的火焰車痕,更勝以前!
  前有藍朝音飛舞的火焰鞭乘風破浪,后有楚云升連連的火元氣彈呼嘯噴射,兩人一車,沐浴著喧天的火焰,如同一道刑破天際的火流星,越過蟲群,沖向在那彈火那搖搖欲墜的斷橋。
  藍朝音的獨特戰能“火騰空”揮灑著烈焰,不時地讓火焰摩托在蟲群中凌空升起,猶
  一路斬荊披棘,沖上橋頭!
  等待著最后的時刻!
  金陵城的蟲子和它們潮水般地襲來時一樣,潮水般的退去!
  軍隊和黑暗武士陸續地收復防線。直抵當初的陣地前沿。望著一片火海爆裂的江北。第九主力師的黑暗武士獨立團,卻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
  丁顏等人一臉冰霜地望著江北,眼神之中,卻流露著一絲期盼。一絲對奇跡的翼望。
  “不會的,楚哥不可能的,當初誰都說他死了,他最后還不是照樣好好地活著”。姚翔眺望著江北。眼神迷惘地說道。
  “他真的死了嗎?”祝凌蝶凝視江北。巨墳被摧毀后,已經很久了,楚云升始終沒有任何消息。
  天空已經陷入完全的黑暗。
  一道道絢麗的光芒,噴射著火光。從金陵城越過眾人的頭頂。飛向
  北。
  那是導彈!
  楚云升的人,心如沉大海,他們沒辦法阻止總指揮部的直接指揮,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江北,升起一個個巨大的火球。
  即便他還活著。現在大概也無法逃出生天了吧。
  那時。江北斷橋后升起一個巨大的火球,強力的轟擊波,連江北防線的人都能體會到它的強大。
  一道火紅的影子,從斷橋上高的前沖,燃燒著烈焰,摧枯拉朽的爆炸就在那道影子的身后。
  斷橋一段段地在爆裂中坍塌,坍塌的度直追那道火影,而空中的膨脹的火光球,也在迅地逼近那道火影!
  越來越多的軍官震驚地拿著望遠鏡,將目光投向那道高前進的火影。
  終于。膨脹的火球追上了那道火影,火影下的斷橋也到了盡頭。
  那道火影仿佛像一只螞蟻被人類的手指輕輕向前彈了一下,騰空躍起!
  “是楚云升!我看到他的盔甲了!”不知道誰高聲喊了一句!楚云升的那副戰甲在第九主力師已經是一個標志性的存在!
  人群騷動了!沸騰了!
  他竟然還活著!
  他準備飛渡長江!
  丁顏、姚翔等人慌忙搶過軍官手中的望遠鏡,目光投向那到火影。
  是的,他還活著!
  丁顏看到了那副戰甲,燃燒著戰火的戰甲!
  但他們尚未來得及高興,那道火影,就被迅逼近的火球吞噬
  心再度被懸了起來!
  一秒,兩秒,三秒,
  整整五秒鐘過去了,火球還在膨脹,那道火影始終卻沒有沖出來!
  一切變化的太快太快,剛才還在驚喜之中,現在又如墜入地獄。
  就在他們為之感到惋惜感嘆的時候。
  一陣摩托力的聲音,穿透空間而來。
  接著,第九主力師全體官兵,以及黑暗武士獨立團隊員,見到他們終身難忘的一幅震撼地畫面:
  膨脹地火球中。沖出一輛全身冒著火焰的摩托,前一人,手持著一條長長的如同火龍一樣的火鞭,鞭擊著前方阻擋著他們的飛行石塊,后一人,拿著沖鋒槍,掃射被爆炸掀起而砸向他們的任何東西!
  畫面定格在半空中,猶如踏火歸來的王者!
  “我就知道他死不掉”。姚翔狠狠地拋下了一句話,飛地抽身趕往南橋斷根。
  跟隨著他身后。越來越多的人蜂擁而去!
  這完全是一個奇跡!
  以一人之力,摧毀三大巨墳,最后。在漫天炮火中,竟然還能活著返回金陵城!
  試問全城上下。何人能夠做到!?
  南岸斷橋近在眼并,但火焰摩托已經承受不住兩人的重量,開始搖
  墜
  斷橋雖然近在咫尺,車身卻已經垂直下降到橋面以下!眼見就要落入江水之中!
  千鈞一之際!
  藍朝音清呵一聲,揚起火焰鞭,鞭頭繞上斷橋處的鋼筋,用力一拉。戰能“火騰空”再次借力迸。一舉從橋下越上驕面,轟然而過!
  楚云升此時已經意識模糊了。他在藍朝音身后,一人擋住和承受了所有的爆炸轟擊波,以及被掀飛的石塊攻擊,本就元氣混亂,身有重傷,已然是到他的極限了!
  當摩托落在橋面地上的時候,他唯一的念頭就是:安全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很多人圍擁了上來,其中一個人緊緊抱著他,可惜他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
  只恍惚間聽到有人帶著哭腔地大聲嘶喊:“擔架,快擔架”。,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腆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