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55 我們飛回去

沒人想死,楚云升也不想!
  他清楚明白如果想能夠活著回到金陵城,就必須奪得金甲蟲的控制權,否則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想要現身力戰群蟲,安然返回金陵城。無疑是天方夜譚!
  在楚云升強烈的求生**下。神秘的感召和楚云升的封印令兩股力量立刻絞殺在一起,你爭我奪!
  金甲蟲一會聽從楚云升,一會聽從感召力,走走停停,停停返返,如同一只無頭的蒼蠅。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汗水順著楚云升的臉頰,落在金甲蟲的甲殼縫隙中,他隱隱地有些支持不住了,那股神秘的感召力量實在是太強大!
  吭,,
  楚云升的五官頓時再次失去感覺,進入那五光十色的通道。
  那股神秘的感召力量似乎破除了**空間的壁障,直接侵入他的意識之中!
  他的思維在流光中一點點喪失。越來越模糊,仿佛被人憑空奪取一般。他想拼命拉回來,卻竭盡全力也無法撼動那股力量,和“宅”相比。自己的意識顯得無比的弱蒼白、無力!
  楚云升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冷漠、高傲,蔑視一切!以及,視自己如螻蟻一般!
  “師長,下令吧,已經過舊分鐘了!炮兵和導彈部隊”秦氓焦急地對著傅燎原說道,延誤戰機,可是不得了的罪名。
  “傅師長求求你,求求你。再等等云升好嗎?”楚涵半個小時前得知楚云升渡江炸墳,不顧一切地擠到這里。哭喊著說道。
  “師長。不能再等了!”孫政委嘆了口氣說道。
  “誰敢下令,老子朵了他!”姚翔從前方飛的返回,竟然拿著戰刀直指秦氓和孫政委,瞪著眼珠子說道。
  他一向厚實,從不與人爭吵。這次卻一反常態。
  “姚翔,你反了嗎?敢威脅指揮官!”秦氓愣住了,驚道。
  “不是威脅,是你們過河拆橋!我知道你們彈頭上裝的是什么,現在楚先生還在對岸,現在射,他豈能生還?”丁顏冷冷地說道,他身后跟隨著大量黑暗武士。
  “延誤戰機,會死更多的人!”軍官們分辨道。
  “沒有楚云升,他們一樣會死!甚至早就死了!”丁顏冰冷地喝斥道。軍官們頓時集體啞口無言,是的,沒有楚云升,前線的人同樣要死。
  “都住口吧,再等分鐘,紛鐘后”傅燎原沉聲說道,他現在做出的每個決定,都萬分的艱難。
  他話音未落,后方呼嘯地密集炮彈。帶著刺穿耳膜的聲音,落向江北。
  “總指揮部越級下令了!”傅燎原喃喃地說道。
  楚涵一瞬間,便癱軟在地上,”
  自從黑暗時代以來,楚云升想過自己可能的無數種死法,被餓死、被蟲子咬死、被火燒死、被冰凍死、被槍打死、被炸彈炸死”等等,卻從未想到,最終竟然是要被奪去意識而死!
  那些流逝而去的思維記憶,如同倒影機一樣,將他這一輩子所有的事情,都倒著回放。出現在腦海中。
  有些甚至他早就根本不記得了,一直隱藏在他記憶深處的東西。全都被翻了出來,一點一滴,清晰無比。
  直到古書的巨秘被拉扯出來的時候。異象徒然生了!
  一股浩瀚無邊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磅礴,而純厚,整個通道空間都隨之而顫栗起來!
  在流光溢彩的通道間,楚云升分明地“看”到散著古樸氣質的古書,騰空顯出,書頁一張張打開。那些玄奧的字符從書中飛離出來,一個個閃爍著奇異光芒。
  字符越聚越多,凌空重新排列成古怪的陣型,其中的十二個特殊字符。依次高頻浮現出熠熠金光。
  楚云升莫名其妙地感覺到兩個字:陣成!
  五光十色的通道空間頓時扭曲變形,流光方向頃刻間逆轉!
  楚云升所有被奪去的意識和記憶,如潮水般地回流,勢無可當,如山崩地裂!
  那股原本冷漠、高傲的感召之源。郜然變得奇疑、震驚、痛苦、掙扎。到最后竟然帶著一絲恐懼和顫栗!
  回流還在繼續!
  直到被奪去的所有東西,全部奪回。回流依然在繼續,“古書”已經在開始幫助楚云升奪取感召之源的思維了!
  ”,我名為“泯”!,
  這時
  轟!
  金甲蟲的腦袋似乎是再也經受不住這三股力量的絞殺,直接如同西瓜落地一樣爆裂開來!
  楚云升五官的感覺立刻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他下意識的查看了一下物納符中的古書。
  它依舊靜靜地躺在那里,似乎一切都沒有生過一樣。
  與此同時,金陵城內所有的蟲子。齊齊停下進攻的步伐!
  “蟲子怎么了?”南區防線一個士只疑惑地看著停下的蟲子。
  “蟲子停止進攻了?快報告總指揮部!”東區防線上的一個軍官震驚地說道。
  “它們又想干什么?”北區防線的一個黑暗武士疑惑道。
  再下一刻,日o8姍旬書曬譏口齊余
  已經取得全面優勢的蟲子,不論是棄甲蟲、金甲蟲、還是空中的青甲蟲,全部驚恐不安地朝著城外地一個方向望去。
  安靜,低沉、嗚咽,緊接著,不顧一切地滄狂而退,仿佛急著耍趕去保護比自己性命還要重要的東西!就連中央區棲息在石碑上的青甲蟲,也飛的一干二凈!
  金陵城前線的士兵,黑暗武士。軍官,面面相覷!
  到底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竟可以威脅到整個蟲群!
  楚云升是被爆炸的沖擊波掀翻出來的。金甲蟲已經死掉,想鉆入到地下躲避漫天飛舞的炮彈甚至是導彈,已經不可能了。
  剛才一翻意識爭奪戰,令他現在手腳到現在還在麻木,行動困難。
  他想跑卻跑不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爆炸波掀起,拋飛。又落在地上。
  即便有著二品戰甲和六甲符的保護,楚云升也被震的出血。
  他四處尋找可以稍微隱蔽的地方,喘口氣,希望等體內的本體元氣穩定下來,恢復一點體力,再依仗著戰甲,逃離這里!
  在被炸毀的大橋北岸段的附近。有一座被楚云升摧毀的巨墳,斜斜地坍塌在地上,它巨大的身軀下面。壓滿了被炸死的蟲子。
  蟲子體型巨大,它們之間還有許多空隙,正是他現在最好的避難之所。
  躲避著炮火,還要時不時預防著被沖過來的赤甲蟲的襲擊,楚云升歷盡千辛萬苦,才躲到了那里。
  此時炮火越來越密集,掀起的雜物幾乎橫飛豎打,一片混亂,楚云升心里清楚,這只是炮彈,很快就可能會有導彈帶著特殊炸彈落在他頭上!
  到時候,他可真的就必死無疑了。
  但他現在不得不先強行運行思決。調息和壓住體內混亂的元氣,否則別說逃,就是走都走不動了。
  楚云升網定下一些融元體的暴躁,便見到一道火紅的影子,轟鳴而來,將他嚇了一跳。
  那道火焰影子,本想沖上遠處的大橋,卻被一只青甲蟲從上空襲擊。不得不掉頭朝楚云升躲避。
  等“它”靠近了,楚云升才覺不是什么火焰影子,而是一具燃燒著摩托車,上面騎著兩個人,一女一男。男的在后面,已經氣絕身亡。
  “你怎么會在這里?”楚云升驚奇地認出這個名叫藍朝音的女人,她燃燒著火焰的摩托技能,給他很奇特的印象。
  “渡江炸墳的可不是只有你一個,我是第五主力師的。”藍朝音跨在摩托車上,她帶著頭盔,看不清表情漆黑光亮的面罩上,倒影著炮火紛飛的世界,但似乎又是在盯著楚云升,道:“不過,只有你一個人成功了!”
  “第五主力師?怎么沒見過你?”楚云升皺眉想了想,第五主力師同樣防御西線,不過是防御西線北段,而第九主力師防御是南端。
  藍朝煙沒有回答楚云升,伸出套著黑色手套的手指,指著江南金陵城的方向,道:“我們可以飛回去!”
  “飛回去!?”楚云升回頭望望了寬廣的長江,如此遠的距離想飛過去,無,異于天方夜譚!
  “不錯,飛回去!我有一個特殊的戰集“火騰空”可以馭火騰空一段距離。
  你看那座中間炸毀的大橋,我們只要等一個機會,然后從北段斷橋上沖過去,落在南段斷橋上。中間的距離并不太長!”藍朝音平靜地說道,她對自己的技術顯得很有自信。
  “什么機會?”楚云升隱隱約約猜到她異常膽大的企圖,僅僅憑借她的站能,和斷橋,他還不相信就能飛越長江。
  “導彈,不過是什么彈頭,軍方一定會射一枚最強的導彈過來。借助它的沖擊波,飛過長江!”藍朝音吸了一口氣道。
  楚云升涼氣倒吸,這個女孩膽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當初和自己躺在地上裝死,最后關頭也沒輸給自己,現在竟然能想出如此命懸一線的辦法,逃回江南!
  “我的防護能力很弱,也沒有什么攻擊能力,所以需要一個人配合。否則連橋都沖不過,不要說最后抵御沖擊波了!”藍潮音捋了捋頭盔后面的絲,指著這里距離斷橋間的蟲子怪物,清爽地說道。
  和兄弟們說幾句肺腑之言,為不影響大家閱讀,放在后面吧。很多兄弟說飄火更新慢,但飄火真的慢嗎?飄火是上班的一族,和職業寫手相比,能用于碼字的時間不到他們的三分之一!這么點的時間,飄火最近都是保持了平均每天兩章的更新量,相比之下,碼字緊張強度不比別人弱多少。
  這個月新書榜,飄火感謝大家的支持,一直在新書第二的位置,我是一個新人,能取得這樣成績,真的很感謝大家!
  現在還剩下幾天,這個月就要過去了,月票數一直不能過千,飄火很緊張,下面的兄弟們又沖的很猛,所以懇求大家,和飄火一起戰斗,拿下一個月票這個關卡。
  從周五開始,飄火將熬夜加更,連加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