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52 渡江炸墳

楚云計趕到西叢的時候,陣地上已經殺聲震天!
  “情況怎么樣?”楚云升當頭就見到祝凌蝶冒著危險,站在高處高聲調動指揮。
  “蟲子全都瘋了!楚大哥,看江對面!”祝凌蝶見楚云升歸隊,稍稍松了一口氣,抬起水蔥一樣暫白輕盈的手指,指著江北擔憂地說道。
  楚云升眺目望去,巨墳劇烈噴射的火焰以及長蛇怪蟲射出的火焰球。映紅了蟲子的世界,整個江北紅壓壓地“堆”滿了蟲子!
  不錯,是“堆”!
  重重疊疊,爭先恐后,一只爬在一只的身上,擁擠著沖向長江,整個,江北岸,已無一絲空隙之地!
  江面上,巨墳排泄出的那些凝固的稀液塊,越來越多,飄鋪在江面。
  蟲子們垛在一起,占滿了粘液塊的整個空間,因為它們的數量實在太多,時不時地都有赤甲蟲,因為擁擠而掉入酒活的江水之中。
  但這絲毫減弱不了它們登陸西區防線的決心!
  “難道是它們是沖著那個石碑來的?”楚云升腦海中頓時冒出古怪的念頭。
  在火魔須蟲被殺死后,漆黑的石碑出現前,城外的蟲子十分平靜,連一火焰球都未曾噴射過。
  石碑集現的那一瞬間,城外所有的巨墳和蟲子,仿佛是打了興奮劑一樣,頓時沸騰了。緊接著,便起了前所未有的進攻狂潮!
  時間來不及讓他再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只是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楚云升便留平一抹殘影。端著他的沖鋒槍,沖到陣地第一線。
  但奇怪的事情生了!
  蟲子改變了“戰略”!當然如果它們懂什么事“戰略”的話。
  天空中的青甲蟲根本不和地面上防御戰線再做糾纏,直接振翼飛危中央區。
  地面上突破防線的赤甲蟲,也不像以前一向和陣地上的人類廝殺到底。而是拼命地企圖直接闖入金陵城冉部!
  漫長地長江防線,黑暗武士才有幾人?縱是他們有三頭六臂,也無濟于事!
  蟲子太多,太多了!
  仿佛傾巢而出,鋪天蓋地!
  雖然沒有再次出現火魔須蟲,但龐大赤甲蟲數量,幾乎淹沒了整個,陣地。
  士兵們一個接著一個倒下,失去火力支援的黑暗武士,也跟著出現大量的傷亡。
  數天前,總指揮部新征入伍的新兵,在督戰糾察隊的槍口下,不的不撿起死去老兵的武器,生疏地胡亂射擊!
  防線一退再退!卻無可奈何。只能一寸寸地失去陣地!
  難民們恐慌著朝著中央區方向涌去。樓房與樓房之間的街道上堵滿了人群。
  而中央區,卻因為大量的青甲蟲闖破空中防御網,進入中央區,里面的人同時拼了命地往外逃。
  最終,整個金陵城的人,全部堵在了一起,圍繞著金陵城形成一個環狀,外面的想進去,里面的人想出來!
  西區的某處街道上。
  三輛坦克橫檔在街面,一邊是瘋狂的蟲子,一邊苦苦支撐的士兵和黑暗武士!
  “老丁。咱們還有多少人!”楚云升此刻心沉如入大海。這種全城瀕于崩潰的場景他見過,那是在恐怖之城。
  “刃個不到!楚先生,不能再退了,后面全是人,已經退無可退了!”丁顏同樣抱著沖鋒槍,靠近楚云升急促地說道。
  楚云升尋到一個空隙,扭頭一看。握著沖鋒槍的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來,任憑自己怎樣壓制,都按捺不下!
  不是因為身后的人山人海,而是不遠處隱約可見的寫字樓,已經近在咫尺了!
  他麻木地扣動著扳機,腦袋忽然之間卻出現了一片空白!
  怎么辦?該怎么?
  他的嘴唇都咬出血,卻絲毫不知道。
  “我沒子彈了!我沒子彈了!”一個士兵驚恐地喊道。
  “我也沒了!”另外一個同樣陷入了恐慌。
  楚云升的眼里整個世界忽然變的慢了起來。
  一個個士兵在他視線里,被赤甲蟲拋了起來,血肉模糊。
  已經不出火輪斬的姚翔,渾身帶血地揮舞著戰刀,劈砍著蟲子,卻搖搖欲墜。
  段大年的手下結巴掙扎著四肢被赤甲蟲釘死在墻上,出凄厲的慘叫酬所有的士兵幾乎都到了彈盡糧絕的最后關頭!
  所有的黑暗武士暗能量都消耗到了極限!
  忽然間!
  一聲聲巨響!
  敢死隊的爆炸聲在蟲子的后方。接連響起!
  楚云升猛然驚醒,他一把揪住身邊地丁顏,嘴角流血,雙目赤紅。吼道:“丁顏,老子一家交給你了!老子要是死了,你一定要替我照顧她們,一定要記得,”
  “楚,楚,楚先生,你”丁顏瞬間仿佛明白了什么,一向沉穩的他,此時竟然也有些顫抖。
  楚云升瞪著眼睛,大聲喊道:“答
  “我答應你!”丁顏咬著牙齒道,他已經楚云升想干什么了。
  楚云升一把松開他,狠狠地擦了一下卑角的鮮血,深吸了一口氣道:“老子去炸墳!!!”
  如今之絕境,一如迷霧之城。只有炸掉那些墳,炮兵的各種炮彈、炸彈、甚至是導彈,核武,才能投放到戰場之上,遏制住蟲子的狂潮。
  石碑的忽然出現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刮,蟲子已經瘋了,根本不給他篆制土御符加強陣地的機會,不顧損失、不計疲勞地動了最強最猛烈的一次攻擊!
  他沒辦法安然無恙地帶著姑媽一家逃離金陵城,不要說帶普通人,就是帶一個黑暗武士,依舊是死路一條。
  一旦金陵城攻破,四面皆是蟲子。即便是他自己,也絕無逃出生天的希望!
  左也死,右也是死,橫豎都是一個死字!
  楚云升也嚯了出去:**、媽的蟲子,老子就是死也要炸了你們的墳!
  “楚導!你瘋了,你不能去,那是死路一條啊!”姚翔跳了過來,緊緊抓住楚云升的胳膊道。
  他凝視了寫字大樓一眼,突然反手抽出千辟劍,充沛了本體元毛,朝著小老虎頭上重重敲擊下去。
  猝不及防地小老虎,頓時被楚云升敲暈在地上!
  “姚翔,替我看好它,記得它不吃人肉,吃得是蟲肉!”楚云升撥開姚翔的手,蹬了下來,輕輕地**了一下小老虎的面頰,心下一決,縱身跳起:“丁顏,你記住,堅持個小時!”
  楚云升知道如果不敲暈小老虎的話,它必定非要和自己一去渡江不可。如今即便自己都是抱著必死的想法去炸墳,比他實力弱了很多的老虎,更是有去無回,甚至連江都過不去!
  只要自己成功了,它留下來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楚云升接連穿過幾道街區,后退的時候,他看見祝凌蝶和師指就在那條街上。
  “炸彈在哪?我去炸墳!”楚云升不顧他們震驚的眼神,直截了當地說道。
  “楚大哥?”祝凌蝶已經受傷。腹部被赤甲蟲刺破了一個血口,氣息有些微弱,掙扎說道。
  “我去炸墳!”楚云升一字一句地,重重地說道。
  祝凌蝶突然慘然一笑,吐出一口鮮血,悶哼一聲,倔強地扶著裝甲車站了起來,指著后面不遠的地方。一群士兵,艱難地道:“他們是最后的敢死隊,所有的炸彈都準備好”
  她話沒說完,就兩眼一黑,傷勢作,昏死了過去,倒在地上。
  楚云升看了她一眼,轉身朝著那群敢死隊員毒去。
  “告訴我。這些炸彈怎么用?”楚云升撥開那些隊員,扭頭問道。
  所有的隊員不解地看著他,沒人回答他。
  “炸彈的起爆裝置都改造為機械式,操作很簡單,我來告訴你。”傅燎原從人群后,走了出來,沉著地說道。
  “楚先生,墳炸后,你只有舊分鐘的時間撤離,舊分鐘后,所有的炮火和導彈,都會傾瀉而下,”傅燎原扶著楚云升的肩膀說道。
  “你認為我能活著炸掉巨墳?”楚云升忽然打斷道。
  “你能!不要小看了你自己。我相信你一定能活著回來!我以頭頂上的軍徽保證,在你活著回來之前,第九主力師就是戰死到最后一人。也會確保你姑媽一家安然無恙!”傅燎原的話很平靜,卻字字有力。
  楚云升笑了笑,跳上轉滿炸彈的汽車,立刻動油門沖向蟲群。
  “楚先生,你要一個,人去嗎?”傅燎原身邊的秦氓忍不住喊道。
  “不錯,他就是要一個人去,我們的人,在他的眼里就是累贅!”傅燎原似乎是在替楚云升回答一樣,俄而,他肅聲下下令道:“以楚云升的寫字大樓前處為最后防線,退后一步者,當場槍斃!”
  “可是他一個如何能做到呢?他真的能活著回來嗎?”
  整個師指的人都望著楚云升的汽車背影,寄托著全部的希望!”,
  楚云升將擋風玻璃用沖鋒槍打碎。以元氣彈開道,直到前方塞滿了蟲子,汽車已經無法前進。
  他將車內的炸彈統統收入物納符,開啟戰甲,手提千辟劍,踩踏著蟲子的后背,躍上了一座大樓!
  即便他認為這已經是十死無生的行動,但他依然希望能求生,那是人的本能!
  他還有最后一個絕招!能不能保命就靠它了!
  那就是他的那個封印的金甲蟲!
  楚云升的冒險計戈就是將這只封印金甲蟲的背部掏個空缺,讓自己躲在蟲甲里面,然后驅使著封印金甲蟲,偷渡長江!
  說一下,炸墳將是主角第一次接觸到人類世界以外的世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