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51 漆黑石碑

祝凌蝶卻不知道,楚云升并不稀罕什么黑武王的稱號,他現在最關心的是火魔須蟲的尸體。
  他提出要這具火魔須蟲的尸體,還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同時還是總研究部的初級研究員!
  “師長,楚云升提出要那具怪蟲的尸體祝凌蝶網進師指,便開口直接說道。
  “師長,那可是新怪物,按照總指揮部的文件,應該先送到總研究部!不能私下給他啊”。秦氓從一堆戰損報告中抬起頭,“提醒”他這位“膽大妄為”的師長。
  “給!為什么不給?”傅燎原手里緊握著那一連串的死亡數字報告。深深地望了祝凌蝶一眼。用力的說道:“不但給,你派人幫他拉,他要拉到哪里,就幫他拉到那里!”
  “師長?”秦氓知道自己也勸不住。但他就是忍不住。
  他擔心師長再這么下去,總有一天會被總指揮部的某些人抓住把柄,他們這些人跟了傅燎原這么久,一旦傅燎原失勢,就不是他一個人事情!
  這不是陽光時代,失了勢,拿個,死工資也能混一輩子,這可是吃人的黑暗時代,一旦無權、無價值,沒人再會保護你的家屬,沒人再會給你提供食物,等待你的可能只能是和金陵城所有普通人一樣,隨時死亡!
  “祝丫頭不是說過,楚云升是總研究部的初級研究員嗎?給他等于總研究部,我們沒有違反規定!再說東區不是也殺死了一只嗎,夠總研究部研究了!”傅燎原干笑了一聲道,秦氓他們的擔心,他豈能不知,只是他想的更多。
  “你不見他一面?”祝凌蝶猶豫了一下,嘴角蠕動,最終還是主動開口問道,她可是知道,姨夫他一直為尋找用劍的楚云升,心急火燎,甚至不惜多次派出整個警衛營全城搜尋,如今近在眼前,卻只字不提了。“見他?。傅燎原緩慢地從椅子上站起了起來,唷然一笑道:“見他。然后向他做一堆的許諾保證,拉攏他?沒用的,祝丫頭,都到這個。時候了,時松不同了,再說這些已經沒什么意思了。只要從實際行動上讓他明白,我們第九主力師是全力支持他的,就行了,就足夠了!見和不見,并不重要
  “全力支持他!?。祝凌蝶暗自吃驚,這句話的分量意味著什么,她十分清楚,即便有著黑武王的主力師。也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不錯,你很吃驚?給你一次特權,看看總研究部剛剛送來的戰報傅燎原從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遞給祝凌蝶,平靜地說道。
  東區防線”,出現新型怪物。長須,鱗甲”,提醒各師密切注意,高度警惕,死傷慘重,普通士兵當場斃命”**以及**以下黑暗武士無能為力,無法傷害,東區兩大黑武王并力擊殺新型怪物。受傷”緊急通報全軍!”祝凌蝶輕輕吟讀這份沉甸甸地戰報通知。腦袋轟地一聲!像是炸開了一般!
  兩大黑武王并力!?**以下無效!?
  她親眼所見的是,楚云升端著沖鋒槍。緊急從最前線撤了下來,直接孤身一人仗劍擊殺如火魔一樣的怪蟲!絕對是孤身一人!
  他已經強大到可以憑借一人之力比肩兩大黑武王了嗎?
  他的那副怪異而威勢的鎧甲又是從何而來呢?難道是總研究部最尖端的防具?她怎么一點也不知道呢?
  祝凌蝶拿著文件的素手,微不耳查地顫抖了一下,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楚云升猶如戰神一般腳踏蟲尸的畫面。
  “現在明白了吧,你去處理蟲尸的事情吧,另外告訴他,我已經戰報里寫他和風火連城聯手一同消滅新型怪物。
  ”傅燎原莫名奇妙地補了一句道。
  祝凌蝶心情極端復雜地離開了師指,望著她的背影,秦氓冷不丁地說了一句:“可惜他不愿意去炸墳!”
  傅燎原笑了笑,而后,凝聚著眼神射向江北,一臉的肅穆。
  楚云升拿到了火魔怪蟲的尸體。卻現他無法下手分割。
  削鐵如泥,斬蟲如粉的千辟劍竟完全割不開它的鱗甲,甚至連長須也無法切斷!
  楚云升輕輕地**著千辟劍的劍身。這把劍跟隨自己從恐怖之城,到迷霧之城,再到金陵城,一直是他引以為豪的最大的兵器憑仗!
  死在千辟劍下的怪物更是不計其數,弱到綠熒刺吸蟲,強到火特幻鳥。他都記不清有多少了。
  他一向重視保命的防護,材料和時間都充足的時候,他都是優先考慮淬煉戰甲。
  當戰甲已經煉制到二品之后。千辟劍卻依然停留在最低等一品水平。后來幾乎都是一直在湊乎著使用。
  是該要重新淬煉它了!
  楚云升暗自忖道,沒有二品的千辟劍,別的不說,這具火魔怪蟲的尸體,他就分割不了!
  萍煉千辟歹,耗時耗力,又是楚云升第一次淬煉二品的武器,更要靜下心來揣摩思訣,寫字樓的第十層,正是最適合的地方。
  防線暫時也沒有什么危險,自從火魔怪蟲被殺死后,江北就一直很安靜,連火球也沒有越江攻來。
  他還從祝凌蝶的口中得知,東南西北四道防線,只有東區和西區出現了這種新型的怪物,而且數量都是只有一只,可見這種怪物極為稀少
  楚云升回到寫字樓,為了增加淬煉千辟劍的成功率,特意地去看了一下唐教授以及丁顏秘密尋找回來的幾位原金陵大學的學者。
  他們進度并不如楚云升原先想象的迅,依舊緩慢,只是和楚云升相比,倒是快了許多。
  從他們提供的推斷資料中,楚云升最后做出涵義確定,他自制的古書字符字典上,又多出了三十多個可以確定涵義的字符。
  寫字樓的十層小老虎繼續著擔任守衛的職責。每當楚云升安排它守衛的時候,就是楚涵她們,它也拒之門外。
  重新淬煉千辟劍,并不是要淬煉一只新劍,而是在原先這只的基礎上,以新的二品淬煉思訣,煉制千辟劍。
  和二品戰甲一樣,他現在的本體元氣已不是當初的簡單的天地元氣。操縱以及萃取精華的能力大為提高。
  楚云升放棄了使用最低檔次的赤甲蟲腿為原材料,而是使用青甲蟲更為鋒利的刺腿為原料。
  實際上,他現在能用的最好的材料并不是青甲蟲,而是金甲蟲,只是他現在一共也沒幾只金甲蟲的尸體。
  青甲蟲的尸體到是有一堆,他畢竟是第一次淬煉二品戰甲,也不知道是否會失敗!
  浪費了青甲蟲,還能及時補充。如果浪費了金甲蟲,連二次機會都不會有。
  楚云升穩了穩心神,靜下心思。依照思訣規則,操縱著靜止懸浮在半空中的千辟劍。緩緩地吸收著樓板上的青甲蟲腿所包含的精華物質。
  隨著青甲蟲的精華物質越來越對地被吸入千辟劍,原本夾雜著藍絲赤紅的千辟刮。逐漸轉變為青虹色,散著古樸的氣息。
  淬煉途中,果然出現幾處錯誤。其中一次致命的砒漏,差點造成劍毀符消!
  這個時候,青甲蟲的數量優勢便體現出來了!
  點點青光飄向千辟劍,楚云升沉靜在對淬煉規則的觀察上,他和孫教授接觸地多了,有時候,他會從科學的角度去猜測,這些精華物質,也許可能是附屬著某種看不見的暗物質之類的東西。
  三個小時后,經過連續的元氣輸出以及高度的集中精神,楚云升已經疲態百出的時候,二品千辟劍劍體終于淬煉成型!
  此時,還差最后一道淬煉法則!
  二品千辟劍,和戰甲一樣,將凸顯兩個獨特的簡單戰能:破甲和破元!到底要選擇哪一個”楚云升略略猶豫了一下。
  破甲,即增強千辟劍的鋒銳程度。使之“削金斷玉”;
  破元,則是針對各種元氣能量形成的防護。
  對他來說,這兩點都非常重要,他最大的敵人蟲子,既有元氣能量的防護,又有堅韌瘧比的甲殼,那一個都很強大!
  如果是在火魔怪蟲出現之前淬煉二品千辟劍,楚云升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破元”戰能,這樣便能大大減少和節約他用于破除蟲子防護的本體元氣!
  但現在,楚云升最終慎重地選擇了戰能“破甲”!
  先不提需要他更加鋒銳的千辟劍切割怪蟲的尸體,就說以后萬一再出現長須的火魔怪蟲。劍鋒刺入不進去,總不能每次都通過鉆入它的口中將其擊殺,就算自己想鉆。也不可能每次都有機會!
  更何況鉆進火魔怪蟲的腹腔,還要面對火性毒素的侵蝕,萬一不能及時的破體而出,甚至有可能被毒死在里面!
  定下“破甲”戰能,楚云升迅選擇使用與之相應的淬煉法則,完成最后一道工序。
  一聲。
  劍成,法則隱!
  劍身環繞著絲絲青光,撲面而來的古樸、凝質。
  古符“破甲”二字,憑空射出,再縮回劍體,浮現在劍身根部。
  楚云升精神頓時振奮起來,不顧三個小時的心力交瘁,握住嶄新的二品千辟劍,躍躍欲試。
  火魔怪蟲他留在了西區陣線附近,正是他試劍的最好對象。
  正在這個時候,他網要起身,一陣地動山搖,整個寫字大樓似乎都在搖晃,墻壁上的掛件紛紛掉落下來
  楚云升大驚,是炮擊?但沒有聽到任何炮彈呼嘯的聲音!還是那只長腿巨獸?
  他顧不上新劍制成的喜悅。連忙靠近窗口,卻見到一幕他終身難忘的景象:
  一個巨大的,漆黑的石碑,從中央區,拔地而起,所有阻擋它的建筑物,紛紛破碎,四散落下。
  石碑不停地向上延伸,直到百米的高度,才穩穩地停止了下來,黝黑而有光潔的表面。反射著中央區內戍部隊的燈光,晏得悠遠而又嶄新,破碎了那么多的建筑物,甚至連一個劃痕都沒留下!
  匆匆趕到的三架武裝直升機。打著強光燈,旋轉在這塊忽然之間冒出的巨型石碑周圍。
  剎那間!
  城外的巨墳齊齊冒出火焰,濃煙滾滾!
  似乎所有的蟲子都在瘋狂地嘶鳴!尖銳的聲音,刺破蒼穹!
  嗚嗚!嗚嗚!
  金陵城四面防線陣地,全部拉起極端緊急的蟲襲警報!
  情節馬上就要一步步揭秘了。兄弟姐妹們,這個月還剩下最后一周了。飄火拜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