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49 大戰火魔蟲

楚云升知道方家的事情,瞞不了多久,以方副總指揮在金陵城的勢力。遲早會懷疑到自己頭上,當早做準備,以防不測。
  曾行銳給自己帶來了一個極壞的消息,方家的背后竟是那古怪的斗篷人,自己是否能夠和他一戰?楚云升并不確定。
  不過有一個疑點,楚云升已經注意到,從火王齊煊到槍王韓立嘯,斗篷人盯上的,無一不是火能高級黑暗武士!
  尤其是曾行銳那句:像我們這樣的火能黑暗武士,只有跟著斗篷人,才能,,
  更加說明了斗篷人同火瘧氣能量一定有著某種密切的關聯。
  難道他真的是某種蟲子?楚云升心驚肉跳,到目前為止,只有圍在金陵城周圍的蟲子都是純火元氣的怪物!
  楚云升坐在寫字樓的樓頂上。望著江北時而冒著濃煙的巨墳,忽地覺得這個世界越來越陌生,原來的世界卻離他越來越遠!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太陽的炙熱,陽光的溫暖,晏辰的璀璨”
  每次半夜驚慌醒來,都耍檢查一下古書還在不在,然后才能安穩地睡下;
  每天睜開眼睛的第,件事,不再是急著洗臉刷牙,去趕上班的公交車,而是先聽聽江北的動靜,然后如同一個機器人一樣,端著武器,和蟲子拼命。
  于是每天都會見到有人死去。被蟲子咬死的,餓死的,自殺的,應有盡有,他一輩子加起來見過的死盧”也不夠在這個世界他見到的一個。零頭。
  而當他審視自己,同樣陌生感令他的靈魂深處都有些顫栗,本應該每日坐在明媚的辦公室,對著電腦忙碌著一天的工作,偶爾也能和漂亮的前臺女孩開幾句玩笑,如今卻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包裹在盔甲里面的戰斗機器,高擎著長劍宛若一個劍客。為能夠生存下去,不愕不咬著牙。殺開一條鮮血淋漓的道路。
  這樣的日子,也許要持續很久,直到他死去的那天,恐怕也不能回到從前了!
  古書的前輩說過,天軌解封,不過是還原這個世界本來的面目,話句話說,他以前生活的那個世界,不過是一個世外桃源罷了,終歸要回到世間。
  活在這樣巨變的世界,前半生度過在陽光時代,后半生踏入在黑暗時代,親眼見到這神奇而又荒誕的一切。是不幸,還是幸運呢?
  楚云升不知道答案。他掏出一只煙,想點上,卻又猶豫了半天。收了回去,物納符內的煙已經不多,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能戒掉煙癮,但總有那么一天,他不得不去面對一個現實,無煙可抽的現實!
  第九主力師一直向他們提供著食物,雖然為數不多,但也勉強夠填飽肚皮,楚云升已經不再挑食,就算黑乎乎,臟兮兮的糊狀食物,他也能一吞二盡!
  甚至他已經嘗試著吃那些蟲肉。為了節省糧食,他用驅毒符將赤甲蟲的尸體火毒逼盡,將那些粗糙而又難以下咽的蟲肉分食給寫字大樓的家屬,他自己也吃,硬著頭皮去吃!
  每隔三日,他才會讓人將小站取回來的糧食煮成米粥,再加上楚云升陽光時代儲存的一些咸菜,算是加餐了!
  每到這個時候,寫字樓的家屬們都會露出久違的笑容,而小孩們都會**著嘴巴。一直呆在廚房外面心癢癢地等待著,然后重新掰著小的手指開始計算,下一次加餐還有多少天!
  丁顏說要給小孩們上課,只要城池不破,他們就是未來的希望,如果不學習,許久之后,恐怕他們連自己是地球人類都不會記得了。
  許多家屬并不支持,他們覺得現在都這個樣了,朝夕不保,隨時都有可能城破人亡,或是被餓死,還上什么課,豈不不是天大的笑話!?
  但丁顏很堅持,堅持到楚云升都覺得他有些可怕的固執,在丁顏的武力威壓下,這些家屬閉上了嘴巴,于是寫字大樓里,竟出現了令片區專員路亞明吃驚不已的事情,他們居然組織小孩上課了!
  上課的內容很簡單,不過是一些以前的課程,只不過諸如英語之類的無用之物,暫時拋到了一邊。接著出現了一件怪事,一個十:歲的小女孩覺醒了,在匆匆忙忙趕回來的楚云升的幫助下小女孩安煞無恙地獲得了覺醒能力,而在此之前,除了極為特殊生下來就具備兩種能量的小老虎,大家還從未見過小孩自我覺醒的例子。
  那天晚上,孫教授過來研究很久。提出一個觀念,推測人類在口歲之后,將有可能自我覺醒。
  于是丁顏組織的課程上,又多了一個項目,就是安排那些黑暗武士,向小孩們展示各種能量的運用。
  嗚嗚
  一陣警報聲,將楚云升從沉思中驚醒。每當聽到警報的聲音,就意味著,蟲子又
  當他趕到西區防線的時候,廝殺已經展開了!
  有著長江的阻隔,西區的防線壓力大大小于南區和東區,每次不過是漫天的火球以及飛越長江而來的青甲蟲。
  只不過這次,有些不同了!
  赤甲蟲似乎找到新的辦法渡江!
  那些血紅的粘液像是受到了某種改變,凝固成結實的一塊,在一些管子的蠕動下,被推向江邊,赤甲蟲紛紛站在上面,由那些管子朝金陵城推送。
  甚至那些管子上,都爬滿了赤甲蟲。
  所有的士兵都緊急地出現在各自的陣地,黑洞洞地槍口對準遠遠靠近的赤甲蟲群。
  赤甲蟲成群結隊地涌向防線的時候,預先埋置的地雷炸彈,紛紛起爆,西區防線前,一片火海。
  然而,蟲子并不怕火,除了爆炸力摧毀了許多蟲子之外,它們陸陸續續地從火海中沖了出來,撲上陣地。
  楚云升已經不用了子彈了,金陵城的彈藥越用越少,已經十分緊張。
  他站在防線的高處,猛烈地射擊著元氣彈,一只只赤甲蟲,被他擊退下去,不需要任何槍法,只要對著長江,就用數不完的蟲子迎接著他的元氣彈。驀然之間,陣地的后方傳來一陣陣慘叫,有人大聲喊他的名字!
  楚云升聽得耳熟,便打邊退。撤出了最前線,扭頭一看,生生地嚇了一跳,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一只從未見過的巨型紅的紫的怪蟲,身上和赤甲蟲的甲殼不同,呈鱗片狀。體積是赤甲蟲的三倍大頭頂上長著一對長婦米的觸須,每根觸須上,燃燒著熾烈的火焰。
  它甩動著如同鞭子一樣的觸須。抽向人群,普通士兵直接被焚為灰燼。黑暗武士則重重拋起,滾落在一邊,身上炸起火焰。
  怪蟲如入無人之境,橫行無忌,一堆的黑暗武士不停的對它釋放冰能攻擊,卻絲毫阻止不了它的屠殺。
  猛然間,它高高昂起蟲頭,尖銳地嘶鳴一聲,整個赤甲蟲群,仿佛是被打了雞血一樣,頓時興奮不已。不計一切地沖擊著防線,回應的鳴叫聲此起彼伏!
  那一玄,這只周身都冒著紫色火焰的怪蟲,如同魔王降臨人間,不可一世,將人類踐踏在它八只長腳之下。
  無人能阻止它的前進!眾人驚恐地后退,無人再敢上前!
  楚云升按下心頭躁動,匆匆趕到。一元氣彈呼嘯著打在它身上。激起激烈的火花,飛濺四射。
  這似乎惹惱了這尊“火魔王。”凌厲的觸須鞭子高高地揚起,出“無無”地抽*動空氣的聲音,啪地一聲,筆直地劈向楚云升!
  楚云升立刻啟動戰甲,向左邊躲閃,千辟劍已經赫然在手,向右上方,平削追擊而來的火焰觸須!
  噬噬!唯唯!
  千辟劍上吸收紅眼魔毯氣霧而形成的藍色光芒,頓時大作。
  卻令楚云升吃驚的是,千辟劍如此之鋒銳,竟然不能斬斷它的觸須。好險些被它卷走。
  這是什么怪物,厲害程度竟遠比金甲蟲。
  操!楚云升大罵一聲,急忙蕩起千辟劍。磅礴的劍戰技,帶著蕭殺的氣勢撲向這尊火魔王!
  十二道劍影組成的陣勢,在楚云升的控制軌跡下,先攻擊向它頭部。
  這一次,明顯它吃痛了。千軍辟易的劍影,完全是楚云升的本體純凈元氣激化而成,威力非同可!
  一劍殺過,這尊魔王的蟲頭上火焰頓時蕭殺了幾分。
  它被徹底地擊怒了!
  渾身陡然地冒出一圈火焰,從身后至身前,形成一股紫色的火蔣沖擊波,射向楚云升。
  這股火焰所到之處,連地面都被生生燒去一層,楚云升不敢硬抗,憑借著“”能戰甲的戰能,只留在一抹殘影在這股火焰之中,人已經騰空而起,第二道千軍辟易,已經成型!
  如今他現在一招千軍辟易,已經遠勝在一層融元體的境界之時,劍戰技的威勢,起碼高于當初六道劍影三倍。而不是兩倍!
  這尊火魔王的頭部硬是讓楚云升給削下了一塊!
  見它依然不死,楚云升心里一沉。這可是已經比上當初一層的時候。六次劍戰技了!
  劍戰技消耗甚大,如果再一次,它還不死的話,就必須要動用冰崩符了!
  就在他落地的那一刻,怪蟲的觸須終于迅地纏繞到楚云升的腳上。硬是將楚云升憑空拋起,然后再狠狠砸下,它渾身的火焰一波一波地勇氣,形成沖擊火波,順著觸須,勢不可擋地要燒死被它死死纏住的楚云升。
  說一下,這只蟲子的出現,很關鍵,將直接影響到金陵城的勢力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