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48 冰崩別墅

二天第二弟們,給飄火點力量吧!飄火今晚將斤甘刊!碼出第三更!
  楚云升的度非常快,快到只有一抹殘影!
  門口的守衛很多,但巡邏的人已經被抽調至前門,楚云升和小老虎得以空隙,悄然躍上別墅的房頂天臺。
  天臺上有兩名拿著沖鋒槍的士兵,楚云升隱藏在閣樓的拐角后面,拍了拍小老虎的頭,又指了指其中一人。
  小老虎雖然是猛獸,但是跟著楚云升一起長久地并肩地作戰漸漸地也懂得了一些提示。
  瞬間!
  楚云升和小老虎乍然射出,一左一右,配合無間,撲殺向兩名士兵。
  小老虎習慣死死咬住對手的喉嚨,它風能日漸強大,一口咬住士兵的喉嚨,同時,風形虎爪已經撕碎士兵的拿著槍的右手,根本沒給他扣動扳機的時間。
  而另外一邊的楚云升,已經劍過人頭起,以千辟劍之鋒利,對普通士兵,無需再出第二劍。
  殺人再所難免,想要將來不被方家追殺。現在就必須先殺掉他們,那一刻,楚云升心堅如磐石。
  悄無聲息地干掉天臺上的兩個士兵,楚云升立刻抓緊下樓,一旦地面上的人現天臺上的異狀,必然會被暴露。
  別墅有三層,而第二幅地圖,卻指向最下面。楚云升摸著樓道,急地飛馳而下,但見人影,便劍光頻閃,一擊斃命!
  死不掉的,后面有小老虎掃尾,絲毫不給他們求救的機會。
  好在沒有遇到強大的黑暗武士,否則一劍不能刺死的話,一旦出呼救,將引來大量的士兵和黑暗武士。
  地下室的入口,楚云升根本沒辦法知道。這種密室,自然不可能堂而皇之放在明顯的地方,不過,方副總指揮這次是要失算了,楚云升根本不需要知道入口,只需要知道確切的方向,用千辟劍劃開地板,直接跳下就行。
  方家的人估計怎么也猜想不到,楚云升能夠精確地定位林水瑤的藏身位置。
  當楚云升從天而降,困在密室的林水瑤。張大了嘴巴,在密室的電燈光中,她能清楚看到那副流線型地戰甲。以及那把她異常熟悉的赤紅長劍。
  她自被方郁森捉來后,就一直相信這個人有辦法將自己救出去,她咬緊牙關支持自己挺下去,以為楚云升為了那個玉佩會和方家沖突一翻后。以武力威逼方家放人,卻想不到,這個人竟然用這樣的辦法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楚云升認清林水瑤后,不一言,立刻夾起她,準備跳上地板,逃離別墅。
  這個時候,忽地聽到樓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似乎再斥:“操,你跟著冰王能有什么出頭之日,像我們這樣的火能黑暗武士,只有跟著斗篷人,才能,咦!不好,有人闖進來了”。
  與此同時,楚云升來不及思索那人說什么斗篷人,心電急轉。一把將林水瑤仍給小老虎,也不管小老虎聽不聽得懂,打了一個讓它走的手勢。低聲道:“虎仔,你帶她先走!”
  小老虎其實已經不是老虎了,它的身形已經迅的成長到成年老虎的大只是在楚云升的眼里,它永遠是那只甜甜地睡在盒子里的小老虎。
  林水瑤心思玲瓏,自他們一人一虎進來,就知道這只老虎應該是被楚云升馴服了,雖然對這只龐然大物有些膽怯,但始終保持著安靜。
  只是令她有些氣結的是,這只老虎沒有想她想象的那樣,讓她騎在虎背上**逃,而是直接粗野的用虎嘴叼起她,摸樣十分難堪。
  她卻不知小老虎自出世睜眼以來,普天之下。它只認楚云升一人,其他不管是蟲子,還是人類。在它眼里都只是獵物!
  平日里,除了楚云升之外,其他人連它一根虎毛都休想碰到,更何況是騎它的虎背!
  楚云升和叼著林水瑤的小老虎,一前一后躍上地板,密室的門口也是通向這個,房間。走哪里都一樣,都要碰到上面剛才說話的人。
  “是你!”
  楚云升網冒出身形,就聽到那熟悉的聲音一聲驚呼,他定晴一看,竟是冰王的手下曾行銳!
  曾行銳在寫字大樓那晚,是見過楚云升身穿戰甲,手擎長劍的。當即便認出他來,心下一緊,他未和楚云升交過手,但卻不敢小視霉時楚云升的手下姚翔帶來他的壓力。讓他幾乎駭然欲絕!
  楚云升長劍一震,曾行銳認識自己,則必死無疑!
  第一次攻擊。楚云升便毫無保留地施展出最強的攻擊劍戰技。千軍辟易!以求一舉將其殺傷!
  十二道劍影,撈地一字排開!
  彈指之間,劍影便如同離弦之箭,聲聲奪耳,根根蕭殺地射向滿臉震驚的曾行銳和他火能黑暗武士同伴,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場景。
  十二道虛劍,穿體而過,是什么滋味?大抵只有此時的曾
  他眼睜睜地看著那虛幻的劍影擊破他的火能,刺穿他的身體!
  血。跟隨著劍影,飛濺出來。震落在地上,如落地的紅花。
  曾行銳只剩下一個念頭,逃!
  一劍之下,自己便被戳了幾個窟窿,身受重傷,他身后的同伴更是直接被削斷了脖子,絲毫沒有還手的余力,還怎么打!?
  若不是他擁有**乙等的能力,只怕此刻已經橫尸當場!
  只是,楚云升豈能讓他**逃!
  此時聽到響聲,外面又沖進來幾人,和曾行銳正好堵在門口。
  楚云升靈光一閃,當機立斷。掏出冰崩符,意圖以最快地度一舉崩殺這些人,以絕后患!并留下冰元氣,迷惑其他人。
  冰崩符爆裂,符光四射,冰元氣徹底橫掃別墅大廳!
  巨大的透明冰川塊。轟然凝結而成。緊緊地將曾行銳等人舒服在其中。甚至隔著透明的冰塊,還能見到他們一臉驚駭的固化表情!
  咔嚓嘭!嘭!!嘭!!!
  冰崩符最大的威勢:崩!
  楚云升飛身向后退去,如同刺猬般放射狀射開的冰塊,肆虐在別墅的大門內外。
  那一瞬間,整個別墅大廳,都冰塊砸地七零八落,甚至連墻體。都搖搖欲墜,如同一個冰窖一般!
  處于崩力核心中的曾行銳等人,又豈能和強大無比的火焰幻鳥相比?早已尸骨無存,裂成片片碎塊,附落在滿是冰渣的地面上。
  赤紅腥血,染紅了破裂冰封的大門。
  巨大的響聲已經驚動了更多的人,等他們趕到,楚云升已經抽身離開。連個影子都沒有。
  “方少,大門口的人撤了!”一名黑暗武士趕緊進院子報告道。
  “撤了?方郁森眉頭一皺,這撤得也太快了吧,剛才這些還誓誓旦旦地要拼命,這才多大的功夫就撤了?
  正在他疑慮之間。就聽到后院,嘭地一聲巨響,驚天動地!
  “出什么事了?”方郁森心中一驚道,后面別墅,他為防止外面的人調虎離山,特意安排了曾行銳這個**乙等的黑武防守,按理說是不應該會出什么事情的!
  “方少!林水瑤被就走了。我們的人全死了”。趕過來報告的士兵滿臉驚駭地說道。
  “什么?你說什么?”方郁森整個陡然扭曲起來,一把揪住士兵的衣領,大聲質問道。
  “曾隊長他們全死了,滿地都是尸體碎塊,全死了”。士兵睜大著眼睛說道。
  “胡說,他一個**乙等的高手,怎么會一聲不響地就被殺了!”方郁森丟開被驚嚇到的士兵,親自大步流星地趕往后排別墅。
  然而,當他自己親眼見到一片狼藉的別墅大廳,也不由得地怔住了,這哪里還是個豪華地別墅。完全就是一個搖搖欲墜殘破不堪的冰窟!
  而尸體。根本無法找到,滿地都是。
  方郁森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冰王,只有冰王才能做到這種程度!
  但冰王沒有理由。他現在還在自己父親的手下做事,即便是想殺“背叛。他的曾行銳,也不會選在這個地方,甚至還帶走了一個和他不相干的人。
  那到底會是誰?竟有如此大的能力,可以在他們眼皮底下,斬殺一個**乙等的黑暗武士于無形,之后還能帶著林水瑤,從容離去?
  方郁森心頭一緊,對著身邊的人沉聲道:“我立刻去總指揮部,現場你們不得破壞!”
  情況巨變,他必須馬上通知爺爺和那個神秘的斗篷人,似乎有一個。堪比冰王的人插手了!
  此人極為強大!
  曲
  “玉佩楚云升簡單對林水瑤說道,大家都心知獨明。
  林水瑤伸手捋過因逃命而凌亂的頭,從白哲的脖子上,取下吊墜,驀然一笑道:“拿去吧”。
  楚云升將玉佩收入懷中,沉聲道:“南區你現在不能回去了,我會找個地方讓你暫時先呆著
  林水瑤現在如果回去,方郁森必定會再次找上門,順著根挖到自己,所以現在打算先將她安排到西區祝凌蝶那幫娘子軍里面去,等風頭過了,她愛去哪去那!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卑鄙。利用了你?。林水瑤望著漆黑的街道,突兀地說道:“陽光時代,不論我走到哪里。都會有人追捧著、保護著。鮮衣怒馬,光芒四射!而現在,卻如同一條卑微的流浪狗!整日地小心翼翼,搖尾乞憐,一不小心就會被人砸死!這樣的一條隨時都會死,掉的狗。卻忽然知道一個。能夠保命的東西,你說它會怎么做呢?”
  “它會怎么做我不知道,但是你顯然選錯了方式,沒人喜歡被別人利用”。楚云升淡淡地說道。接著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