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43 黑武魂

江一章是小一人物掙扎!卓,求月票了啊!“※
  “祝丫頭,你的那個風火連城不愿意去?”傅燎原揉了揉通紅的眼睛,陷在椅子里面,絲毫不感到驚訝地說道。
  “不是風火連城,是他們的隊長。楚云升不愿意去。”祝凌蝶輕輕地搖了搖頭,平心而論這種事情攤到她自己身上,她也未必不會猶豫。“都一樣!關鍵時刻,這些沒扛過槍的黑暗武士根本靠不住,他們根本不懂什么是戰爭!好在,我也沒全指望他們!”傅燎原擺了擺手又道:“差秦,讓各團抽調**,組成敢死隊,渡江炸墳!”
  “師長,是不是再讓祝小姐去黑武獨立團召集一下,哪怕姓楚的不去。其他人愿意去也行啊,我們的人都是普通戰士啊”秦氓看了一眼祝凌蝶,打個了眼神,急忙勸道。祝凌蝶嘴里宣稱的獨立團最強黑武都怕死不敢去,自己的人豈不是更是有去無回!
  “老秦,我們的人的確是普通的士兵,但是我們紀有組織,有紀律。有執行命令的鋼鐵決心,有視死如歸的氣魄!他們黑武團有什么?除了黑暗能量,什么都沒有!一個小小的火球,就能讓他們陷入各自為戰的境地!甚至還有黑武想臨陣**逃!這樣的人,再強他也完成不了艱巨的任務,他們心理上就已經輸了”。
  傅燎原從椅子上站起來,凝聚眼神望著窗外,緩緩地說道:“再者。就以江北的情況而言,去十個**黑武,或者,去十個普通士兵,對于蟲子來說,根本就一樣,人蟲數量與實力的懸殊太大了,除非是絕頂的高手,否則黑武和普通士兵的個人武力差距反倒可以忽略不計而我們士兵卻有團結一致、練有素的優勢!現在我們只能寄望于能偷襲成功,摧毀那些可以防御炮彈的巨墳”。
  祝凌蝶有些尷尬,傅燎原對黑武的一翻評價,總結起來就是差強人意。但說的也是黑武獨立團的實際情況,不容她辯駁。
  “四大黑武王累加起來的實力。遠過總指揮部的軍武特種部隊,卻在一夜之間,不得不全部“降服”于總指揮部,這就是他們之間天大的差別!
  祝丫頭,師部將黑武獨立團交給你。就是希望你能將他們“立。而不“獨。”成為對抗蟲子怪物的中堅力量。當然這需要時間,師部可以給你!這場人蟲之戰,不是靠一兩個人就能成功得了的,也不是一天就能將蟲子趕回老家的!”傅燎原轉過身,神思遐馳地說道:
  “這是將一場曠日持久的人蟲戰爭,也許會過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一次!世道規則、力量體系的變化。終將使得黑暗武士軍團成為這場戰爭的最強力量!
  而世界上每一只強大的軍隊都有著自己的魂,你現在以及將來的最大任務,就是要給第九主力師黑武獨妾團,尋找到屬于你們也是屬于這個時代的魂,一個能讓全團上下、萬眾一心、視死如歸、勇往直前的黑武魂!”
  祝凌蝶微微地有些錯愕,黑武魂!?她從未想過,也從未試圖去想過,這已經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似乎觸手可及地能感覺的到它日夜逼近的磅礴氣勢。卻又萬分地飄渺無形,如置云霧之中般地不可據摸!
  “扯的有些遠了,老秦,你去執行命令吧,我有些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你們都出去吧!”傅燎原疲倦地揮手道,自蟲子圍城以來。他就一直沒有合過眼。
  “祝凌蝶想讓我渡江炸墳!”楚云升平靜地說道,他從營帳出來了。就平息了心中的驚跳。
  丁顏的眼皮跳動了一下,沒有答話。挑目遠望江北蟲子的世界,現在整個防線上的人都知道,重型炮彈甚至是導彈,都無法逃**那些巨墳的吞噬。
  “我拒絕了!”楚云升移開眼神。依舊平靜地說道:“如果沒有長江阻隔退路,也許我還敢去拼一拼,那樣沖不進去,還能及時退回來,似,”
  “楚先生,不管你做出什么樣的決定,我們都會支持你!”丁顏突鎮定地看著楚云升的眼睛說道。
  “等會,你派人去寫字大樓。通知他們加倍小心。”楚云升點了點頭道,他并沒有把話說完,但丁顏應該懂自己的意思,而且他也希望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
  “我會去辦好,不過,你不用太擔心,我想師部不會這樣做否則人心盡失,他們的損失更大!”丁顏放松了表情說道。
  “但愿吧!”楚云升背靠著石墻,見戰場上,寧明軒帶著士兵,抬運青甲蟲的尸體,猛地想起,這些青甲蟲體內能量遠比赤甲蟲,自己剛才忙暈了,竟然忘記用攝元符攝取它們的元氣了。
  還有那些火球,所蘊含的能量也十分充沛,除了落在地上爆裂開來的那些,,網一汗多被自只、吳京照以及老虛攔截下來,冰凍在了山泄,忙量并未損失多少!
  楚云升將以前篆制備用的二階攝元符,夾在盒子里,先將那些無人問津的冰凍著的火球的元氣能量吸收干凈,每個尖球,幾乎滿滿兩張二階攝元符”張火紋,個左右的元氣量!
  等他掃了一圈,備用的二階攝元符竟然不夠用了!只能回到之前給丁顏它們,篆制六甲符的屋子里,重新篆制攝元符,自然還是篆制簡卓。消耗元氣量較少的二階攝元符。
  攝取完火球的元氣能量,青甲蟲的自然也不能放過,元氣對于楚云升來說,就是最為保命的東西,只要元氣充沛,他就能量連綿不絕地釋放恐怖的劍戰技,以及篆制三階的攻擊性元符,甚至是封獸符。
  青甲蟲都被戰士們抬到汽車。準備運回總研究部,楚云升只消在汽車邊上攝取即可。
  士兵們用各種辦法,將青甲蟲的甲殼錄離取下,蟲肉依舊放在車上。將拉回總研究部,甲殼則安放固定在各個重要陣地上,作為防御之用。
  青甲蟲的甲殼堅韌無比,對火能量的攻擊又有一定的防護作用,用來加再現在的陣地,再好不過了。
  楚云升靈機一動,他記得古書上有一種三階的防御性高級元符一
  御土符,封印到甲殼上,則將大大增強它們的防御能力,加固整個防線!
  雖然這種御土符,他了解的不深。篆制思決也半清不楚,但現在手上多了攝元符提供元氣,可以嘗試著去實驗策制。
  他想,盡全力堅固陣地,提高防守能力,總好過根本沒有成功希望、十死無生地去渡江炸墳!
  然而,他未想到師部炸毀巨墳的決心如此之大,在天空中微光消失后,乘著黑暗籠罩大地,功爆破敢死隊隊員,坐著一條小舟,帶著重磅炸彈,出了!
  所有地人都涌向了江邊防線,目送著7名隊員漸漸遠離消失在防線的探照燈光下,有感動的,有同情的。有敬佩的,也有嘆息的”
  再遠的地方,以及江北,已經看不清了。只有當那些巨墳偶爾噴吐一下火焰的時候,對面蟲子的世界,才會隱隱約約地向人類顯露出它的猙獰。
  楚云升知道,他們此一去,永無回頭之日,必死無疑,但他不敢攔。也不敢勸,他自己一個不敢渡江炸墳的人,又有何資格去阻止別人!?
  7人離別前那決絕的眼神,讓楚云升想起了趙山河,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是死路一條,卻毅然固執地堅持,只為了那心中豪氣沖天的信念!
  炸彈響了,在江北。
  地動山河搖!
  沖天的火光中,巨墳依舊在。漫天拋起的蟲子,卻如雨落下!
  然后,安靜,沉寂,如死一般的靜默,似乎連空氣都停止了流動,凝固,崩潰,,
  敢死隊的戰友們,相互攙扶著。站在西區的防線上,凝視著江北,久久不愿離去,不知是誰,沙啞、干燥、而又凄涼地低聲吟唱著: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
  也許我到下,將不再起來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
  也許我長眠將不能醒來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唱到那最后一句,已然有了許多人的加入,歌聲,高亢著、嘹亮著。直插云霄,刺破蒼穹!
  撼動著這冰冷、黑暗、血腥而又無情的夜空!久久不能散去”
  楚云升莫名地覺得胸口堵得慌,難受,卻不知道是為什么!?
  第二主力師,師長楊百里的緊急救援像雪花一樣飄落在傅燎原的案頭。
  3個小時前,警衛營出了;2個小時前,第三團也出了;現在。獨立黑武團整裝待,兵鋒直指南區第二主力師的防御陣地。
  楚云升坐在卡車上,身體隨著車輛而左右顛簸,煙霧繚繞在他周圍。他的耳邊始終響著那一聲巨響。
  卡車穿過西區,插入南區,經過一片豪宅區的時候,楚云升猛然地抬起頭,噌地從卡車上站了起來!
  物納符里,沉寂多時的古書,忽然地出現一絲動蕩,這種反應和他當時碰到第一幅地圖的時候一模一樣!
  是第二幅地圖嗎?古書很快地又沉寂下去。
  古書獲得第一地圖后,和其他的圖感應的距離大大增加,覆蓋的區域同樣也放大很多,不是自己一個人一時半會就能撥索過來的。
  現在北區戰情如火,根本容不的自己跳車下去仔細尋找,暫且只能暗暗記住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