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139 全城大征兵

一夜的蕭殺!
  空中都似乎飄散著一絲血腥的味道。
  蟲子兵臨城下,部分難民的心理防線瞬間崩潰,從而引全城性的大騷亂,在總指揮部的強硬武力**下,一夜之間,終于重歸于平靜。
  第二天。
  楚云升將唯一沒有登記過的周庭韻留在了大樓,萬一再有難民崩潰潮生,好歹也集堅持到自己趕回來。丁顏和段大年的那些槍支彈藥他可是一枝都沒有被收走,危機時刻也能揮點作用。
  三十多名黑暗武士在楚云升的帶領下,步行前往西區前線,汽油已經不多,能省就省。
  令楚云升意外的是,網出門不遠。就碰到陸亞明,他似乎一夜沒睡。赤紅著眼睛,在許多士兵的幫助下,在棚戶區搭建了長長的臺子,后面的墻板上,用紅紙黃字簡潔明了地寫著:緊急征兵!
  楚云升細問之下,才知道,總指揮部的第三道命令,已經出:全城大征兵!
  以兵振糧,參軍上前線,就有糧食,囂,有武器!
  楚云升一連路過幾個片區,全都在組織征兵。
  第九主力師和第五主力師的旗幟,高高地飄揚在各個征兵點寒冷的
  。
  鼓噪的喇叭中,傳出振奮人心的進行曲,激蕩著澎湃的心緒。
  甚至,有的征兵點,身穿軍服的文藝兵,高昂地歌唱道:
  “來來來來來來,,
  ”你不扛槍我不枉槍,誰保衛咱媽媽誰來保衛她!,
  ”你不站崗我不站崗,誰保衛咱金陵誰來保衛家!”
  還不僅是這些,楚云升等人拐過一條稍微寬大一些的街道,迎面就走來一群年輕人,在警察部隊的開道下。打著橫幅,高呼口號!
  領頭一個帶著眼鏡,學生摸樣的男生,嘶啞著嗓子放聲吼道:
  “誓死保衛金陵城!”
  “和蟲子血拼到底!”
  “絕不放棄!人類必勝”。
  “不做懦夫,誓做英雄”。
  他每喊一聲,身后的人就跟著振臂高呼,高亢的聲音,震撼大地。直破云天。
  只是可惜,路邊餓到慌的難民,有氣無力,猶如看戲一樣看著他們。眼神中全是饑餓和虛弱,這些聽起來激動人心的口號,遠不如征兵點提供食物的保證來得實際。
  因此,征兵點人很多,他們問的第一句話,并不是要和蟲子拼命,而是,真的有東西吃嗎?
  整個西區,乃至整個金陵城,到處都是這樣的場景,無論楚云升他們走到那里,征兵點都人滿為患,為的舟僅是可以得到那份許諾的食物。
  西區的防線,臨近江邊,但再近一點,就不敢了,據說曾經有水怪出沒過,一個連的士兵,全部被卷入長江。連個尸都沒找到。
  楚云升他們趕到的時候,6點網到。若不是給那些**喊口號的人讓路,也許還能早些。
  空地上亂哄哄地站著一堆黑暗武士。和另外一邊,整整齊齊、紋絲不動地士兵,形成鮮明的對比。
  楚云升干脆坐在一邊的臺階上,閉目休息,他昨夜整理古書字符,幾乎一夜未睡,困得不行,更不要說修煉這種耗費精神的事情。
  他這一睡,竟然真的就睡著了,什么師長講話,政委講話,通通都沒聽見,本有幾個糾察想過來提醒他。全被丁顏等人瞪了回去。
  等他睡醒的時候,驚奇現集會居然結束了!不過,剛剛宣布的一些事情,他昨晚已經從祝凌蝶那里得知了。黑暗武士獨立團的團長由祝凌蝶擔任。副團長一職,祝凌蝶本想讓楚云升來擔任,卻被他拒絕了,換了丁顏。他沒那么多的空閑和心思去做什么副團長,自己一方只要有一個人坐這個位置就行了,是誰都一樣,根本不需要是他自己。
  有些好笑的是,第九主力師依然派了一個。政委到黑武獨立團,是一個白白凈凈的書生,三十多歲,剃了平頭,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卻沒有一個黑暗武士愿意搭理他,悶地無趣。
  大多數黑暗武士自由散漫慣了,很難受到軍營里的軍規約束。這也是總指揮部第一次征召黑暗武士,最終卻導致內亂的根源所在。
  這次征召,總指揮部顯然吸取了上次的教和經驗,一邊用事先談定四大黑武王,用大棒威逼低端的黑暗武士,一邊又單獨成立黑武獨立團,取消一些限制,盡量消除黑武的抵觸情緒。
  第九主力師的黑武獨立團,一共紉多名黑暗武士,舊人為一小隊,刃人為一中隊,吶人為一大隊。
  小隊長,和中隊長好辦,各家選各家的人,實在不行的小勢力,只好依附大勢力。
  剩下的四名大隊長的位置,卻讓人頭疼了,隊長只是領導者,并不需要強大的武力,而是要臨陣指
  但大家萍水相逢,誰又能信服誰?誰知道對方肚子里到底有沒有貨?
  現在祝凌蝶這個。團長還沒有多少威信,大多數人都覺得她是靠師長傅燎原得的勢,她想要親自任命大隊長,這些人根本不服。眾人吵來抄去,最后覺得還是以武力來說話,最為公平,也最為簡單。誰也沒什么不服氣的,大不了以后再補個有領導能力的副大隊長。就像現在四大黑武王一樣,都是先靠拳頭上的位。
  既然要選,自然是從這奶多人中選出最強的四人。擔任大隊長。
  **以下的黑暗武士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希望的,這種較量只能在**黑武之間展開。
  “姚翔你去?”楚云升拍了拍姚翔的肩膀道,這個大隊長的位置還是要的,至少要從丁顏這個副團長到小隊長之間,自己的人能夠權力的暢通。
  “你饒了我吧楚哥,你讓我和家人比試技能,我一百個愿意,你要是讓我做什么大隊長,還不如把現在就我殺了吧!你看我這身肉,那塊像做大領導的料!?”姚翔苦著臉道。
  楚云升這群人,就淵巳翔和陸羽有資格去爭一下,陸羽半年也不吭一聲。做個中隊長都極其難為他了,更不要說是大隊長,現在姚翔又死活不肯去,只能自己親自上陣了!
  出來參選的**黑暗武士一共也不多,之共湊齊十二個。
  楚云升將二級丙等的徽章給悄悄的藏了起來,一群**黑武中,玲不丁冒出他這么個二級丙等的人。實在太扎眼了。
  “楚大哥,你就不用比試了,可以直接獲任一個大隊長名額。”祝凌蝶笑容妍妍地說道。
  “憑什么他不用比?講好的公平比試,想走關系,老子第一個不服!”立刻就有人跳出來說道。
  “不服?吳克照,你以為”祝凌蝶頓時收起笑容,冷冰冰地說道。
  “比吧,要不就是坐了這個位置,別人也不服,那就沒什么意思了。”楚云升揚斷祝凌蝶道。
  祝凌蝶遲疑了一下,卻說了一段讓吳克照差點吐血的話:“行,楚大哥,你可要收下留情,別傷了人。第九主力師可就這么幾個寶貝疙瘩。”
  楚云升一愣,敢情她不要自己比試。是怕他手下無輕重,重傷了人家。
  吳克照的自尊心受到嚴重的挑戰。頓時跳了起來,怒道:“姓祝的小丫頭,你這是什么話,我今天還就要和他比,現在就比!”
  “吳克照,這里是第九主力師,輪不到你胡來,誰和誰比。怎么比,團里決定,你要再鬧。直接取消你參選資格!”祝凌蝶威脅道,她雖然現在沒有威信直接委任大隊長,但是參選資格她可是有權利錄奪的。只是暗自嘆道這種魯莽的人。要是真當了大隊長,還不知道會害死多少人!
  參選資格的威脅果然管用,吳克照立刻如泄了氣的皮球,不過依舊瞪著楚云升,他倒要看看自己**的實力,這小子如何重傷自己!
  為簡化比試流程,節省時間,口人抽簽分為4組。每組勝出者,即為大隊長。
  “哈哈,祝大團長,怎么樣?還是我和這小子比!”吳克照得意的搖晃著手中的抽簽條。大聲道。
  “哦,是嗎,那你可要記得準備好繃帶!”祝凌蝶輕飄飄地說道。
  她似乎篤定了楚云升一定勝出一樣,兩次說出這樣的話,其他參選的黑武也不得不側目關注。
  吳克照面色鐵青,重哼一聲道:“嘴說無用,手地下見真章吧!”
  比試立刻開始,第一組,一個**乙等的黑暗武士毫無懸念的勝出;第二組,卻異軍突起,最終一個**丙等的冰能女黑武擊潰了另外一個**乙等的火能黑武。
  楚云升先是很意外,仔細想了一下也就是釋然了,黑武總部的評定等級,是以攻擊力來就計算的,同實力的冰能黑武的攻擊力本就弱于火能黑武,但防護能力卻遠勝于火能黑武,按照黑武總部的評定方法,**丙等的冰能黑武實際在能量上和**乙等的火能黑武是相差不大的。
  兩組比過,緊接著就輪到楚云升所在地第三組。
  因為有之前團長祝凌蝶的那兩翻令人吐血的話,眾人都十分關注第三組的比試,亂哄哄地圍成一圈。都要看看到底誰最后要用繃帶!
  在眾人的期待中,第三組,第一個,出場的和楚云升其試的,是一個,**丙等黑武。
  “團長,我請求棄權!”這位扛著大刀的矮個火能黑武,一臉苦笑著說道。
  圍觀的黑武們“眼鏡落了一地”這位老兄比祝凌蝶更夸張,還沒開打,就直接認輸!
  楚云升認得這個人,正是那日在香山小區和交過手的白玉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