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38 長江大橋

串長,蟲子壞是沒動靜。”秦抿老講師部指揮所,珊們曰下問道,整整一天了,蟲子圍而不攻。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現在已經是完全黑暗的時分,人困物乏,如果蟲子乘著黑幕動潮水般的攻擊。情況極不為樂觀。
  “放心,西邊有長江天塹。這群***東西,暫時不會攻過來。”傅燎原眼球**。彈了彈煙灰,看著地圖,下令道:“你去傳令,讓工兵營立刻出,炸毀長江大橋”。
  “師長,您看是不是再等等政委,等總指揮部的指示下來后。再做決定?這可是大事啊,一旦大橋炸毀,江對面逃難的人過不來,我們也很難過去了”。秦氓手一抖,手中的文件差點掉落地上,他的師長膽子也太大了。
  “已經上報過8個小時了,總指揮部現在亂成一鍋粥,那有時間管這種防御細節,不是還有命令嗎:相機行事!現在江對面全是蟲子,你還想過去?你還指望有人能活著闖過來?我和老宋商量好了。炸”。傅燎原捏了煙頭,喝了一口水,重重地將杯子砸在桌子上。長時間的缺乏睡眠,讓他臉色十分憔悴,片亥抬頭道:“對了,讓你找的那個使劍的黑武,進展怎么樣了?。
  “還沒有線索,不過小祝不是說西區的風火連城也能對付金甲蟲的嗎?算算時間他們也應該搶到人了”。秦抿無奈地搖了搖頭,那天劍殺金甲蟲的人高手,如同消失了一般,他翻遍了總指揮部和黑武總部的資料,用劍的黑武倒是找到了不少,卻沒一個是師長看到的那個人。他現在都有些懷疑是不是師長當時眼花了。
  “什么風火連城!那丫頭整天念叨,都鬼迷心竅了!老子從來不信這些傳聞,眼見為實。你繼續派人去找,不行!得加派人手,讓整個警衛營都去!”傅燎原瞪著布滿血絲地眼睛大聲命令道。
  秦氓風風火火地被傅燎原趕了出來,迎面正碰上從總指揮部開會回來的政委,還沒來得及打招呼。政委就沖著指揮部的帳篷喊道:“老傅,炸橋!炸橋!總指揮部同意了”。石奇英此時冷汗直流,第九主力師他并不懼怕,這個師實力本就弱于第三主力師很多。他們空洞的威脅對他構成不了什么實質性的傷害。
  但總研究部和軍武特種部隊的威脅。他就再大的膽子也不敢亂說什么,那不是他一個團長能抗下來的,如果師長和冰王兩人在這里也許還能頂得住,他則完全不夠這個資格。
  他不得不趕緊撤地一干二凈,在這里多呆一秒鐘,他都覺得不安全。
  第三主力師撤退后。班士君連忙搶在第九主力師的人之前,對著楚云升說道:“楚先生,我知道軍武的制度太嚴格,您肯定不會去。您能不能考慮一下第二主力師。就是我們以前的部隊,大家都希望你能過去。
  石奇英剛才解釋過楚云升并沒有應征的證明文件,才生了誤會。所以班士君仍舊保有一絲希望,希望楚云升能夠加入他的老部隊。
  “班連長,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已經答應加入第九主力師。他們駐防地就是西區,對我來說也方便些?”楚云升笑了笑婉拒道,其實他還沒有具體答應加入第九主力師,只是有這個意向。他先要選的條件,是必須在西區組織防御的主力師,這樣方便他照顧到寫字樓的安全。
  在西區,一共只有兩個“主力師進行防御。分別是第五主力師和第九主力師,相對來說第九主力師有個熟人而已。
  “楚先生。班士君還想再勸說一次。
  此時。黑武們的家屬因為危機的解除紛紛從地下室鉆了出來,都站在窗口,神色緊張地朝著外面張望。
  楚云升伸斷他,指著身后的寫字大樓道:“班連長,你看看他們驚慌的眼神。如果我們去第二主力師的話。誰來保證他們的安全?我們在這里已經扎了根,不想再換地方了。”
  寫字大樓已經被盧國隆以日繼夜、拼了老命地加固,再換地方。又得從頭開始,耗費巨大,誰也不愿意從頭再來。
  楚云升將話說到這份上,班士君也好意思再說什么,他本就是私下帶著軍武隊員過來救場,還要急著趕回總指揮部,和姚翔打聲招呼后,便匆匆地帶著隊員,乘著三駕直升機離開大樓。
  孫教授從車里。給楚云升拿了一塊寫著“總研究部重點家屬區。的牌子。臨走前,一再交待楚云升要早點去總研究部去拿新事物的研究資料。
  這兩人走后,整個大樓的面舊”就剩下楚云升和祝凌蝶以及第十豐力師的
  祝凌蝶進院子后,一直沒有插嘴說話,但其實她心中早就掀起詣天巨浪。只是良好的心理素質。讓她看起來波瀾不驚?
  她見識遠非僅僅認識“總研“那塊徽章的段大年能相比的,孫教授在總研究部的分量她一清二楚。這個熱衷于暗能量科學研究的總研。除非特大的韋情,幾乎不出總研究部的大門半步,竟然為了楚云升這個大概**左右的黑暗武士,親自風塵撲撲地趕過來,還帶著一塊在金陵城具備一定威懾力的牌子,臨走的時候,甚至“喋喋不休”簡直讓她以為是自己錯亂了!
  而軍方的黑武特種部隊,基本上都是直接聽從總指揮部的調遣。十大主力師都無法直接命令其行動,更不要說為一個黑武幫派出頭了。
  “楚大哥,向你們介紹一下,這是第九主力師的寧明軒,寧團長,代表第九主力師邀請諸位加入第九主力師。”祝凌蝶迅地調整好心態,介紹她身邊的中年高級軍官。她很巧妙地將征召改為邀請,絲毫看不出有任何強迫的意思。
  “寧團長。很高心認識你,關于雙方合作的事情,讓丁先生和你談吧。他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我只強調一點,家屬區的安全第九主力師必須能夠提供保證。”楚云升現在時間極為緊迫。他還要乘今晚不多的時間,將古書的字符分散整理出來,先交給唐教授一部分讓他趕緊破澤,以后再抓緊時間尋找這方面的人才,爭取早日全部破澤全部古書字符。
  “楚先生請放心,明天早上點整。第九主力師和第五主力師將正式接管整個西區,西區原所有黑暗武士都將根據最終所在的主力師完成調動,也就是說,本區之類,絕對不會再有非第九、第五主力師的黑武團之外的勢力存在。”寧明軒鄭重地確保道。
  原先祝凌蝶去師指找師長要兵來救場搶人的時候,寧明軒尚以為有些小題大做,甚至覺得因此得罪第三主力師有些魯莽,但見到總研究部和軍武的來人后,才徹底嘆服祝凌蝶的眼光。
  和總研究部搞好關系,是哪個師都積極在做的事情,每個師都有著各種人脈關系,總研究部可不只是研究功能。它還包括生產制造能力,雖然大部分武器物資最終分配權掌握在總指揮部的手里,但總研究部的影響力不可小視,一些最新的武器優先試驗和裝備的對象,更是完全由總研究部自行決定的。
  楚云升等人的能力就算并不像祝凌蝶在師指里說的那樣夸張,只要能和總研究部多搭上一條線。對總體實力在十大主力師中相對較弱的第九主力師來說,夜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所以寧明軒對楚云升只派了一個手下和他談合作事宜,也并未惱火,只要目的達到就可以了。
  對于楚云升來說,將這些事情,交給丁顏最合適不過了,那些文件的細節問題,他看了都頭疼。
  他帶著小老虎立即返回了第十層的密室,將古書他原先認識的字符打散抄錄下來,用漢字注釋好準確的涵義。將來這勸個字是要作為“藍本”去破澤整個古書的字符。
  此時,樓下第七層的會議中。丁顏和寧明軒的交談十分順利,僅一個小時候,寧明軒就將第九主力師的證明文件簽署完成,移交給丁顏保管。
  根據征召協議。楚云升一方共計三十六人,正式編入第九主力師黑暗武士獨立團,于次日上午6時。在西區防線結集待命。
  于是楚云升的寫字大樓前。又多了一塊“第九主力師黑武獨立團家屬區”的標志。加上之強的總研究部的牌子,寫字樓儼然已經成了西區居住區中最高級別的安全區。
  接近零點時分,西邊的長江邊,忽然之間一陣耀眼的閃光,接著一連串驚天地動的巨響,巨大的火球推著濃煙,接連冉冉升起,將整個,西區靠近長江邊的地區,照的雪亮。沒過多久,稍遠的地方,北區和南區都接連傳來猛烈的爆破聲。
  西區的難民,紛紛驚恐地從房子、窩棚、廢棄的車輛里面鉆了出來,驚慌不已,相互打聽著:是不是蟲子的進攻開始了!?
  楚云升在聽到響聲后,立即上了十樓的樓頂,在一片沖天的火亮,中,隱約地看到,那座建造于的年代,凝聚著無數的人的心血和驕傲的長江大橋,瞬間轟然拐塌,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