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37 非法圍攻

江個楚云升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會有如此大的能量。同抑荊地二大勢力為他撐腰,為何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
  石奇英和曾行銳十分茫然,但也毫無辦法,事已至此,只能靜觀其變,只希望今晚能平安地走出這個,寫字樓。
  同樣莫名其妙。也有楚云升等人。
  第九主力師,倒是能理解,祝凌蝶邀請他們加入的就是這個師。那個什么軍武,他根本就沒打過交道。而孫教授,又怎么會知道他住在
  里?
  正當他疑惑的當口,軍武中快地走出一人,一身漆黑的制服,**掉夜視頭盔,神色激動地道:“楚先生,真的是你!你果然沒死,今天在總指揮部見到你的情報,我還以為是眼花了!!!”
  楚云升看著眼熟,一邊的姚翔收起戰刀,說了一句:“楚哥,你不記得了?他是杜歧山的手下,那個連長班士君!”
  等他走近,楚云升也認出來了。眉頭一皺,他最不愿意打交道的軍方就是杜歧山那個王八蛋。
  如果讓他選,他寧愿加入第三主力師,都不愿意再和杜歧山合作!
  班士君見楚云升面色不渝,心中肚明是怎么回事,但也只能厚著臉皮。誠懇道:“楚先生,你能活著。我真的很高興,起碼我可以親口向你說聲對不起,那天
  楚云升收回戰甲和千辟劍,打斷他道:“班連長,你和并肩作戰過。出生入死,到最后你依然準備拼命,這事不怪你,你不用道歉,該死的是杜歧山那個王八蛋!”
  當日,楚云升還清晰地記得,整整一百多個覺醒戰士啊,只有班士君一人大吼一聲,沖上去要和火焰幻鳥拼命,雖然最后被他的戰友猝不及防地強行帶走,但起碼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退縮過。
  “團長他,他”班士君見楚云升直罵杜團長,絲毫不給情面,蠕動著嘴道。
  “班連長,如果你是來替他說話的。我們就沒什么好談的了。”楚云升冷冷道。
  “楚先生,團長他死了!”班士君的深吸一口氣,終于傾瀉出來。
  “啊!?”楚云升如遭雷擊,他一直痛恨杜歧山欺騙了自己,常常把杜技山罵成王八蛋,他甚至想著有一天可以指著杜歧山的鼻子罵他。甚至一劍活活劈了他,卻萬萬沒有料到,杜歧山已經不在了!
  “和師指匯合后,全師就陷入了蟲子的重圍,團長對兄弟們堆積如山的尸體說,是他帶錯了路,耽誤了時間,連累全師上下陣亡了那么多的兄弟,說他將科學家們交給師指,他的任務也算完成了,他如解重負!不論師長政委怎么勸,他都執意留下擔負殿后。
  臨別的時候,團長對我和陶參謀說。他老婆死了,兒子也死了,沒什么牽掛,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能再讓兄弟們為他而戰死,”班士君聲音如同穿越時空,回到遙遠的戰場上,痛楚地繼續道:“后來,在很遠遠地地方,我們聽到了一聲巨響。沖天的火光,那是整個師部的炸彈”
  楚云升聽完班士君的一翻話。心中起伏不定,他從未想過,竟會是這樣的結局!
  忽然間,他覺得自己很可笑,也很可憐,他竟記恨一個。已經死去的人這么久、這么深。
  杜歧山曾經對他說過,為了完成任務,連他自己都可以犧牲掉,楚云升當時以為這只是杜歧山一句笑話,卻未想到他真的那樣做了。
  楚云升莫名地噶然一笑。杜歧止。“又”贏了,他以生命為代價,又“騙”自己一回,就在前一刻自己還可悲地以為他還活著,并且充滿了憤恨。
  他嘆了一口氣,與其說輸給杜歧山,還不如說是輸給了自己。
  操、***蟲子!楚云升忽然破口罵了一句。“你那天來總研究部遇見我的時候,我就想告訴你的,可惜你沒我說下去。”孫教授撥開眾人,嘆氣道。
  “人都沒了,再提這事也沒什么意思了。”楚云升搖了搖頭,岔開話題道:“孫教授,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是我通知孫教授的,今天新政頒,軍武部隊優先查詢全城黑暗武士的資料,這才現你還活著。”班士君解釋道。接著又埋怨道:“孫教授,你知道楚先生活著,也不通知我一聲。”
  “你們軍武整天不見人影,再說小楚進城也沒幾天,我那來得及告訴你?”孫教授無奈地說道。
  楚云升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早早就躲在一旁的,一個。“重要人物”路亞明!原來總指揮部手上早就有著全城黑暗武士的資料,來源顯然就是這些片區的專員。
  “所有大幫派間的沖突,總指揮部都有片區后補上來的報告備案,你和冰王手下的摩擦也有,雖然打斗過程沒有記錄,但是結果很清晰。”我擔心自己鎮不住第三主力師。所以趕緊將孫教授一起拉了過來。”班士君向
  “謝謝你們,已經沒事了。”楚云升恢復了平靜,說道,實際上。他們來之前,楚云升基本已經搞定了石奇英。
  判。楚,你和我們就別客氣了,我這把老骨頭。沒有你早死在迷霧之城了。
  ”孫教授連連搖手。繼續說道:小楚,來總研究部吧,你和你的家人在總研究部。我敢用性命擔保,絕對安全!”
  “我現在就一個武夫,去你們那里。什么忙也幫不上。”楚云升搖了搖頭道,如今的世界,他從不敢把自己和姑媽一家的性命依靠別人,總研究部也不行,看看最近強悍的總指揮部就知道了。
  “小楚,你知道嗎,這把槍,少孫教授指著暗能型步槍,壓低聲音道:“你還記在迷霧之城,你建立的那個能量場圖形嗎?老方就是根據這個圖形建立的模型和方程式,造出這把槍!”
  孫教授制止了要開口的楚云升。繼續道:“你先聽我說完,我知道你能打,甚至連火焰幻鳥也許你都能殺死!但是你永遠只是一個人,你再能打,一個人對整個。金陵城來說也是微不足道的!你的能力,只有在總研究部,才能揮到最大,研出更多,更強的武器,讓更多人能夠和蟲子戰斗下去!”
  “孫教授,你真的高看我了。那天我也說了,純粹是誤打誤撞上去的,我一個經常補考的小本科生。你覺得真能整出那寫理論?”楚云升其實并沒有說謊,當時建立的那個圖形,完全是一種近乎傳說中的“頓悟”狀態中完成,“醒”來后,腦袋就重歸一團漿糊。
  古書上的東西。都是高端運用層面上的,這種層面完全越了原始的基礎理論,就算他拿出來,科學家也無法破譯,對于黑暗理論,如同連川都沒搞定的原始人,卻給他一個手機制造工藝,他如何能搞懂?除非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所有的科學家都能和他楚云升一樣。修煉古其中的原理,只要知道“工藝”就可以如同工人一向機械生產,這就是古書的威力!
  只是根本不現實的是,因為**空間壁障的存在,他們根本無法像楚云升一樣修煉純凈的元氣。
  所以,楚云升能理解孫教授的誠意,但真的無能為力。
  “這樣吧,孫教授,很多東西都是在和怪物廝殺的時候,從能量運用中體悟到的,你那邊有什么緊急的研究課題,我平時關注一下,看是否能幫上忙。”楚云升唯一能做的就是這些了,而且他根本不敢打包票自己一定能做到。
  “也只能這樣了小楚。如果你有時間。去看看新食物的研究吧,已經失敗很多次了”孫教授失望地說道。他其實也知道楚云升一個連研究生都沒讀過的人,很難做什么科學研究,只是他心底抱著那一絲希望,不愿意承認,不愿意面對現實罷了,這些日子,他的壓力太大了,全金陵城都睜著眼睛盯著總研究部。
  “不是武器?”楚云升奇道,他以為孫教授會讓他去弄武器。
  “小楚,現在金陵城每天餓死的人。甚至過了城外附近每天被蟲子殺死的人!只要人還在,人還活著。總會找到對付蟲子的辦法,人都死光了,什么希望就都沒有!”孫教授嘆了一口氣道。
  楚云升網想搭話,一抬頭。現石奇英居然還沒走!連忙打住孫。教授的話頭,說道:“等把這些人請毒再說吧!”
  石奇英和曾行銳被他們涼在一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又插不上嘴。更不知道他們說什么,苦苦煎熬了一陣子,終于見楚云升“想起”他們了。
  “他們想干什么?”孫教授板起面孔說道。
  “說我藏了五成的糧食,要收繳上去,我交不出來,他們要把我帶走調查!”楚云升笑著說道。
  “沒王法了!石奇英,回去告訴你們師長方拍瀟,楚云升是我總研究部的人,不要說沒糧食,就是有也是我總研究部的,有本事讓他派兵來我總研究部搜糧!”孫教授沖著石奇英怒道,楚云升還是第一次見這個老頭怒,雖然知道八成是裝出來的。
  “誤會,誤會,都是誤會,在下也是奉命執行任務,真不知道楚先生是您老那邊的人,實在是誤會!”石奇英哪敢和孫教授頂嘴,師長為了獲得總研究部的新武器和新防具,不知道走了多少門路,要是在自己這里把路給堵上了,回去不給師長抽死也得給師長罵死!
  “不是總研究部的人,你們第三主力師就可以亂來了!?石奇英,我告訴你,你**圍攻我第九主力師的下屬黑武成員,官司打到總指揮。你都別想討到好!”祝凌蝶身邊一個高級軍官,終于擠了進來,嚴厲地說道。凹曰混姍旬書曬齊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