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94 未知怪物

[[[cp|w:223|h:263|a:l|u:/downfile/3/3620/20120731131112913889664.jpg]]]虎仔大圖
  ------
  楚云升也只是想想,“巫婆”和她的信徒之間這種你情我愿的事情,自己還是少參合為妙,自古以來這些人都是最為狂熱的群體。
  老崔的人在得到食物的補充后,干勁十足,情緒暴漲,很快便修好了汽車,人的潛力果然是無窮的,絕望和希望,反手之間,便能創造奇跡。
  寂靜的夜里,連風似乎都停止了。
  楚云升修煉了一陣子,二元天的境界,就是融元體的完整構筑,要分為五個階段逐一打通融造,他現在勉強完成了第一個階段的融造,他還不知道第二階段構筑完畢后,實力會出現多大的提升?他現在幾乎是完全靠自己摸索著前進,只知道越修煉,才能越強。
  其實何止他一人如此,同在一個車里的其他幾名覺醒戰士,除了“巫婆”堅定地和她的信徒呆在后面的車里,其他五個人,睡不著的,都在嘗試著各種辦法增加自己的能力,這可是他們唯一保命的技能,上天賦予了他們,自然萬分珍惜。
  這五人,卻是各懷心思,自從楚云升解決是食物危機,黃仁寬第一個又立刻堅定地站在趙山河一邊,連帶著“巫婆”和田維代紛紛倒戈,沉默不語的廚子則繼續沉默,只是短短的一瞬間,孤家寡人從趙山河突變為黎越。
  此時,見楚云升醒著,田維代悉悉索索地湊了過來,從內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皺巴巴的香煙,小心翼翼地檢出一只抽過半截的香煙,借了楚云升的火點上,狠狠地抽了一口,然后遞給楚云升,楚云升搖了搖頭,沒接。
  “楚大哥,你說人死了會有來生嗎?”田維代沒頭沒腦地說道。
  “也許吧!”楚云升隨口說道,這個問題大多人無聊的時候,或是煩惱的時候,都會想過,他也曾經猜測過,不過終歸是不了了的。
  “我從小沒爹沒媽,十八歲當的兵,班長一直很照顧我,待我同親弟弟一樣。”田維代空洞地眼神閃過一絲光彩,不過很快又黯淡下去,語氣頹廢地繼續說道:“申城保衛戰的時候,我們全連陣亡過半,上級說群眾還沒有轉移出來,不準撤退,要死頂!
  那些日子,天天都在死人,我怕了、慫了,乘著混亂想逃跑,結果被糾察隊抓住,第二天,當著全團兄弟的面,所有的逃兵被列成一排,團長親自過來處決,連長攔在團長面前,用腦袋頂著團長的手槍做保,要給我們戴罪立功的機會。”
  田維代像是自言自語地一般,嘮叨不停地說道:
  “當天,我立刻被派到了和蟲子交戰的最前沿陣地去戴罪立功,大家都瘋了,和蟲子膠合在一起,后來蟲子終于退了,我竟然還活著。
  就在那天夜里,我覺醒了,已經來不及上報了,班長說咱們一個連,就我一個人走了狗屎運,覺醒了,要我像個男人一樣和戰友們同生共死,絕不退后一步!
  第二天更大規模的蟲子來了,它們頂著炮兵團的激烈炮擊,鋪天蓋地的橫沖直撞,兄弟們一個一個地戰死,最后,都快死絕了,連長,班長和剩下的兄弟們渾身綁著炸彈,約好下輩子還做戰友,和蟲子同歸于盡了,那時,我又慫了,我偷偷地扔了炸彈,藏在戰友的尸體下面,躲過了……”
  田維代的聲音越說越小,到后來幾乎微不可聞,他神情呆滯,就連香煙燒到了手指也毫不覺察。
  聽到這里,楚云升忽然想起在農家樓房上,見到的那些最終引爆炸彈和蟲子同樣同歸于盡的士兵,那種決絕的慘烈,需要太多的勇氣。
  楚云升也漸漸理解折磨著田維代內心的痛苦,他既寄望著有來生,可以同他猶如親人一樣的戰友相會,又擔心有來生,被戰友們當成逃兵所鄙視。
  因而他時常在夢中大喊:我不是逃兵!
  其實,矛盾膽小的田維代本來并沒有告訴趙山河自己曾是逃兵,可是每次從夢中驚醒,都會這樣地大喊幾聲,沒多久,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他曾經是一個逃兵了。
  過了一會,司機換了一班,繼續晃晃蕩蕩地前行著。
  說出心思的田維代似乎陷入了沉睡,楚云升也逐漸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境,只有虎仔,豎著耳朵,精神抖擻。
  沒過多久,楚云升迷糊地感覺到懷中虎仔繃緊了身體,躁動不安,他打了一個激靈,頓時清醒過來。
  虎仔警覺到危險,卻無法判斷危險來自何方的時候,通常就會表現的如此緊張。
  神秘的風屬性,加上猛獸天生的警覺,楚云升一直對虎仔的判斷不敢掉以輕心。
  “停車!”楚云升突然喝道,在沉靜的車廂猶如一個霹雷。
  “停車!”楚云升緊張地站了起來,不顧被他驚醒的眾人,再次喝道。
  汽車嘎然而止,緊跟在后面的兩輛大巴車也緊急地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緊張起來。
  “怎么回事?”黃仁寬連忙問道。
  “熄火!關燈!”楚云升沒時間理他,彎著腰,走到司機身后,急道。
  “出什么事了?”在車頂上放哨的趙山河跳了下來,拉開車門疑惑道。
  楚云升掏出手槍,檢查了一下子彈,輕輕說道:“附近有怪物!”
  “什么怪物?”黃仁寬緊張地插嘴道。
  “不知道!”透過擋風玻璃,楚云升緊緊地盯著外面,外面漆黑黑地一片,后面的車也熄滅了發動機和車燈。
  “在那個方向?”黎越飛快地問道。
  “不知道!”楚云升依舊是同樣的回答,他的確不知道危險來自何方,元氣的波動他還沒有感覺到。
  “那你怎么知道有怪物?”
  “小楚,你沒開玩笑吧!”
  趙山河同黃仁寬幾乎同時開口道。
  楚云升對他們的七言八語,充耳不聞,調動元氣,全身進入極度警備狀態。
  眾人被他的緊張地氣氛所感染,壓低了呼吸聲,不再說話,警覺地盯著窗外。
  過了一陣子,什么都沒有發生。
  如果不是知道虎仔一直精準的警覺,楚云升也會有所懷疑。
  “楚先生,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黎越陰陽怪氣的打破寂靜,他對楚云升幫助趙山河,多少有些不滿,只不過楚云升的食物的確幫助了他們度過危機,當時也不好說什么。
  “是啊,這也太嚇人了。”黃仁寬放松了身體,靠在座位靠背上,點頭道。
  “快看,那是什么!”坐在車尾的田維代發出一聲驚呼。
  楚云升的速度極快,唰一聲,竄到車尾,黑暗之中,看不見人影,卻能感覺到楚云升高速運動帶起的凌厲風聲,令眾人心驚不已。
  在右后側的黑暗之中,顯出三點綠熒熒的亮光,離地只有兩米多高,搖搖晃晃,不知道是什么東西。
  “這邊也有!”黑暗中,黃仁寬的聲音也有些哆嗦。
  “黃主任和巫婆保護后面的大巴車,其他人準備戰斗。”趙山河當機立斷。
  此時越來越多的綠螢光一點一點的顯露出來,有高有底,楚云升他們已經徹底被包圍在中間!
  之前楚云升都是在虎仔發現危機前,屏絕光亮和氣息,等赤甲蟲繞過,躲過危機。
  而這些發出綠熒光的未知怪物,似乎擁有更加強大的感知能力,已經悄悄地包圍了楚云升等人。
  此時再隱藏已經無用,反而敵明我暗。
  -----------
  上架改為十月份了,希望兄弟姐妹們繼續支撐啊!
  晚上還有一更,這兩天要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