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91 糊糊好喝嗎

“走輻射區,那里剛剛核爆過,蟲子最少,甚至可能都沒有,走那里最安全!”禿了發的黎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說道。
  “不行,普通人通過輻射區,不死也得落下一身病!”趙山河開口否決道。
  “遇到蟲群他們死的更快!”黎越針鋒相對。
  “聽我說一句,我的意見是走輻射邊緣帶,兩頭兼顧嘛!”黃仁寬在陽光時代一個地方官,官階還不小,可惜撤退的時候走散了,此刻,他四平八穩地說道。
  黎越撇了撇嘴皮,如果是在陽光時代,黃仁寬這個級別的官員,他自是巴結還來不及,現在卻已無需掩飾太多,不過不想太過得罪,畢竟黃仁寬如果能活著抵達金陵城,加上他覺醒戰士的雙重身份,在官場上的能量理當不小。
  “小田,你也說一下你的意見啊。”黎越戳了戳還裝著軍裝,在一旁打盹的田維代,說道。
  田維代啊地一聲,有些慌措,先看了看黎越,又看了看黃仁寬,半邊才憋出一句:“我,我聽黃主任的。”
  黃仁寬非常滿意田維代的回答,嘴角浮現了習慣式的笑容,如同他往日一樣那般公式化的“和藹可親”
  “那就這么定了,走輻射邊緣區,控制距離,絕對不要進去,我打頭陣!”趙山河一拍大腿,這事就算這么定下來了。
  黎越有些怨氣,不過也沒辦法,廚子基本不說話不發表意見,“巫婆”又忙著去后面傳播她的信仰去了,楚云升是新來的,他也沒打算詢問。
  即便問了,現在趙山河,黃仁寬,田維代站在一條線上,數量以占優勢,仍是無用,黎越雖是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
  “短見!遇到蟲群你們就知道怎么死了!”黎越很小聲地嘀咕了一句,卻沒逃過楚云升的耳朵。
  不過,楚云升自始至終都沒有插言,也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他跟著這只隊伍靠近了核爆區才發現,大概是因為天地元氣的存在,核爆炸后產生的輻射以及其他污染,并未擴散,反倒被元氣或者說是暗能量中的一種,包裹在以核爆為中心的半球區域,界限很明顯,里面外面完全是兩種色彩,兩種世界。
  他親自進去試驗了一下,果然剛一進去,六甲符便立刻展開防護,屏蔽了輻射能量的傷害,但一出來,頓時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楚云升并不太過驚訝,天軌的變化、元氣引起的變化等等,甚至可以阻擋太陽光,相比之下這些輻射污染,被拘束在半球區域內,就不足為奇了!
  黎越的提議就是穿過這個球面狀的輻射地帶,安全度過一段距離。
  其實這里距離金陵城已經不遠了,最多不過一百五十公里,放在陽光時代,也不到兩個小時的車程。
  大家的時間大都是浪費在躲避蟲群、繞道兜路、道路阻塞等等上,拿楚云升自個來說,光是繞道就繞了好幾天的時間!
  穿過輻射區是直線距離,路程最短,時間最快,如果要繞道,且不要說會不會碰到蟲群,在路上又要耽擱很長的一段時間。
  但要闖輻射區,這幾個覺醒戰士還好,普通人絕對扛不住,所以趙山河才一口拒絕。
  楚云升抱著小老虎從車上下來,已經是開飯的時間,食物是用餅干、零食、極其微少的剁碎了的火腿腸一類的碎肉等等,混合在水里的糊糊,和楚云升在東申大學吃的那團糊糊差不了多少。
  但就是這樣可憐的食物,雇傭他們七人的那些普通人,也將其當做金子般的珍貴,派了三個男人護送過來,后面跟了五六個小孩,咽著口水地望著那碗里的食物。
  “怎么又減少份量了!?昨天還有半片午餐肉,今天漂幾個肉沫就完了?叫你們隊長老崔來,當初你們可不是這么保證的!”
  黃仁寬一臉不滿地端著那碗糊糊,氣憤地嚷嚷道,似乎受到了極大的不公平待遇,可是手上卻不含糊,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全喝了進去,喝得太急,竟被嗆住了,卻舍不得吐出嘴里的食物,硬是漲紅了臉,咽了下去。
  “黃主任說的是,當初雇傭我們的時候,可是說好的每頓管飽、有肉,現在倒好,就拿這個玩意來對付我們了,真是一群忘恩負義的狗、日東西!”黎越翻了翻眼睛,沒好氣的附和黃仁寬。
  送飯過來的三個男人,其中一個憋紅了臉,似乎想分辨幾句,卻被同伴死死拉住。
  “瞪什么瞪!小子,惹火了老子,當心你小命!”黎越將喝光的空碗重重地揣在那小伙的懷里,往前一推,那小伙頓時悶哼了一身,摔在地上,嘴角上卻是有了血絲。
  “玉泉,沒事吧?”他的同伴趕緊扶起小伙,急道。
  “你他娘真有種!還敢瞪老子!看老子不廢了你小子!”黎越本心頭就不爽趙山河他們的決定,被這個愣頭小伙弄頓時發起飆了,嘭地一聲火元氣就充滿了拳頭,揚起就要砸下來。
  “五子,躲開!”叫玉泉的小伙奮力將身邊的同伴推開!
  黎越的拳頭卻沒有砸在小伙的身上,被趙山河一手擋下,兩人都是火能,甫一相碰撞,烈火瞬間就布滿了他們的全身。
  “趙山河,不關你的事,你最好少管!”黎越怒道,卻沒有再出手,他知道趙山河的厲害。
  “黎老板,你這一拳下去,玉泉他還能活嗎!?”趙山河寸步不讓。
  “這種不長記性,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死了也是活該!”黎越吐了口吐沫,恨道。
  此時,急急跑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是小伙玉泉的隊長老崔,伸手一個接著一個的巴掌狠狠地摑玉泉的臉上,顫抖著罵道:“這個不安生地兔崽子,叫你不聽話!叫你不安生!”
  一連七八個巴掌,結結實實,打得小伙頭發都散亂出來,臉頰頓時腫起一片。
  叫五子的同伴急忙抱住老崔的雙手,道:“叔,別打了,求你了!”
  老崔氣喘吁吁地說道:“你讓開,別攔著。”
  玉泉站起來,一把抱開五子,哭吼道:“叔,你打吧,你打死我好了!咱們都兩天兩夜沒吃東西了,餓著肚子喝干水給他們留著食物,不說別人,琴嫂子,對,琴嫂子的肚里還懷著娃啊,他們還不滿意?啊?”
  老崔揚起的手頓在空中,怎么也揮不下去,最終卻打在自己嘴巴上,硬邦邦地響亮。
  “黎老板,您大人有大量,玉泉還是孩子,不懂事,您千萬別和他一般見識,我給您賠罪!”老崔低聲下氣的懇求道。
  “我看黎老板,這事就算了吧,都是自己人嘛!”黃仁寬陰陽怪氣地說道。
  黎越本被老崔認慫的態度略消了火氣,卻聽到黃仁寬跟沒事人一樣說話,心中大怒,第一個出來叫嚷可不正是他黃仁寬,現在倒裝起好人了!自己反倒成了胡攪蠻纏的惡人!
  “哦,黃主任既然說了,自然要給面子,這事就這么算了!不過,老崔啊,黃主任剛才可是發話了,說你們提供的食物分量越來越少,再這樣下去可不行!我這人粗,也就是聽黃主任這么一說,才發現你們分量的確變少了很多啊!”黎越嘴上含著陰笑,把話題扯向黃仁寬,他說的也是事實,這些都是黃仁寬說過的話,由不得黃仁寬不承認。
  “這,這,黃主任,黎老板,糧食……”老崔有些含糊。
  “我倒是沒什么,我這人瘦,吃的也不多,黃主任可是沒吃過什么苦,你們繼續聊,我吃完飯都要休息一會,告辭了。”黎越擺手打斷老崔,氣定神閑地踱步上了汽車。
  黃仁寬被黎越將了一軍,剛才他擺了一個高姿態,還說大家都是什么自己人,現在黎越故意放言糧食少了也無所謂,如果自己再提糧食要求,豈不是連黎越都不如了,那還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
  “老崔啊,糧食不夠,早點說嘛,大家都是自己人,可以一起想辦法啊,眾人拾柴火焰才能高!”黃仁寬“嚴肅的”批評道。
  他原本是個膽小的人,見到蟲子腿就發軟,這才和原來拼命沖出重圍的撤離部隊走散了,覺醒后,又覺得如果自己活著到了金陵城,憑著雙重身份,一定會再次受到上級領導的重用。
  但逃亡到金陵城各地官員一定多不勝數,他想要從中騰達,還需要一個機會,所以他愿意被老崔雇傭,就是絞盡腦汁地準備博個大注,只要他能活著帶著一群老百姓逃到申城,聲望必定暴漲,完全可以用來給自己造勢,形成一個英雄形象!
  “黃主任,您真是,真是……謝謝!”老崔糧食的事情,愁頭發都白了。
  趙山河卻抓住機會,立刻拉著說大話的黃仁寬去和老崔商量糧食的事情,趙山河剛才的那份糊糊,只喝半碗,就分給那些小孩。
  一場風暴來的快,去得也快。
  當時黎越那一拳就要轟擊下來的時候,楚云升已經發動了本體元氣,打算救那個小伙一命,為這點事情,死個人的確不值,卻沒想到趙山河立刻先于他跳了出來,后面他也就隨便聽聽了。
  此刻,圍聚的人群大都已經散掉,只有那些小孩搶奪著其他幾名覺醒戰士吃完的空碗,伸出小小的舌頭舔舐著碗里還剩下的一點點殘渣。
  楚云升的那碗,他還沒動,他現在二元天的修煉,對融元體的改造進度不足五分之一,除了消耗元氣,還需要大量的生物能,這些糊糊提供熱量還遠遠不夠,還要靠物納符里存儲的那些高能量的食物。
  他端起糊糊,卻聽到一個五六歲的瘦弱的小女孩,膽怯卻又充滿希望的稚聲:“叔叔,糊糊好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