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85 蟲圍

楚云升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和藍朝音兩人被沖散了,他現在唯一的意識就是揮劍,一劍又一劍!
  蟲子一只接著一只出現、掠過,人類的火把一只連著一只被撲滅,曠野四下,盡是凄厲的慘叫。
  楚云升的夜視儀早已被火焰幻鳥破壞,此刻全憑借著元氣的感應揮動千辟劍。因為黑暗,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只蟲子,只能聽到四周此起彼伏的嘶鳴聲!
  !楚云升扣動扳機,一大團火焰出現在周圍赤甲蟲的身上,勉強為他辨明方向。
  手槍的火元氣彈對赤甲蟲的傷害,遠比不上他手中可以摧毀赤甲蟲能量保護的千辟劍,很多時候,他僅將手槍作為隔段時間照明所用。
  就在不久前,蟲子沖上來的那一段空擋,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制了一張六甲符,甚至來不及再替藍朝音制,就被蟲子的大軍所淹沒。
  以二元天的境界,加上完全克制赤甲蟲的千辟劍,如果戰甲完好,配上六甲符,楚云升相信雖然根本殺不光這些蟲子,但以他的速度奔逃出重圍還是有希望的。
  然而,戰甲的破損,不但讓他防護能力大為下降,就連奔跑的速度也受到削弱。
  好在吸收了紅眼怪物的詭異氣霧的千辟劍,此時大發威力,楚云升甚至無需使用劍戰技,便能直接切開赤甲蟲的層層保護,一劍致命!
  他已經不知道已經殺死了多少只,也不知道自己承受了多次赤甲蟲的攻擊,只知道堅強地咬緊牙關,默默底給自己打氣:連火焰幻鳥都殺不掉自己,更何況是這些臭蟲。
  我一定可以活著沖出去!楚云升心堅如石。
  楚云升一步步沖開赤甲蟲,卻一次次地又被包圍,蟲子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多的他如同進入汪洋大海的小船。
  周圍人類的呼救聲、慘叫聲,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少,直到后來楚云升仿佛整個世界只有他一個還在堅持!
  他不怕被赤甲蟲的鉗子夾起,因為他可以在被夾起的瞬間用千辟劍削斷它們的鉗子;
  他也不怕被赤甲蟲的刀腿劈刺,雖然重重的撞擊讓他心血翻滾,但他仍可借勢加速前沖;
  他最怕的就是一群赤甲蟲圍著他,噴出無窮無盡的腐蝕黏液,如果戰甲完好,也就罷了,此時全憑六甲符的保護,早就顯得力不從心!
  每次被圍的緊了,楚云升不得不使出劍戰技,六道劍影立即展開對赤甲蟲的屠殺,在對抗肉蟲,甚至是火焰幻鳥的時候,千軍辟易這一戰技似乎只展現了強悍的攻擊力,并沒有體現橫掃千軍的威勢,而現在,楚云升真正體會到古書前輩獨創的劍戰技的威力!
  絞殺!瘋狂地絞殺!漫天飛舞的劍影帶著閃爍的寒光,在黑暗中卻顯得十分刺眼,那些楚云升曾經費盡心機才能劈砍進去的甲殼,在六道劍影的凌厲攻殺下,光芒四射,幾個呼吸間,便紛紛支離破碎!
  每當劍影過后,楚云升的周圍遍地全都是赤甲蟲破碎的尸體,無一完整,讓后面的赤甲蟲驚恐地足足楞上一會,才敢撲上來!
  這才是真正的辟易千軍!
  二元天的境界,這只是冰山一角。
  楚云升自踏入二元天境界的那一秒鐘開始,就無法停下來仔細研究體會新的能力,時間逼得他一秒趕著一秒地去想辦法逃命。
  如果六甲符是二階,甚至是三階的,戰甲的淬煉再提升一個高度,又或者對劍戰技的學習上升一個層次,現在也許會稍微輕松一點才是。
  此刻,楚云升仗劍前沖,劍戰技消耗元氣過多,無法頻繁使用,主力還是要靠自己的千辟劍的三劍式。
  嗤!
  前方稍遠一點的地方,忽然出現一發照明彈,楚云升先是一喜,說明軍隊就在前面,方向沒錯!接著就是徹骨的冰寒,在照明彈的照耀下,他幾乎看見滿山遍野的蟲子,涌動向前,數之不盡!!!
  楚云升被滿世界的爬蟲震驚的有些發呆,猝不及防地被后面攻上的赤甲蟲的刀腿狠狠地刺擊了一下,雖沒有刺穿六甲符的保護,卻依然讓他口吐鮮血,被赤甲蟲的刀腿重重地壓在地上,周圍的蟲子立刻蜂擁而至,眼見要淹沒他。
  他頓時大驚,連忙揮動千辟劍,砍斷一只只從天而落的刀腿,左手扣動手槍扳機,注入大量火元氣,地一聲打在最靠近他的一只蟲子身上,借助他特意噴發出來的火元氣,強勢沖天彈起!
  楚云升身在半空,下方盡是密密麻麻的蟲子,再落下的話,就有可能再也爬不出來!他絲毫不敢猶豫,再次催發出劍戰技,六道劍影撲射下地,橫掃而過,生生地將楚云升落地的地方殺出一小塊無蟲區。
  劍戰技元氣消耗太大,楚云升本就沒有補充多少元氣,若再被糾纏住,就危險萬分!因此甫一落地,他就拔足前沖,蟲擋殺蟲,人擋殺人!
  很快,楚云升就遇到的第一批還在抵抗的人類,并不是他所期望的軍隊,而是近二十個不到的覺醒戰士,團結成一個圈,死死抵抗著不斷攻上來的赤甲蟲。
  他們邊打邊退,防范嚴密,赤甲蟲群一時竟攻入不進去,只能在外圍不斷地消耗他們的能量。
  此時獨自一人抵抗滿山遍野的群蟲,完全是找死行為,楚云升冒出想加入他們的念頭,就發現地面突然震動起來,他趕緊擊殺了兩只攔住他身后的赤甲蟲,退出一段距離。
  地面震動地越來越激烈,破地一聲,在那些火能戰士釋放的火能量照耀下,一個如公交大巴車一樣巨大的蟲頭,從地下鉆了出來,脖子和頭一樣粗大,有著一節一節的金黃色甲殼,在火光下熠熠生輝!
  突如其來的巨大怪物,令那些覺醒戰士猝不及防,陣腳大亂,瞬間就有兩人被赤甲蟲乘機撲殺!
  那只從地下鉆出的巨型金甲怪蟲,高昂起頭顱,嘶鳴一聲,沖著二十多個覺醒戰士噴射一條長長地火舌,滾滾的火焰,瞬間吞噬所有的覺醒戰士,甚至連旁邊來不及退避的赤甲蟲都燒在里面。
  那如火龍一樣的火焰,雖不及火焰幻鳥那般精純,但威力卻差不到多少,最靠近的兩人,直接被焚為灰燼,后面的覺醒戰士無一不是個個浴火,慘叫連連!
  楚云升心中駭然!此時那還敢加入他們,乘著巨型金甲怪蟲和剩余的覺醒戰士死斗之際,他接連斬殺阻在旁邊的赤甲蟲,繞道亡命!
  槍聲,槍聲!
  楚云升拼命地朝著有槍聲地方殺去,一路上屠蟲盈盈。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揮擊出的千辟劍,力量越來越小,元氣已經直線下降,楚云升心里清楚的很,一旦消耗干凈,就是自己命喪蟲口的時候。
  本一劍就可以刺擊開的赤甲蟲,已經開始需要兩劍,甚至是三劍,越來越力不從心!
  臉上鮮血混合著赤甲蟲的黏液,來不及拭去,讓他眼睛幾乎都睜不開。
  前方槍聲越來越清晰、強烈,軍隊應該在就那里,楚云升不停地給自己打氣,就差一點點就要到了!
  在零星的火光下,楚云升依稀地能辨認出,那里原是一個小村莊,有著一排排農家樓房。
  憑著這一絲希望,楚云升硬是奮盡全力靠近了村莊,他此時實在是太累了,從迷霧之城破除九大霧源體開始,他就一直戰斗再戰斗,如果說人都有潛能的話,他想自己也消耗殆盡了。
  實在快要撐不住了,他都覺得意識開始有些模糊了,只剩下手中的千辟劍還在機械的揮擊。
  楚云升甚至已經能聽到部隊士兵沙啞的吼叫聲,很近很近,但是就這么一段短短的距離,他卻覺得比申城到昆城的距離還遙遠。
  越是靠近那些槍炮聲,蟲子的密度就越大,當楚云升進村后,就知道沖不過去了,那些蟲子已經圍地水泄不通,一個挨一個,沒有任何的空隙可以讓他穿過去!
  他已經筋疲力盡,進不得,退不能。
  只能一頭闖入一棟最靠近他的農家三層高的樓房,在門口殺死跟上來的一只赤甲蟲。
  部隊的槍炮火光,一閃一閃地照亮屋子,楚云升也不顧后面是否還有蟲子追進來,乘著時而的閃光,爬上二樓,耗盡最后力氣,揮劍斬斷碎樓梯,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攝元符早已用完,戰甲更是直接破碎干凈,連戰甲符都灰飛煙滅了,唯一萬幸的是,那些蟲子大都被軍方的槍炮聲吸引過去,并沒有追上樓。
  楚云升艱難地移動到窗口,抹掉臉上的血污,借助外面的火光看去,卻是啞然失笑,他本寄以厚望的部隊,不過是被圍逼集中在樓房頂上的一群士兵,他們身邊擺設了大量重型殺傷性武器,估計是斷后的部隊,杜岐山師指的主力恐怕早就撤退了。
  此時,這些士兵也幾乎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連長,沒子彈了!”
  “我也沒了!”
  “火箭彈也沒了!”
  ……
  樓下堆滿了赤甲蟲的尸體,活著的蟲子踩著同類的尸體,蜂擁而上,戰士們已經沒有任何生路。
  在連長的凄厲的呼喚下,只剩下的十幾個士兵,緊緊地圍成一團,有人哭泣,有人大笑。
  轟地一聲!
  地動山搖,這些軍人慘烈地引爆了身下所有的炸藥,與沖上樓頂的蟲子,同歸于盡!
  -------
  強推期間,做一個3k黨。
  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