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44 戰斗之利

赤甲蟲最脆弱的地方莫過于頭部以及肛門部位,在正面交鋒過程中,楚云升一般只能面對蟲子的頭部,只要得手,都能迅速解決戰斗。
  這只受傷并掉了下巴的蟲子,防御力大為下降,它的另外一只刀腿堪堪地刺在他的戰甲上,楚云升側身滑了過去,沒有費多少力氣,一劍劈開了它的腦袋。
  殺紅眼的士兵被蟲子拋了出去,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他的兩個戰友連忙抱住他。
  “班長!……”其中一名士兵聲音有些哽咽,想要將破出來的腸子塞回去,卻顫抖著無法下手。
  生命在這位班長身上迅速的流失,一只幾乎成了肉泥的左手軟垂在地上,腦袋耷拉著,被戰友搖晃了十幾次才費力地半睜開眼睛,試圖張了幾次嘴,他的戰友立刻將耳朵靠近他的嘴巴。
  楚云升的五官已經非常靈敏,這位班長已經虛弱到可能隨時死去的微小聲音,依然飄入到他的耳朵中。
  “強,,,子,給,給,給哥找,,找個,地方,埋,,埋了,哥,,哥不想,,,像,像一條,,死,死狗,,狗一樣!……”
  班長嘴里冒著血泡,嘟嚕著。
  強子流著鼻涕和眼淚,哽咽著點頭道:“哎!……班長,班……”
  班長陡然地急劇抽搐了一下,勉強撐著無力的眼皮,望著微光的天空,模糊不清地吐道:“……要是,是,見,見到,你嫂子……”
  說到一半,就再也沒了聲音,他睜開的雙眼依然望向天空,嘴邊似有似無的掛著一絲慘笑,像是回憶,又似是憧憬。
  強子和另外一名士兵將頭埋在班長的身體上,失聲痛哭,手指緊緊扣著地上的泥土,攥成一團。
  “強哥,咱們和蟲子拼了,連長死了!排長死了!班長也死了!兄弟們全都死了,活著還有個吊意思!?”另外一名士兵突然跳起來說道,面目猙獰。
  ……
  楚云升踏過蟲子的尸體,默默地離開,他時常獨自一人的時候,也會在想,自己如果有一天死在了蟲子的嘴下,能被人埋在土里而不是如同死狗一樣躺在大街上,也許就是自己最后的幸福。
  他經常嘲笑自己有這樣的想法,活著的時候都尚且顧不上,還要去想死后的那么多事情,的確有些可笑。
  不遠的地方,錢德多姜業等人已經同蟲子廝殺在一起,跟隨他們進攻的士兵,發泄一般地傾射子彈,蟲子一只只的倒下,人類也沐浴在鮮血之中。
  楚云升加速他的腳步,高高地躍起,一劍斬在一只試圖從背后攻擊隊員的蟲子甲殼上。
  鋒銳的赤甲蟲在楚云升精純的元氣作用下,剛烈地突破了蟲子的防御層,重重地劈在它的甲殼上,竟咔地一聲,甲殼裂開了一道縫隙。
  楚云升順著從天而落的重力,對著縫隙下刺劍頭,撲哧一聲,死死地插入蟲子的后背。
  赤甲蟲吃痛,狂跳起來,想要將他背上的人拋出去。可惜,楚云升沒有給它多少掙扎的機會,拔起千辟劍,一口氣連刺數下,直到蟲子完全不能動彈為止。
  抹去面罩上粘上的蟲子黏液,楚云升轉身一劍,斬落另外一只蟲子試圖夾起自己的鉗子,整個身體猶如一顆子彈一樣,從蟲子失去鉗子的一邊,射了過去。
  整只千辟劍都被楚云升強行插進了蟲子嘴里,他大吼一聲,推著劍柄,接連推開蟲子幾步距離,猛地向下削出千辟劍,帶出骯臟的腐蝕黏液。
  遭受重創的蟲子,一邊踉蹌地后退,一邊從口腔中噴流出綠色的黏液,搖晃著,栽倒在地下。
  此時,整個戰場上,只剩下三只已經被覺醒戰士破去防護層的赤甲蟲,被士兵瘋狂的子彈壓制在一起,死亡在即。
  錢德多已經完成任務,此時正滿臉驚嘆地看著渾身沾滿黏液的楚云升,不解地問著旁邊的余小海:“你的這個朋友太猛了吧,難道他沒有聽隊長說,只要破除蟲子的防御層就可以了嗎?”
  余小海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傲氣地道:“破除防御?我還從沒見過在楚哥的攻擊,還有能活著的蟲子!”
  顯然余小海吹牛了,起碼前不久楚云升為了保存元氣厚度,不得不設計逃跑機關,來甩掉追擊他的三只蟲子,不過此時,楚云升連殺三只,沒有任何一只需要部隊士兵開槍支援,這不由得的錢德多不相信余小海的話。
  “真是高手啊,除了隊長,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厲害的家伙,哦,不,就是隊長也比不上!太強了,太好了,幸虧還是在我這組,嘿嘿!”錢德多滿是興奮地贊嘆道。
  一旁的姜業聽他這么說,訕訕笑了一下,分組時隊長定的,他也沒辦法,不過好在那個叫姚翔的小伙能力還不錯,讓他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最后三只赤甲蟲終于倒下了,參與解決這三只蟲子的隊員也陸續回到姜業和錢德多的旁邊,望著滿地的尸體,人類的,蟲子的,都混在一起,大家也沒有了什么聊天的興致,清點一下人員和戰損情況,同軍方唯一個還未戰死的指導員打個招呼,眾人各懷心思地離開了戰場。
  楚云升沒有走,他站在一旁抽著煙,告訴錢德多他們自己需要靜一下,他是想等覺醒護衛隊和部隊的軍人都撤離了,好盡快收取蟲子的尸體,每秒鐘的元氣浪費,都讓他覺得心疼。
  每次慘烈的戰斗,都會出現許多不同的情況,隊員情緒劇烈波動是經常的事情,錢德多和姜業也沒有在意,打過招呼就帶著大家返回卡車,余小海也在楚云升的要求下,先返回卡車,讓他自己趕緊去問問張自成,關于能力鍛煉方面研究的進展情況。
  活著的士兵,執拗地要求將死去的戰友火化掩埋,楚云升大致也知道大家暗淡的心理:現在死的是戰友,將來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蟲子被殺掉了,后面的逃難的人群接著跟了上來,現在連申城的外環都沒有出去,大家都心急如焚,不敢停留太久。
  對于普通人,楚云升不在意在他們面前暴露元符的能力,對于他們來說,拿個元符出來吸取元氣,和姚翔的火輪斬都屬于一樣的不可思議的范疇,不覺得有什么其他特別的東西。
  整整十六只蟲子,楚云升將原先空白的攝元符吸收滿后,不停地制新符再吸收。
  部分蟲子能量泄露時間比較長,十六只蟲子只相當于剛死的十四只,他一共制作成兩張滿火焰紋的攝元符,剩下2只蟲子放在物納符內,準備以后再用。
  體內依舊剩余三個元氣厚度,他不打算馬上充滿,有兩個滿火焰紋的攝元符在身上,隨時可以補充,并不著急。
  更為重要的是,修煉需要完全釋放掉體內元氣,才能算圓滿一個過程,所以他打算先把體內剩余的元氣用完再說。
  楚云升心情稍微好了一些,長久以來一直困擾他的攝元符不足的問題,終于得到了解決,那么就預示著他修煉的速度將再次加快,二元天之境似乎也不是那么遙遠了。
  他返回到卡車的時候,余小海興奮地告訴他,東申大學對自己的能力研究出了初步的結果,并推薦了一個鍛煉計劃。
  在余小海試驗后,能力的恢復速度的確比原來快了一些,不過楚云升依然發現還是太慢,甚至還不到他靜坐修煉的速度的一半,不光是余小海,他了解了其他隊員,恢復速度都很慢,這就是他們為什么要分組出戰的原因。
  楚云升找到了隊長鐘南,要求自己跟隨所有小組的每次出戰,他急迫的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
  今天第一更
  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