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4 活著真好

渾身浴火的赤甲蟲慘烈的嚎叫著,它引以為豪的甲殼阻擋不了焚火一點一滴地帶走它的生命。
  只注入了相當于兩只寒冰箭元氣量的數發子彈,暫時還要不了它的性命,不過這也讓它喪失了繼續攻擊的能力,在烈火中痛苦地等待死亡。
  最后一只赤甲蟲依然無畏地越過它的同伴,一只巨大的鉗子狠狠地橫掃過來,如山岳一樣霸道的力道,直接將楚云升整個身體砸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一瞬間,楚云升只覺得渾身都似乎散落了一般,無法收拾。
  手槍被遠遠地拋落在一旁,那是他已經無法企及的距離。
  赤甲蟲血紅的影子在他的瞳孔里一點點的放大,他幾乎觸摸到死亡的氣息。
  蟲子的眼里,盡滿著殘忍、死息與無盡的黑暗,甚至還有著一絲戲謔!
  動憚不得楚云升,被蟲子的鉗子輕而易舉的夾了起來,他已經感覺到六甲元符瀕于破碎的邊緣,似乎只要蟲子輕輕地合上鉗子,他就會如同所有他見過的半截尸體一般,一分為二!
  赤甲蟲得意的鳴叫著,張開它黏稠骯臟的大口,伸出一條細長尖銳如同吸管一樣的東西,扎向楚云升的腦袋,它要活吃他的腦漿!
  楚云升抵死地掙扎扭動著,卻無法撼動堅硬如鐵的鉗子,他的弓弩,他的手槍,全部沒有了!
  可是,他還有劍,一柄鋒利的長劍。
  這是他唯一的冀望!
  左手很快就摸到了劍柄,稍稍注入元氣,瞬間激蕩開劍鞘,他的元氣已經只剩下六分之一不到了,生死之刻,他瘋狂地不惜一切地注入劍體,所有的元氣洶涌而出封入長劍。
  反握劍柄,身體強力后仰,舉劍,突刺,朝著那骯臟的嘴巴,朝著尖銳的管嘴,狠狠地扎下,直至整個劍身沒入赤甲蟲粘稠的嘴巴,惡心的黏液噴濺在楚云升的臉上,帶著火辣辣的灼痛,六甲元符已經支持不了多久了!
  絕地反擊,一擊必殺!
  劇痛中的赤甲蟲,狂亂的揮舞著它的鉗子,吱吱的瘋叫,拋出了楚云升的身體,扭曲著它健壯的身軀,劇烈地抖動中漸漸地死亡。
  楚云升嘴里咳著鮮血,耗盡元氣帶來的虛空,讓他渾身酸軟無力,而**的劇烈疼痛,讓他再一不能移動半步。
  他甚至連拿出攝元符的力氣都沒有了。
  默思著法則,他拼命地恢復著元氣,因為還有一只被冰封的赤甲蟲,隨時可能破冰而出,他現在已經無力再戰了!
  這是比賽速度,和蟲子比賽恢復的速度!
  燃燒中的赤甲蟲已經奄奄一息了,火紅的光芒下,楚云升緊張地盯著咝咝地冒著寒氣被冰封的那只赤甲蟲。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整整半個小時過去了,遠處駁雜的槍聲以及零星的主炮聲,以及赤甲蟲的吱吱鳴叫,提醒著沉寂中申城的每個角落,這里不再是金迷紙醉的那個國際都市,而是一座恐怖之城!
  他的每一塊骨頭都幾乎搬了家,開始的時候動彈不得,隨著元氣緩慢而有秩序的恢復著,逝去的力量似乎一點一滴地回到體內。轟地一聲,體內不多的元氣終于貫通了全身,那種暢快的感覺,超越了刺骨的劇痛,楚云升低聲的呻吟了一下,骨頭們似乎也被朝著原本的位置拉回,他終于可爬起身體,靠著墻壁坐在地上。
  抬首望去。
  破碎的街道,幽幽的高樓,黑暗的蒼穹,一切如同噬人的千年廢墟!
  長劍謝謝地垂直的插在第三只赤甲蟲的嘴上,蟲子仰望天空,不甘心的死去一般。
  跳躍的火光異常妖艷,冰封的雕塑“咔”地一聲,裂開一條隙縫,僻靜而又幽暗的寒夜里,這聲“咔”顯得十分清晰且顫人心肺,蟲子就要破冰而出了!
  楚云升如獵豹一般,一躍而起,一步、兩步、三步,掠過第三只赤甲蟲,行云流水般的抽出了長劍,四步、五步、六步,騰空而起,擎劍及斬,剛剛破開冰封的蟲頭,應聲落地,綠色的濃液盡撒劍下!
  結束了,真的結束了!
  楚云升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望著這三只赤甲蟲,第二只被烈火燒死,第三只被長劍插死,反而第一只最后被斬首而亡。
  自己居然同時對抗了三只赤甲蟲!
  但,楚云升一點也不覺得興奮,這幾乎是他拿喪命的代價換來的,如果再有下一次,他絕對不敢保證還可以活下來。
  他第一次對二元天的境界如此的渴望,因為只有那二元天的境界,才能修煉那強悍的近身戰技。
  楚云升身心具疲,想坐在地上繼續恢復一下,街道上卻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應該是有人來,而且還不是一個,他想,恐怕是這里的火光和打斗的聲音招來的吧。
  不管怎么樣,自己付出如才慘重的代價才取得戰果,自然不能白白丟棄,楚云升立即強行打起精神,迅速地將三具赤甲蟲尸體收回物納符,撿回手槍與弓弩,其他冰塊,黏液等等已經沒有必要去理睬了,因為還有比這個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華聯超市的食物。
  事到如今,就是一個傻子也知道食物的重要性,黑暗的大地,許多植物相繼死去,未來根本沒人知道,現存的食物是生存下去唯一的保障!
  誰也不會嫌棄這種保障會過多,尤其是像楚云升這樣有了如此方便的物納符,自然是多多益善。
  借著尚未熄滅的火光,楚云升控制著物納符快速的收取著貨架上為數不多的物品,不管有用還是無用的。
  取到一半的時候,人群便涌了進來,張涵也夾雜在其中,楚云升示意他趕緊去搶東西。
  自己跑到沒人注意的柜臺,將里面儲存的煙酒搜刮一空。
  背著弓弩,楚云升點著一支煙,從大門出來,絲毫不去理睬身后瘋狂搶奪食物的人群,仰望漆黑的天空,他忽然有種活著真好的感覺!
  超市里存貨本來就不多,又被楚云升掃除了一般,這群人甚至將倉庫都翻了一遍,很快就將東西瓜分得干干凈凈,連一塊衛生棉都沒有放過!
  張涵出來的時候,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顯然是爭奪的時候發生了沖突,他用衣服裹著搶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默默地看著楚云升的背影,他對這個男人已經無法理解,明明他從樓上看到他殺死了不止一只赤甲蟲,但是現場卻一只都沒有。
  而且,這個男人,除了依舊背著那張弩弓,沒有任何包裹顯示這個男人拿了食物,這到底是為什么呢?
  不過,張涵也不敢問,他此時隱隱覺得這個男人有些暴躁不安,非常危險。
  “走吧,我們回去,我要休息一下!”楚云升丟了煙頭,輕輕的說道,他現在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趕緊恢復實力。
  他不是沒有懷疑過張涵故意提供假的情報給他,讓他落入三只赤甲蟲的重圍,但轉念一想,這樣對張涵他們不但沒有任何好處,反而還會失去自己對他們的保護。即便張涵同刁定國一樣圖謀這張弓弩,自己若是死在赤甲蟲的嘴里,憑這些人力量也根本無法從赤甲蟲的攻擊范圍內將弩弓取回來,所以說張涵故意說謊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再說,不要說張涵,就是自己以一元天的境界,加上夜視儀的輔佐,也同樣被極其狡猾的赤甲蟲欺騙了,何況是什么都沒有的張涵。
  回到安置剩下四人的房間,楚云升找了一個僻靜的房間,鎖死后,立刻進入修煉狀態。
  卻沒有料到這次冒死的行動讓他發現了元氣的進步!
  ------------------------
  今天起,恢復一天兩更,中午一次,晚上一次!
  求魔